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06

獅猿衝突「亮點」 林岳平:「當我要阻擋的那一剎那,我就飛起來了」

連續兩天的比賽,樂天桃猿都在自家主場跟對手說再見,而且還都是由藍寅倫打出再見安打奪得MVP,但昨天的比賽結束後,絕大多數的球迷都沒有把焦點放在勝負上,而是關注在郭阜林遭到單場三次觸身球後引發的板凳衝突上。 而獅隊總教練林岳平也坦言,自己並沒有要打架的意思,只是衝去阻擋,而且當他要阻擋的那一剎那,自己就飛起來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RJ

抓個錯字:郭阜林氣「得」怒摔棒子。


推大餅和育辰教練據理力爭,可惜今天還是沒能一吐昨日鬱悶……

fb - 吳明哲

道德淪喪!
贏球的慾望,竟然可以高於體育精神的追求!

連續兩天的比賽,樂天桃猿都在自家主場跟對手說再見,而且還都是由藍寅倫打出再見安打奪得MVP,但昨天的比賽結束後,絕大多數的球迷都沒有把焦點放在勝負上,而是關注在郭阜林遭到單場三次觸身球後引發的板凳衝突上。

 

造成這次衝突的導火線,是因為九局上半獅隊打者張偉聖擊出二壘方向的反彈球被判定安全上壘,而此時已經在比賽中用掉兩次挑戰權的桃猿總教練曾豪駒立刻詢問主審,是否可以啟用「主動審視權」,而裁判開會後同意使用,最終改判張偉聖出局,也讓餅總上場關切。

 

林岳平:「當下我知道他沒有挑戰權了,看到曾豪駒上來詢問裁判,開會後又同意要看,那既然已經同意了我也不能說什麼,只是改判後我當然要出來詢問主審,你為什麼同意可以再看。」

 

林岳平:「而主審的意思是,壘審認為這個判決他也沒有把握,不能肯定這個play有沒有誤判,那主審認為沒把握,那就啟動條例中的『裁判主動還原比賽現場』,我也接受了。」

 

林岳平:「畢竟你都用規章跟條例解釋完了,但這個結果是對我不利的,我也只能接受,最後球隊輸球,我也不能怎麼樣。」

 

而在判決過後沒多久,輪到郭阜林的打擊,猿隊後援投手陳禹勳在沒有好球兩顆壞球的情況下,對他投出了觸身球,也是郭阜林本場挨的第二次觸身,在前面判決已有火氣的情況下,雙方首次板凳清空,主審也隨即對兩邊發出警告,表示「再有觸身球」就會被驅逐出場。

 

而在首波衝突中可以看到獅隊打擊教練劉育辰有對壘審說了一些話,我也特別去問了一下他當時的想法。

 

劉育辰:「其實我當下主要是針對陳禹勳投手犯規這件事做出質疑,大家都知道他是一個很會利用投球停頓點去擾亂打者的投手,但我認為已經明顯是投手犯規了,可是裁判卻總是沒有去抓。」

 

劉育辰:「而判決這件事,我認為規章已經寫得很清楚,是主審擁有主動審視權,但昨天的情況很明顯就是『被主動』,如果這些條例都已經明訂了,就不應該輕易被改變,我並不是針對裁判,而是針對這個制度提出質疑。」

 

而像前不久王威晨出棒過半的事情引起熱烈討論,劉育辰教練也認為這件事確實就是「裁判說了算」,因為規章就是給裁判自主認定的空間,類似於好球帶這樣,所以他都會告訴獅隊選手出棒就是不要猶豫,盡可能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

 

在比賽進入延長賽後,兩邊一直維持4比4進入11局上半,在一出局二壘有人的情況下,再度輪到郭阜林的打擊,結果第一顆球就被猿隊投手黃子鵬砸中,個人單場第三度被觸身,也打破了聯盟紀錄,郭阜林氣的怒摔棒子,而黃子鵬也馬上被主審驅逐出場。

 

黃子鵬:「我當下愣住是因為太專注在場上了,沒有立刻意識到自己已經被驅逐出場,但我是盡可能想要壓迫打者,而且當下的情況投出觸身球是對他們有利,我絕對不可能故意去做這種事。」

 

其實在二度板凳清空的當下,林岳平總教練並沒有隨即衝出去,而是站在後面觀察,他認為一定會有人壓抑不住再衝出去,所以看到黃子鵬再衝出來的瞬間,自己就馬上衝過去「阻擋」。

 

林岳平:「曾翊誠衝出來可能是針對郭阜林,因為他確實在場上有做一些比較不舒服的動作出來,當下一定是會產生衝突,他當投手教練捍衛投手也是很正常的。」

 

林岳平:「我沒有要打架啦!我只是衝去阻擋,當我要阻擋的那一剎那,我就飛起來了,我還沒擋到他啊,被抱起來那瞬間我以為是林泓育,因為那個體型實在有夠壯碩,後來回神才發現,原來是俊秀。」

 

兩天下來,獅隊一共挨了五次觸身球,餅總也認為不只是郭阜林而已,包括陳傑憲、唐肇廷挨觸身球的都是隊上近況比較好的打者,太多案例在單場甚至單一個系列賽出現。

 

林岳平:「也許這就是猿隊的投球策略,試著把球投的近身,讓我們比較不好做攻擊,但也當然容易形成觸身球,寧可送一個壘包也盡可能不要讓狀況好的打者產生長打的機會,而我也不能說什麼,因為他們贏球了,這是成功的。」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