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美網》女單四強即將開打,后冠鹿死誰手?

千呼萬喚始出來,在經過一番廝殺之後,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第一個順利開打的大滿貫四強終於要進行。究竟這四位女將,誰會稱霸大蘋果?就讓我們一探究竟。

作者:Benny Ice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今年充滿話題性和戲劇性的美網,我們終於有了四強的陣容。今年的四強除了和過去一樣有黑馬之外,也不乏過去戰功輝煌的老將及前冠軍。

今年美網女單籤表上半部四強,將會是Jennifer Brady對上大坂直美。雙方曾經在2018年查爾斯頓女網賽首輪碰面,由大坂以6-4、6-4拿下。然而當年的比賽是在綠土,且雙方無論球技還是心理層面,都還沒有現在成熟,所以僅供參考。

如果去年此時有人告訴我出身美國大學體系的Jennifer Brady,會在今年的美網打入四強,那他大概不是時間旅人就是鋼鐵Brady粉。這並不是說Brady不是好球員,包括她的一發和正拍都是她的優勢。Brady那利用全身力量揮擊的正拍,製造了非常高的轉速,在現今女網可謂名列前茅。這樣的正拍不僅在落地反彈後更有穿透力,過網高度也讓球路較為穩定。而除了正拍,Brady的反拍及移位也是非常紮實。綜合來看,過去的Brady就球技來看,幾乎沒有明顯的弱點。然而Brady卻因為本身體力不足跟心態調整不成熟,導致她在來回中會急於取分,而陷入失誤過多的窘境。不過現在的Brady在去年冬天去德國訓練之後,已非昔日吳下阿蒙,而是可以與世界頂尖選手拼戰的好手。從她年初在澳洲的表現,到她在網球賽季回歸後於肯塔基州列克辛頓(Lexington)站及美網的優異演出,都證實了她的突飛猛進。現在的她不僅將身體狀態加強,更是懂得在對的時機主動出擊,並不排斥和對手消磨。

然而Brady接下來在四強會面對復賽後最大挑戰,那就是在今年變快的美網硬地上對戰2018年冠軍大坂直美。除了第一輪和第三輪之外,大坂幾乎是無堅不摧,無人能敵的情況。今年大力宣傳美國境內非裔族群遭受部分警察濫殺極不公平對待的大坂,在每場比賽前都戴著印有受害者名字的口罩上場。而為了要讓她準備的七個口罩都能派上用場,她也將她自從去年澳網之後的最佳表現搬上檯面。尤其今年場地的改變之後,喜愛快節奏的大坂更是如魚得水,自從第四輪以秋風掃落葉之姿挺進四強。依現在來看,這位日本海地混血的前球后是本屆美網奪冠的最大熱門。

兩人都將會帶給對方不同的挑戰,而且雙方也有各自的隱憂。對Brady來說,在接連面對Angelique Kerber和Yulia Putintseva兩位防守反擊的底線型球員之後,在四強要面對進攻型底線的大坂就會需要在應對策略上改變。Brady在面對前兩位選手的比賽中,由於在球威有優勢,可以較自然地去主動調動或攻擊,而揮拍動作較大的Brady在用正拍攻擊時,也比較有充裕的時間準備或移動腳步到最佳擊球位置。但是面對大坂,Brady要如何在對手不斷砲轟的情況下抵禦底線,然後反用那渾重的正拍去傷害大坂就成了關鍵。

相對地,大坂前幾輪的對手,包括Camila Giorgi、Marta Kostyuk、Anett Kontaveit跟Shelby Rogers等人,都是以平擊為主的進攻型底線選手。這些人的球威或許可以跟大坂相比甚至過之,但是移位較為優異且喜歡以快制快的大坂卻幾乎毫髮無傷,只有Kostyuk在第二盤運用角度和旋轉變化時才讓大阪遇到麻煩。Brady雖然也是以進攻為主的選手,但是在球路上卻和其他女將南轅北轍,再加上Brady也勇於運用包括切球或是小球等戰術去影響對手節奏,所以大坂勢必要小心應對。

而兩人的隱憂,都恰好是左腿的潛在傷勢。Brady在復賽之前,就參加了不少在美國舉辦的表演賽和世界團體網球錦標賽(World Team Tennis),這也讓她的備戰狀態好過今年絕大多數許久未戰的選手們。然而,這也讓Brady可能會遇到出賽過多而疲憊的隱憂,而她的左腿也在對上Kerber的比賽中出現了些不適的情況。大坂則是在美網前夕就因為左腿傷勢,退出了「辛辛那提」站決賽。雖然從這幾場來看沒有大礙,但是仍是我們要觀察的隱憂之一。

我認為這場四強賽的關鍵將會受到兩個因素影響。首先,雙方的最大武器都是正拍,但是雙方的正拍在情緒受影響時也會成為雙面刃。因此明天四強誰的正拍較穩,誰的正拍比較能夠傷害對手,將會左右雙方底線的對抗。除了正拍之外,雙方的發球也都算是武器。Brady和大坂分別以28即26個Ace球位居今年美網第三、四名,而雙方的二發致勝率表現也非常出色,分別以55%和57%分居賽會第九和第七名。從這邊來看,誰能夠守住自己的發球,也會影響戰局的走向。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