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08

當哲學遇上體育2,從《莊子》庖丁解牛,談運動員技能精熟的「心流」狀態

心流?一種源自行動者本身那種完全整合的動能狀態。在坊間,很多人為了簡單解釋心流,常用「專注到渾然忘我」來解釋,但如果你可以用專注力去控制就得到「心流」,這個「結果」真的是「心流」嗎?在了解心流這個名詞之前,你回想自己,是否在某些時刻也有感受過那種「馳而神往」的心流狀態呢?

請繼續往下閱讀

fb - 林育呈

太緊繃好像進不了心流狀態,我在跑步的時候最容易進入那種狀態了,累是什麼我已經忘記了,只知道我的腳很自然的就前進了,只要稍微加快一點我就可以跑得更快了,柔道雖然我可以練的很快樂,但我很少有進入心流的狀態,最多只有無意識的做出反應或者是攻擊,但是我馬上就忘記了,我會完全忘記我剛剛在幹嘛,始終沒辦法再做出一樣的動作,可能是我的動作不夠熟練,還在第二階段而已,所以我一直沒有辦法再柔道方面進入心流狀態,如今看到學長拿下史上第一面獎牌,就好期待趕快開始練習,期待學長回來帶我們一學期,期待我可以更進步,我也很期待再次把自己搞到筋疲力盡,全身軟痛,然後在場上跟隊友拼命,一下課後就再問要去那邊吃飯,真的好期待趕快回學校練習。

運動員生涯規劃師-曾荃鈺

對呀!!疫情下大家都卡著~~對於要對抗的技擊運動來說,確實辛苦! 戴著口罩訓練又跑的喘吁吁!!! 熟練的結果是遺忘,練習的目的是要修正,因此心流真的是很多運動員所追求,但又很不容易達到的結果呀!

flow心流-當哲學遇上體育2,從《莊子》庖丁解牛,談運動員的「心流」狀態

何謂心流?一種源自行動者本身那種完全整合的動能狀態

在坊間,很多人為了簡單解釋心流,常常僅用「專注到渾然忘我」來解釋,但如果你可以用專注力去控制就得到「心流」,這個「結果」真的是「心流」嗎?如果心流可以帶給我們比平時更好的工作成效,那為何我們無法隨時開啟心流呢?

其實對心流更好的解釋,應該是一種「行動者動作完全整合的動能狀態」。當我們還小的時候,學習把水壺中的水倒進一個杯子裡,我們都要先從戰勝物的慣性開始,等到我們對於物的抵抗性逐步減弱後,我們才會漸漸的把注意力集中到一些較難的動作點,例如,小心不要把水濺出杯子外,最後我們甚至可以賦予這些動作一些奇妙的效率或質的變化,例如把水柱拉細長倒入杯子中,或是把水倒得更快而不會灑出杯外。

當哲學遇上體育2,從《莊子》庖丁解牛,談運動員的「心流」狀態

2400年前,戰國時代的哲學家莊子,是一位動作觀察的專家,關於達到「心流」這種自然動作狀態的故事描述,莊子有一個甚為經典的故事,摘自《莊子》內篇〈養生主〉庖丁解牛,畢來德白話文翻譯參考如下。

庖丁為文惠君解一頭牛。他或手觸牛體,或是以肩膀抵住牛驅,或是雙腿立地用膝蓋抵住牛身,都只聽嘩嘩的聲響。他有節奏地揮動牛刀,只聽陣陣霍然的聲音,彷彿是在跳著古老的「桑林舞」(湯朝、商朝的樂曲)或是在鼓奏著「經首曲」(堯時的樂曲)

文惠君嘆道:「佩服!技術竟然可以達到這種程度!」

庖丁放下刀,回答說:「您的臣僕我所喜好的不是技術,而是事物之運作。我剛開始做這一行的時候,滿眼所見都是一整頭牛。三年以後,所看到的就只是一些部份而已。而到了現在,我只用心神就可以與牛相遇,不需再用眼睛看了。我的感官知覺已經都不再介入,精神只按它自己的願望行動,自然就依照牛的肌理而行。我的刀在切割的時候,只是跟從它所遇到的間隔縫隙,不會觸碰到血管、經絡、骨肉,更不用說骨頭本身了。

若依照《莊子》的原文,要達到庖丁最後「心流」般動能整合狀態的技藝精進有三個階段

1.「所見無非全牛者」:勉強自己擺脫慣性

滿眼都是一整頭牛,面對龐然大物或是一個新技能的挑戰,自己要先感受到無能為力,但卻需要戰勝這種無能為力,這是第一階段。

2.「未嘗見全牛也」:針對難點刻意練習

庖丁經過3年的練習,已經靈活了許多,開始會注意到哪邊才是比較難下刀之處,也就是針對難點的刻意練習,各個擊破,逐漸對整體熟悉。

3.「官之止而神欲行」:昇華意識達到心流

現在(也就是令文惠君驚豔的這次解牛動作),庖丁解牛時,他的感官已經不再介入,他將他靈巧的技能與精神(神)的投入全然展開,讓他的身體按照自己的願望去移動,自然依從牛的肌理而行,動作已經豪不費力,也不受到物質的限制。

莊子對「神」的解釋,並不是「神秘」或難以捉摩的概念,而是身體的一種自動的活動機制,身體會整合在一個更整全的、自發的狀態中,其實就是一種運動心理學所描述的「心流(Flow)」狀態。

當哲學遇上體育2,從《莊子》庖丁解牛,談運動員的「心流」狀態

要達到技藝精進最高境界的心流,莊子特別強調要:放下主觀的判斷,透過回顧動作經驗的描述過程,更可以客觀的觀看、感受動作,放下情緒與意念。不去喜歡它,也不去排斥它,沒有準備要迎接它,也沒有要排遣它,就是任由它來,任由它走。

莊子認為,如果以上動作皆能做到自然而然,這時,我們所有的感官與潛力,無論是已知的還是未知的,都會一同組合起來,往我們所期待的方向行動,而這些動作之所以能夠如此流暢的,彼此結合,自由互動往更高級的機制開始協作,將會有一股超乎個體湧現的力量,將我們帶往更高的境界,而這個從低級機制向高級機制的過程,即是我們常聽到的「心流」狀態。

我們可以從兩屆超級馬拉松世界冠軍的 Ellie Greenwood在賽後對於自己剛剛達到心流狀態的體驗描述看出些端倪,她說:「當我進入心流狀態時,我會覺得自己與周邊環境融為一體,跑步變成一種自然的動作,而不用刻意去意識要做什麼。…一切都變得輕鬆不費力,不知不覺一下子時間就過去了。想要跑得更快也變得不那麼困難。有時雖然還是會覺得困難,但我知道我可以做到,這讓我會想要跑得更快一點!」(更多跑步運動員對心流的描述參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