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9/07

解密陽耀勳的亂刀流,淺談追打壞球的概念

陽耀勳的「亂刀流」給了我們一個很大的啟發,一位好的打擊者必須要有旺盛的進攻企圖心,並且確立自己的好球帶。 追打壞球並非沒有好處,投手有時候要吊球,不會用盡全身力量來催出尾勁,這反而就是打者的可乘之機。

ㄅㄆ

好文章,但是有個地方小錯誤:Kris Bryant並不是因為狀況不佳而被排去一棒,而是總教練David Ross為解決小熊長久以來一棒打擊持續低迷的問題而做出的調度,只是想不到老大一到一棒也大低潮xd

愛爾蘭咖啡

謝謝,如果小熊第一棒很強的話,或許會老大就沒這個機會到第一棒調整了。
把三四番擺在第一棒,這在總教練的調度中很常見,在職棒場的原因不外乎第一棒不夠力,而三四番不給力。
所以把第一棒當作三四番的調整發揮棒次。
最好的歷史教材就是呂明賜的例子。味全隊用林易增換了呂明賜,結果竟然沒有人能扛起第一棒,就算孫昭立、黃煚隆、郭建霖在業餘都曾經是第一棒的人選,但是都無法取代林易增。而呂明賜剛從日本回來,被巨人隊整到打不出來,回國前幾年打擊率很低。後來被調去打第一棒好好調整發揮,找到原有的豪邁,也漸漸改變了自己的打擊姿勢,不再像巨人二軍時期那麼彆扭。
另外還有母雞帶小雞的例子,我想找機會再聊聊。

2001年亞青盃棒球賽,王貞治應邀來台灣擔任貴賓。當年最威風的是李振男和羅錦龍,但是王貞治坐在休息室,看中了一位台灣左手強打的流暢打擊、爆發力和球感,他就是陽耀勳。

 

陽耀勳,他在當年高二,擔任第二棒,表現搶眼,以三支全壘打拿下全壘打王。場邊觀戰的王貞治直言這是台灣最好的打擊者,也讓陽耀勳在王貞治眼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雖然左投球速超過150公里的陽耀勳想要以投手身分發展,這樣比較容易出國,但是王貞治看中的卻是他的打擊,因此如果當時陽耀勳選擇在日本棄投從打,不知道將會發展成怎麼樣的局面。

P.S. 0:00-0:28

陽耀勳從小就是投打雙棲的球員,在整個棒球成長路上,大部分時機是藉重他的打擊天份,而不是他的投手能力。

 

陽耀勳的「亂刀流」,給我們一個很大的啟發,一位好的打擊者,必須要確認好自己的好球帶,這是以前李瑞麟教練對球員一再要求的重點。除了第三個好球之外,前面兩個好球都必須選定自己拿手的球路作攻擊。

 

「亂打」,首先必須要有很好的球感和協調性,畢竟壞球帶大多都是違反正常打擊機制的地帶。追打壞球一定會被教練罵,但是能打出安打教練就沒話講了。而對方投捕碰到這種不按牌理出牌的球員,有時候也會被搞到不知道如何配球。

打者在大部分時機,需要有旺盛的進攻企圖心,應該採取積極進攻的策略,不要跟裁判計較好球帶,最重要的是確立自己的好球帶。而自從平時打擊練習的時候就要好好的掌握自己有利的球路,調整打擊姿勢。

 

不過雖然說要建立起自己的好球帶,碰到喜歡的球路就出棒,但有時候還是須小心提防對手所設下的陷阱,避免落入雙殺陷阱或是佈陣之中。

不過亂打壞球也不是沒有好處,投手有時候要吊球,例如下一球準備攻擊內角,那麼這一球就可能投外角壞球,又或者是在兩好球後吊高球來引誘打者出棒。但是投這種吊球,有時候不會用盡全身力量來催出尾勁,這反而就是打者的可乘之機。這種沒有尾勁的球,通常都可以敲得特別遠。

關於前面講到「沒有尾勁的球」,讓我們來回顧幾個史上有名的亂打秀。先來看1983年亞洲盃,最後一天中華隊出戰韓國隊。當天台灣無法突破宣銅烈的球路,一直緊緊落後,第九局兩出局還是一比二落後,此時吳復連選定了宣銅烈的一顆比肩膀高的壞球,用劈柴的方式砍到了左外野牆上,讓二壘上的莊勝雄跑回來拿下追平分。儘管宣銅烈明明是投壞球吊球,但若非吳復連「亂打」這個壞球,那就不會有郭泰源連投兩場十七局的偉大歷史了。

 

另外還有一個曾被搬上小學課本的比賽,就是1971年威廉波特冠軍戰,許金木與麥克林登(Lloyd McClendon)的對決。面對恐怖的麥克林登,許金木投了一個大壞球,卻被麥克林登「撈過界」打出三分砲,於是展開了一場驚心動魄的史詩大戰,最後的大逆轉讓國人的民族情緒飆到最高點。

P.S. 14:25-15:30

再來就是轟破王貞治障礙的巴倫汀(Wladimir Balentien) 在2013年的第54支全壘打。該場比賽巴倫汀對決前田健太的第一個打席,在兩好一壞的情況下,投捕選擇吊了一顆高球,而這顆高得有些離譜的壞球竟然被巴倫汀大棒轟出牆外,讓前田健太只得無奈苦笑。

至於說陽耀勳的棒次應該怎麼安排呢?對於這種不按牌理出牌的球員,如果要擺在戰術性的棒次上,教練的心臟要很大顆才行。壘上有人的時候,對方投手經常會設計引誘打者出棒的球路,製造雙殺;或者是打者亂出棒,無法推進壘上的球員,白白浪費一個棒次和契機。面對這種有實力,但是結果不可預期的球員,通常可以擺在第一棒或是第九棒。狀況好的時候擺在第一棒,狀況不好的時候擺在第九棒。

 

台灣最有名的第九棒是廖敏雄,1991年之前,在國際比賽經常扮演自殺棒,但是日本人看出他的潛力,曾經在日本報紙上稱讚他是「恐怖的第九棒」。結果1992年奧運,廖敏雄在這個位置埋伏成功,讓日本人吃了大虧。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