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07

選最困難的路 這樣才能走得更遠—木槌子創辦人余文景的反骨哲學

現在在台灣從事棒球運動的人是幸福的,無論是球棒抑或是手套等相關用品選擇都非常多,但過去其實選擇很少,就拿木棒來說,長度、棒型、工法甚至顏色都會影響到使用者的體驗,就是因為這份無論如何都想要找到好球棒的執念,造就了余文景,大家更愛叫他槌子哥,他是木槌子公司的創辦人,一個對球棒有著近乎苛求堅持的人。

作者:圓動力

請繼續往下閱讀

現在在台灣從事棒球運動的人是幸福的,無論是球棒抑或是手套等相關用品選擇都非常多,但過去其實選擇很少,就拿木棒來說,長度、棒型、工法甚至顏色都會影響到使用者的體驗,就是因為這份無論如何都想要找到好球棒的執念,造就了余文景,大家更愛叫他槌子哥,他是木槌子公司的創辦人,一個對球棒有著近乎苛求堅持的人。

親自前往國外球棒品牌廠房造訪的余文景  (照片提供:余文景)

 

用棒球來決定自己的路

「小時候就很喜歡中華職棒,跟著哥哥一起看球,我是味全龍球迷,哥哥是統一獅球迷,就常常打打鬧鬧一起看球。」余文景的棒球起點跟大部分人一樣,從中華職棒開始認識這項迷人的運動,高中時下課都會跟同學騎著腳踏車到河濱棒球場打球,那是一個很天真爛漫的年紀,特別容易感到滿足,「那時候好不容易存錢買了一支鋁棒,大家都開心到不行,但後來一個不小心把球打到河裡,大家就開始吵誰要去撿,現在想想也是很有趣。」

經過青澀的高中時期,余文景為了想要打棒球選擇了當時擁有棒球校隊的元智大學就讀,「進去之後發現校隊已經變成社團性質,學長們就比較沒有動力繼續經營了,所以感覺我們這屆菜鳥變成像是第一屆,就自己下去把社團搞好。」社團人數不足、社團的資金也不足的情況下,余文景還是樂在其中,即便球隊戰績不是非常優異,但他已經很難離開棒球了。

 

從務農到球棒經銷的超大跨度跳躍

大學畢業後回到家鄉種蓮花務農的余文景,還是持續在打球,在一些假日聯盟繼續自己的棒球人生,跟學生時期不太一樣的是大家開始使用木棒打球,「有一天就想說欸~ 國外打球都用哪些球棒,會不會有很大的不同?」就是這樣天外飛來一筆的想法,余文景開始自己從國外訂球棒,一次買個四五支,花個幾萬塊,運費都比球棒本身還貴,「當時賺的錢幾乎都花在球棒上了。」余文景回想著說。

久而久之球友們對於余文景的『舶來品』球棒也越來越感興趣,大家就會跟他借來把玩,後來他很自然當起來球棒代購,「就是玩票性質的,大家喜歡這些新奇的球棒,台灣比較少見,所以我就幫大家買,但其實認真想過把它當作一門生意。」

真正讓余文景認真看待這件事情,是從國外讀書回國的朋友的一句話,「我覺得你只是在做代購太遜了。」做代購太遜了這句話像是打開了余文景內心的開關,他開始認真研究木棒,從原料和處理方式以及各種工法,開始認真對待木棒這件事。

中信兄弟很多選手都是使用木槌子代理的球棒  (照片提供:余文景)

 

運氣好也是一種實力 燒肉店萌芽的木槌子

2013年旅美好手胡金龍回到中華職棒加盟當時的義大犀牛,而胡金龍和余文景的連結是從燒肉店開始的,一場平凡的朋友飯局,余文景巧遇剛加盟義大犀牛的胡金龍,「當時在燒肉店等待候位,就看到胡金龍走過去,後來還剛好就坐在隔壁,因為是吧台就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一下天,最後才敢問說『請問你是胡金龍嗎?』,他人也很nice不避諱,後來我就跟他毛遂自薦自己從國外代購的球棒。」

一場燒肉巧遇,余文景被胡金龍邀請去春訓場地,展示球棒給球員們看,順便讓大家試打,「那時候胡金龍就說剛好春訓要開始,不如你就來給大家打打看吧,我覺得自己運氣很好,那時候剛好公司還正在跑申請流程,就馬上有生意上門。」運氣一直都是實力的一部分。

余文景總是扛著球棒到處奔走  (照片提供:余文景)

 

木槌子的目標是 大家能夠一起盡興的玩棒球

「創立木槌子至今,我的理念都沒變過,就是盡可能跟大家分享不同的球棒,國外的新技術和新的球棒,過去自己打球時品項不多,現在很多了,但也想要傳達正確的球棒觀念給大家。」余文景認為賣球棒的人一定要懂球棒,很多店家想要賣他代理的球棒,他略為保留,因為他必須要確認店家對於球棒是不是有足夠的認識,而不是只是看了牌子或是看到高單價因此想要賣。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