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07

當哲學遇上體育,從《莊子》游水的人談素養體育教學三要素

當哲學遇上體育,一個「靜」得清醒,一個「動」得精湛,該如何描繪那種隨著技藝昇華而經歷的先後變化呢?其實早在約2400年前,有一位很擅長說故事,又愛用動物做比喻的《莊子》,就以一種「活動」與「技藝精進」的視角,側寫出人在進行活動時對身體的實踐。而這個角度,跟時常需要描繪運動員訓練狀態的教練很像...

請繼續往下閱讀

24節氣「白露」前兩天,台北的天已有了秋意,我坐在日式美學的梁實秋故居,與14位經理人,在劉滄龍、許書瑋老師的引導下,一同用兩個整天,緩慢卻謹慎的,感受哲學共學的新視角。

慢板的生活方式-經理人讀哲學-師大

當哲學遇上體育,會發生什麼事?

當哲學遇上體育,一個「靜」得清醒,一個「動」得精湛,該如何描繪那種隨著技藝昇華而經歷的先後變化呢?

其實早在約2400年前,有一位很擅長說故事,又愛用動物做比喻的《莊子》,就以一種「活動」與「技藝精進」的視角,側寫出人在進行活動時對身體的實踐。而這個角度,跟時常需要描繪運動員訓練狀態的教練很像,從身體現象學的角度閱讀莊子,從庖丁解牛、輪匠與齊桓公、還有孔子問游水的人文本中,可以看出從身體角度不同的階段變化,以及技藝的精進與身體協調的學習過程。

以下文章摘自《莊子》外篇〈達生〉游水的人,畢來德白話文翻譯參考如下。

「孔子觀賞呂梁瀑布。水流高懸三十仞,泡沫滾出四十公里外。大龜鱷魚都不可能在哪邊停留,可是孔子卻看到有位男子在游水。他以為是個不幸的人想自殺,起了仁人之心,就叫弟子順流趕去救他。可那個人在幾百步之外卻又浮出了水面,然後披著頭髮,吟唱著歌曲,順著河岸散起步來。

孔子跟過去,問他:『我還以為您是個鬼呢,可是近看您又還是個活人。請問,您這麼有能力浮游於水,有什麼樣的方法可以到達像你這樣的境界呢?

那人說:『沒有,我沒有什麼方法。我是開始於本然,發展出自然,而最終達到必然了。我任由自己被漩渦沒入,又同湧流一起浮出,我只是順著水勢而動,不曾以自己的主觀願望而動。

好學的孔子又追問:『什麼叫做從本然出發,發展出自然,最終達到必然?』

那人回答說:『我出生在這片山陵當中,安於這片山林;這就是所謂本然。我在水裡長大,慢慢地也安於其中;這就是自然。現在,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那樣行動,卻能那樣行動;這就是必然了。』

孔子向游水的人問:達到你這般游泳境界的方法是什麼呢?

游水的人-曾荃鈺-莊子-素養體育

游水的人是一個技藝高超的人,就像是運動員一樣。他對孔子說,我沒有什麼方法,但我可以告訴你我的經驗,這個經驗就是本然、自然、必然。原文是「故」、「性」、「命」三個很叫人吃驚的詞彙,好在這些字很難懂,因此孔子請游水的人做了解釋。

故:是本然;有原故的意思,指的是已經完成、克服的事情,是技藝的最基礎,像是游泳的水感、漂浮等等。游水的人生於這片山陵,很可能從小玩水長大,能在這地方長大多親近水,是他的本然,也是他有今天技能的基礎。

性:是自然;有天性、本性、習性的意思,表示是有機會自我實現的潛能,像是游泳的水性,是需要長期練習才會動作精熟到自然而然完成。

命:是必然;有宿命、必然地命運的意思,在原文中說:「不知吾以所以然而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那樣行動卻那樣行動,表示他的動作已經達到自發,可以與激流、漩渦完美融合,不由他的主體意識來支配,有點像是庖丁解牛中所說的「官之止而神欲行」的感覺。

教練,是能說出那些運動員說不出口的事的人

以睡覺來做技能的比喻,每個人都有睡覺的經驗跟技能,在你極為精熟的技能進行的當下(睡覺中),你是無法意識到(清楚說出來)你在睡覺的那個狀態的(要不然那就不叫做睡覺了),你只能透過回顧那個狀態(醒來後回想),觀察自己身體的變化,加以補充;但這並不表示你無法把睡覺這個能力做好,因為你的身體會透過動作來記憶這個經驗,只是你沒有意識到而以。

同理,很多擁有高超運動技巧表現的運動員,往往無法清楚傳承自己的技能,這時候,教練就是要能從旁將難以言喻的感覺、經驗,轉化成可以被言傳、被複製的科學步驟或是作法,才有傳承跟教學的可能。

教孔子學游泳,教練要先釐清素養體育教學的三要素

要教導一個技能從不會到學會,與108課綱中素養體育教學說的「身體的旅程」有異曲同工之妙,我認為,素養教學需顧及情境化、行為化、角色化三個要素,才能有效做出學習移轉,並幫助選手喚醒他內在的生命目的,調整他的外在行為,讓他最終可以用自己的內在驅動他自己,學習也就因此圓滿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