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09

從歐洲浪人到創下聯盟第一 Brad Wanamaker苦熬7年站上NBA

這對於一支爭冠勁旅的新秀來說大概就是進入NBA的日常生活,但Wanamaker不想坐以待斃,2011年參加選秀落選後,Wanamaker在歐洲浪跡了整整7年。賽爾提克在2018年簽下這名歐洲球壇明星,卻置於板凳最深處,「這是我第一次覺得籃球從人生中被硬生生的剝奪。」

作者:Simon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上一季大概是我籃球生涯中最大的難關。」Brad Wanamaker說道,僅僅出賽36場比賽,其中12場超過10分鐘,「每一天我都在期待改變。」

 

這對於一支爭冠勁旅的新秀來說大概就是進入NBA的日常生活,但Wanamaker不想坐以待斃,2011年參加選秀落選後,Wanamaker在歐洲浪跡了整整7年。賽爾提克在2018年簽下這名歐洲球壇明星,卻置於板凳最深處,「這是我第一次覺得籃球從人生中被硬生生的剝奪。」

 

從落選新秀到歐洲之星

在2011選秀落選後,Wanamaker先後流連在義大利聯賽的兩支隊伍,再到馬刺的發展聯盟,接下來又到法國、義大利、德國、土耳其等地。一開始Wanamaker的目標和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NBA,然而漸漸的在歐洲的成就讓他改觀,2014-15賽季Wanamaker在德國BBL聯賽拿下冠軍和冠軍賽MVP,隔年再贏得例行賽MVP,「他默默耕耘、刻苦鍛鍊,從後段球隊和分區開始打起,他完全是自己奮鬥出一條道路。」

 

Wanamaker在歐洲學習到控球該有的素質和本領,「歐洲的訓練很扎實,球風或許不花俏,但卻是一步步紮穩腳步。」包含其騎士隊總教練David Blatt和義大利名教練Željko Obradović,Wanamaker接受許多訓練和球風的洗禮,加上功成名就,也淡忘原本要打回NBA的夢想,「我在歐洲豪門擔當主力,領不錯的薪水又能照顧好家人。」Wanamaker說道,「我也很享受在歐洲的生活和文化,我心想或許這裡就是我安身立命之地。」

 

在歐洲征戰的經驗讓Wanamaker知道如何打團隊籃球,以及在沒有球權的狀態下如何得分和走位。

 

2018年年中時,賽爾提克對Wanamaker伸出橄欖枝,當時他正在土耳其聯賽的決賽,眼看夢想就要成真,第一時間Wanamaker卻猶豫了,當時已經連續兩三年有NBA球隊聯繫他,但最終都沒有前行,包含賽爾提克在內的球隊開出的都是底薪,Wanamaker等同要放棄歐洲豐厚的薪水來完成夢想,對已經逼近30歲的年紀是一件風險很高的抉擇,「我已經不是年輕小夥子,要考量家人和日後的生計。」

 

然而賽爾提克沒有因此打退堂鼓,他們看中Wanamaker的態度和打法,而包含Brad Stevens都曾經致電邀請加入,而Wanamaker也喜歡賽爾提克的打法,而且又有曾經同隊過的Theis不段煽風點火,「他x的,我幹嘛想那麼多?Why not?」

 

從板凳深處到精神領袖

然而Wanamaker加入後正好是賽爾提克最烏煙瘴氣的賽季,隊上氣氛問題嚴重,即便贏球全隊也開心不起來,「感覺大家都在自己打自己的,不像個團隊。」2019年1月時,當時還在賽爾提克的Kyrie Irving受傷讓Wanamaker罕見地獲得在非垃圾時間上場,也馬上貢獻了不少外線火力,當時場邊記者問道身為年輕球員的信心來源,他提醒記者自己已經29歲。

 

原本在賽爾提克第一個賽季結束後,土耳其豪門費內巴切想和Wanamaker再續前緣,也有許多知名球隊都想爭取他加入,賽爾提克也希望把他留下,儘管2018-19賽季的經驗不佳且續約條件也比不上歐洲球隊,Wanamaker告訴自己到波士頓不是錯誤,只是在錯誤的時間加入賽爾提克,應該再給重新整合的賽爾提克一次機會,「我知道繼續留在NBA可能又是一次黃粱一夢,但我沒辦法接受自己沒有嘗試到最後一刻就離開。」

 

冷藏在板凳深處且不受重用下,要保持信心非常困難,花了7年才站上NBA的舞台,Wanamaker最不缺的就是耐心,「NBA一直是我的夢想,僅僅一次機會也彌足珍貴。」Wanamaker說道,「球隊有著很強的陣容,我能理解教練的調度。」

 

「Brad從不抱怨。」Marcus Smart說道,「他會用各種方式幫助球隊,認真訓練並提供很良性的建議。」

 

2019-20賽季迎來轉機,因為Gordon Hayward和Smart的傷勢獲得上場機會,71場的出賽繳出場均19.3分鐘,獲得6.9分、2.5籃板、0.9抄截和36.3%的三分球命中率。雖然Wanamaker不是賽爾提克的主力,但卻是可靠的角色球員,他在場上拚勁十足,能持球組織、衝搶籃板、防守時會全力黏住對手,同時Wanamaker也能不持球,擔任接球投籃的射手或是執行開後門等等。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