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06

《2020美網》遲遲不比賽 男單第三輪拖了兩個小時在吵什麼?

今年美國網球公開賽為了因應Covid-19的疫情,特別策劃了隔離政策及相關規範,以便賽事能夠順利進行。然而,因為在賽前爆出了法國選手Benoit Paire染上肺炎,而導致包括Adrian Mannarino等七名與其有接觸史的選手受到了不同的對待,一連串的斡旋和討論就此開始......

請繼續往下閱讀

德國金童Alexander Zverev和法國好手Adrian Mannarino原本要在美國時間9月4日展開第三輪的比賽,然而當時間來到了預定開打的時辰,Louis Armstrong球場卻毫無動靜。兩位選手整整過了兩個小時之後,才上場比賽。原來,在這兩個鐘頭中,賽事主辦方和當地衛生單位正在商討Mannarino能不能打,畢竟他曾經和確診Covid-19的選手有接觸史。

「他們跟我說會開打的機率很低。」Zverev回想道。

但後來比賽還是順利開打,而最後身為大會第五種子的Zverev以6-7 (4)、6-4、6-2、6-2的比數擊敗了Mannarino,晉級本屆美網十六強。

「他們允許我打就讓我很開心了。」賽會第三十二種子Mannarino說道。

Mannarino和其他六名球員在上周日與美網官方簽下更新後的協議,表示願意會在比賽結束之後持續待在比賽場所,因為紐約州的衛生單位認為他們和確診的法國球員Benoit Paire有接觸史,所以必須要嚴加看管。

Paire在上周六被驗出確診Covid-19後,隨即退出了美網。自此,他就一直待在位於長灘的官方指定旅館房間中。

但這一群和他有近距離接觸的球員們在簽下了同意書之後,仍然被允許在受到更嚴謹的管理下繼續參加美網賽事。這些新的規範和措施包括天天接受檢測(原先規定為四天一次),並被禁止在除了練球或比賽外的情況離開房間。

相較於能夠在Billie Jean King國家網球中心自由移動的其他人士,這些球員不能夠進入球員共用的任何區塊,並且在被隔離的情況下熱身或接受治療。

但當Mannarino在當天兩點半之前備戰時,他被其中一位ATP巡迴賽的高層通知說可能無法比賽。Mannarino表示他聽說紐約市衛生單位賦予給他的參賽豁免權,遭到紐約州政府的衛生單位否決。

「州政府改變了市政府的決定,並說因為我跟確診的人有接觸,所以我應該要被隔離在我的房間之內,而不能夠去球場。」Mannarino說。

美國網協迴避了關於Mannarino的問題,只表示比賽是因為「和衛生單位共同討論了相關事宜」而受到耽誤。紐約州州長Andrew Cuomo的辦公室也沒有立即回應。據不具名的知情人士所言,州政府對於Mannarino可否出賽有疑慮。因此否決了市政府先前的豁免。

當時,Mannarino直接將手機交給教練Tom Jomby,希望教練能夠幫忙接收訊息,以便自己能夠用餐並專注於比賽的準備。

「我告訴他如果我被授權可以上場那最好。而且我會盡我全力去打。如果不行,那我們也只能接受」他表示。

世界球王Novak Djokovic則表示他有嘗試要幫助Mannarino,並試圖聯絡Cuomo但未果。

「據我了解,他(Cuomo)是唯一一位可以更改這項命令的人」Djokovic在第三輪橫掃Jan-Leonard Struff後受訪表示。

時間來到了四點半,Mannarino被主辦方通知他準備在五點時進行比賽。

「這很難笑,但我那時候就把自己隔離起來準備,然後去球場上戰鬥。」Mannarino說,「那場比賽真的不好打,尤其是在現在這種情況下打球。但我盡力了,而且今天對手表現比我還要出色。」

Zverev則表示延後和資訊模糊造成了些問題,包括他球拍的穿線。原本預計會在高溫打球所以將拍線調比較緊,結果後來沒有想像那麼熱,手感也被影響道。但儘管他沒必要這麼做,Zverev對於延賽的決定表達認同。

「我只是在那邊等待。」Zverev說道,「我那時候的心情很放鬆,而身為球員,我很高興我和他都可以上場比賽。」

除了Mannarino,包括Richard Gasquet、Grégoire Barrère、Édouard Roger-Vasselin和Kristina Mladenovic等四名選手,以及Kirsten Flipkens及Ysaline Bonaventure兩名比利時女網選手也簽了新的同意書。原本預期可以和匈牙利搭檔Timea Babos出賽女雙的Mladenovic,在今天稍早因為所處的Nassau郡政府防疫規範,而被退賽。

大部分和Paire接觸過的球員都被要求在美國待到九月十一日。對於這些被淘汰的法國選手能不能夠提早離開美國一事,美法兩國的官員未能達成共識,所以他們沒辦法搭乘法國政府的專機回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