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9/08

《攀向沒有頂點的山:三條魚的追尋》真正著迷於「學習」登山

我發現登山並不像我以前想像的,就只是走得很累,看風景,注意天氣。登山需要的,遠多於此。原來登山有很多種型態,需要學習許多技能和知識。山中的一切,只要你有興趣,都是很深的學問。

出隊之前,我們已經上過一系列室內課,但只有實際行走才能真正體會上課時學到的種種。行程間的每天晚上,再累都會被叫到帳篷談話,內容包括對其他隊員的看法,以及地圖的認知。當時我不明白討論隊友的用意,直到多年以後才理解,那是在引導領嚮技巧,讓我去思考人與人的溝通方式。至於地圖,雖然學長姐傾全力指導,但沒有天賦的我還是看不懂等高線圖和現地地形的關係,經常不知身在何方。

我只知道寒流來了,保暖衣物卻只有社服一件和機車用雨衣褲,整日淋雨,全身盡濕,每天光是發抖,就抖到沒力。幸好在傳統山社嚴謹的指導原則下,保命的備用衣物和睡袋絕對不會濕,而營燈小小的火光,則是最大的心理支持。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有幾晚學長姐規定露宿,我們憑經驗發揮了零美感的創意,低到不能再低的避風外帳搭設法,距離面孔僅十幾公分,雖然難免反潮,卻讓我們難得一夜好眠。

就這樣,我們學習分工合作,各自負責探路、煮飯、搭帳、分水和公糧,原本起床後需要花上兩小時才能整裝出發,短短幾日的訓練,竟讓我們練到四十分鐘內就已背包上肩。一開始,我們打包完後背包總像棵聖誕樹,掛滿塞不進背包的裝備,學長姐一聲令下,不准外掛,只好一而再再而三地重新裝填,最後已能在十分鐘內打包出扎實飽滿、沒有任何東西掛在外面的大背包。更別
提最初一個小小崩壁就會讓我們裹足不前,行程後段已能面不改色,大步邁過。

 

真正著迷於「學習」登山

老實說,我並沒有因為這一趟訓練就學會看地圖、打繩結以及許多登山技能。但卻讓我真正對「登山」這件事情感興趣。我發現登山並不像我以前想像的,就只是走得很累,看風景,注意天氣。登山需要的,遠多於此。原來登山有很多種型態,需要學習許多技能和知識。山中的一切,只要你有興趣,都是很深的學問。這項活動能帶給每一個人的內容是意想不到的廣泛,值得專心研究。此後,我開始真正著迷於「學習」登山。

我開始有空就拿起地圖,畫一條線,然後去走出它。一開始不敢自己走,找學長姐陪伴,後來漸漸嘗試跟同學一起,不再依靠學長姐。一開始當然會遲歸,會選錯稜,下錯谷,錯估地形。但這在我們山社不會稱作山難,只要在計劃書的預備時間內,這不過是走錯路、走慢點罷了。我也經由一次次練習,逐漸讀懂地圖。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也認真學習繩結。猶記在那對新生而言是大魔王的百米大崩壁上,學長丟來一條扁帶要我綁。我疑惑且害怕, 趕緊在腦中翻轉室內課教過的繩結, 唯一記得的剛好是打扁帶專用的水結。那次之後我意識到繩索的重要性,不斷學習繩索的觀念與技巧,如今高空繩索救援也成了我的興趣。

當年那條路線真的如此魔王嗎?多年後,我再度走上那條路線,才發現所有的恐懼擔憂,其實是源自於青澀。隨著經驗增長,驚奇漸漸轉為習慣,悸動轉為融入,原本困難的地方不再感到困難,這份回憶反而更顯珍貴。

 

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此書,立即點此購書去

●透過本文以上連結購書,《運動視界》由此所得將每年結算捐贈給公益單位。

相關書摘:《攀向沒有頂點的山:三條魚的追尋》登山前的學習:具備基本技能,並了解山難的預防與處置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本書內容簡介

個頭嬌小、經常被媒體形容為「正妹登山家」的詹喬愉,登山界稱她為「三條魚(Tri Fish)」。大學時代開始登山,一路成為嚮導和搜救隊成員,現為戶外運動工作者。近年來以攀登全球14座八千米山峰為目標,目前已完成四座。

詹喬愉從小就愛往外跑,直到大學時期才正式投入登山。單純覺得山很漂亮,又喜歡團隊生活,大一時加入登山社,跟著學長姐學習相關知識技術,完成中級嚮導訓練,成為具備探勘能力的嚮導。

畢業前加入山難救助協會北區搜救委員會,投身搜救,曾在某次搜救中目睹當事人活生生被暴漲溪水沖走,也曾在2014年,背著比她重且因肺積水而意識不清的傷者走下奇萊,成功救了當事人一命,這些經歷讓她更貼近生死。2015年,她在吉爾吉斯阿拉阿恰進行技術攀登時不慎墜落冰河,瞬間從以往的救援者變成待援者,更能體會受困者的心情,進而更尊重生命。

她經常說自己並非天性愛冒險,而是享受探險的樂趣。在本書中,她分享了從登山社小菜鳥到逐步實現八千米夢想的旅程。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