2020/09/03

人生不設限|兩屆奧運示範賽金牌陳怡安,談金牌後的運動員生涯規劃與典範的社會責任

除了運動成績之外,你還能夠創造甚麼?面對這個大哉問,陳怡安說:以往身為運動選手,如果成績優秀,是被教練等周圍的人捧在手掌心的存在,當你見識過、體驗過被人呵護的舒服感,退役之後要踏入社會只會更難。究竟知名運動員退役後是否該具有特殊的社會或道德責任呢?

請繼續往下閱讀

離開運動場,我還可以是什麼?

「要如何把運動場上的精神帶到社會、創造長遠的價值?」陳怡安認為,這個困難的問題是運動員遲早要面對的自我反思。

運動哲學家Randolph Feezell也提過類似的疑問:明星運動員或奧運國手退役後都可以當典範嗎?明星運動員或奧運國手是否應具有特殊的責任(社會或道德責任)才能成為典範?

身型高挑,長相甜美,勇於挑戰新事物的陳怡安,有著多種不一樣的身分。曾經是參戰奧運的跆拳道國手、15歲就奪下金牌、大學就讀商業相關的學位、出社會後還有電視媒體的工作經驗;現在不只自己創立手工皂品牌,更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也有學習擊劍和長笛,並在國家訓練中心擔任董事。此外,在2020年初又新增了一個身分,也就是帶領台灣青年選手們前往瑞士洛桑冬季青年奧運會的總領隊。

套句常說的「跨領域」,一路走來陳怡安坦承,選手養成過程中其實很難接觸到其他領域,所以給自己的期許是,只要一有機會,就算跟運動沒相關,也要嘗試看看,不斷地挑戰自己、拓展自己的眼界,也學習用不同的思維與角度來看待事情。

除了運動成績之外,我還能創造什麼?

這是個大哉問,而且運動員訓練成長的過程中不一定會自然思考到這些,應該要放在教育裡面,而不是體育課就只是去運動。談到典範運動員的養成,陳怡安指出,當選手的時候可能可以因為成績好而成為大家的典範,但當退役之後、沒有成績就沒辦法持續創造自己的價值,而這個提問也不會侷限在運動員身上,是每個個人、企業都需要誠實面對的問題。

2016年世界奧運人協會組織(World Olympians Association, WOA)成立,提出終身奧運人成就獎的獲獎條件,描述典範運動員很是到位,他們認為:身為一位奧運人,並不表示比賽結束,就脫離了這個身分,因為這是一項終身的標籤……我們頒發這個終身成就獎項,最大的亮點在於標榜全世界各地,還有許多奧運人正在發揮影響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表示這些獲獎人並不僅僅是典範運動員而已,也應該是社會中的典範。

運動員生涯規劃-陳怡安

要運動,又要顧及社會職涯,該如何兼顧?

在運動場上所扮演的任何角色,只是我們人生生涯角色的一部份而已,因此典範應該是用她的一生所扮演的角色來判斷;而運動員若是社會上有影響力的存在,那她在運動場外的言行舉止是否應該對社會負起道德上的責任呢?陳怡安坦言:以往身為運動選手,如果成績優秀,是被教練等周圍的人捧在手掌心的存在,當你見識過、體驗過被人呵護的舒服感,退役之後要踏入社會只會更難。

「矛盾的是,運動員擅長挑戰自我,卻又跨不出舒適圈!因為脫不下的是那些金牌光環。」陳怡安苦笑道,在不斷的轉換跑道中,她學到的是要時刻提醒自己歸零、重新出發。

面對升學,陳怡安用自己的體育成績、以體保生的身分進入企管系MBA(工商管理碩士)就讀。她坦承,一般的運動選手可能多會選擇競技或運動相關科系,但自己想要在跳脫、想換個環境成長,所以就投入了完全陌生的領域。對她來說,這最大的幫助就是開拓了視野,讓她知道原來這個世界除了體育之外還有這麼多有趣的東西。這次勇敢跨界的經驗,也讓她後來跨足媒體領域的時候,比較沒有那麼擔心害怕,順利的學習新的專業、進入了媒體業當中。

陳怡安
陳怡安走入媒體,跨出舒適圈,擴張視野,找到自己新的定位。

從喜歡開始,活出自己不後悔的人生

「生命的精采,不在於起點的絢爛,也不是終點的美好,而是生命中每個關鍵的轉折點,那是你刻苦銘心、苦盡甘來的深切體會。」

雖然曾經兩次奪牌,但畢竟只是示範賽,面對2000年的雪梨奧運,雖然陳怡安當時的年齡以選手來說有點大了,但還是毅然決然決定復出再次挑戰奧運,最後因為受傷沒有辦法達成期望,只能坐在講評的位置。「諷刺的是不論自己的隊友是輸是贏,因為在比賽場上的人不是自己,內心都不好受」,她苦笑。但這次的經驗,卻讓陳怡安的人生更加完整,既然這種糾結和掙扎都體驗過了,覺得自己可以重新來過了,也決定打破自己的舒適圈,更加勇敢的往外探索自己。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