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0

《攀向沒有頂點的山:三條魚的追尋》登山前的學習:具備基本技能,並了解山難的預防與處置

山的學問很廣,可以往四面八方延伸,追尋不完。如果你像我一樣醉心其中,就會發現這裡有無窮無盡值得探索的寶藏。

請繼續往下閱讀

  1. 評估環境,離開危險區域。如果所在地是崩壁、上方容易落石、下大雨的溪水邊,應先移動到安全的位置。
  2. 評估天氣和時間。如果天氣不佳,首先考量如何避免失溫。找尋避風處,用外帳、大塑膠袋、雨衣褲等既有裝備遮蔽。情況允許下可以生火,讓自己度過夜晚的低溫,也增加被搜尋到的機會。
  3. 分配身上糧食,做長期抗戰準備,也會讓自己比較安定。
  4. 稜線比溪谷更容易等到救援,也更容易有手機訊號。台灣地質年輕,溪谷陡峭多瀑布,沿溪谷移動的風險很高,也極容易受困。
  5. 不要為了取水而下切溪谷。食物與水不是最必要的事情,人一時半刻餓不死也渴不死。水分也可以經由露水、植物等管道取得,不應該為了喝水而下切溪谷。
  6. 如果必須移動,留下明顯人為記號,疊石頭、將草打結等。
  7. 遇到危險地形不鋌而走險。此時一旦墜落或受傷很難得到及時救援,必須更加保守。
  8. 找尋直升機可能看見的開闊地布置大型或有色彩的記號,或狼煙。
  9. 生狼煙時必須清理周圍落葉雜草,準備水源避免引發森林火災。

 

登山基本技能

許多講座場合我經常被詢問:「登山需要受什麼樣的訓練?」大約八成的提問者是指體能上的訓練,只有二成是問登山知識的準備。而且有許多人直覺認為「野外求生」是登山首要必備技能,通常遇到這樣思考的初學者,我會反問:「你是想要順利下山呢?還是從此住在山上?」

基本上,我不會把體能看作是必備訓練。因為「登山」包含了不同型態的登山和路線選擇。新手有新手的路線,體力不佳者有體力不佳的走法,而且登山健行本身就可以作為體能訓練。除非提問者明確給出目標山峰和路線,才能針對該目標給予體能標準上的建議和訓練方向。至於技能,我是跟隨學生社團的扎實教育一步步建立起來,有幸倚著校園龐大的社團資源自然而然地成長。

猶記第一次探勘,完全不知身處何方,當隊友在討論要上切哪一條山稜時,我連前一晚營地在地圖上哪個位置都搞不清楚。那趟行程之後我立志練習看地圖,我會和同學一起在地圖上畫好路線,然後試著運用指北針和地圖走出來。

畢業的學長特別花時間帶領我們走探勘路線並指導地圖判讀。(攝 駱昌宏)

第一次體認到繩結的重要,是在我們需要渡過寬度超過兩百米的大崩壁時,交在我手中的繩子是所有人安全的依託,若你對繩結毫無把握,登山就會從休閒活動,立刻變成心理上的極限運動。之所以學習攀岩,也是因為某次我在崩壁上踩落不少土石,在下方演出超級瑪利歐的學長氣得叫我們去學攀岩,於是我乖乖聽話。

小大一時在武陵四秀遇到隊員高山症卻運送困難,於是開始學習山難與急救知識。因為想從事不同型態的登山,所以學習溯溪。因為希望更理解水流的力量,於是學習激流救生。我越學習越好奇,甚至工業繩索、繩索救援、都市和野外急救,只要有沾到邊,我都想瞭解。在這個過程中,我其實從來沒有想過「登山需要受什麼樣的訓練」,而是跟著學長姐,從初級嚮導訓練、中級嚮導訓練、初級攀岩訓練、中級攀岩訓練、雪地訓練開始打底,學習看地圖、認識裝備、打包、營地生活、登山倫理、登山行政、基礎繩結等等,再進階到長天數探勘、困難地形通過、繩隊攀登、野外求生等等。

在四川協作訓練課程中,練習保溫包裹和患者搬運。(攝 詹喬愉)

有人說,在沒有登山專門學校和系所的台灣,校園登山社團培養出來的可謂科班出身了。回憶大學時代花費的時間,的確可以底氣十足地戲稱自己「主修登山系」,訓練時數遠遠超過本科系的學分。若是出社會後才開始接觸登山活動,就必須在有限的時間之內快速增進對山的瞭解。

現在坊間很多單位有開設各種課程,無論是中華民國山難救助協會、中華山協或是各戶外公司,其實選擇並不少。但什麼課程適合初學者呢?在我看來第一首要還是地圖。在這個人手一支內建GPS手機的時代,大家常常忽略手機(或手持導航機)只是一個機器載體,我們從紙本看地圖,改成了從機器看地圖,但本質是一樣的。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