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8

判決永遠霧裡看花 中職真的需要波西條款嗎?

自從2016年中職跟進使用波西條款後,幾次用到此一條款的判決都引發不小的爭議,不僅場上教練多次大動作抗議,場外球迷也是討論不斷,或許聯盟可以好好思考,在本壘惡意衝撞不常見的中華職棒,這樣的條款到底有沒有續存的必要。

作者:布拉德

請繼續往下閱讀

Tomy

個人看法,本土球員大多是學長學弟沒錯,但洋將並不是,哪天土洋在本壘攻防或學長看學弟不爽時,難保不會發生惡意衝撞的狀況,所以條款應該有存在的意義。

因此十分認同作者所說,要有更明確的文字說明,來取代自由心證的部份

SAM803

洋將來台灣只是想賺錢的,自己不至於沒事撞人,而且教練也會提點大家球隊最多兩個禮拜就會遇到一次,這次做了,下次會沒完沒了

布拉德

所以我提的是兩個方法,要不乾脆丟掉,要不就把一些東西寫得更明確,也讓裁判有更多可以依循的地方,不然老是自由心證,說真的對裁判也很辛苦,畢竟總會有一方不滿意,然後就要被人家說什麼猿夢識象的。

fb - 火球

防止球員受傷的本意是好的,但是意義不明的規則引用或是讓人無所適從的判決會讓比賽變得很難看,如果在季後賽或是冠軍戰出現這種局面那很不妙

布拉德

前後大約一個禮拜左右的時間發生兩次都很有爭議,還剛好是一樣的對戰組合,不利的都在同一邊,這事情怎麼看都會燒起來XD

以規則本意來說,中職真的是玩壞了。

SAM803

我認為那些補述明沒有明確點出,哪一條是適用於哪種情況,像是封壘這個很明顯就是比較適合用在捕手尚未接到球的時候用的,還有各條款間的優先順序,畢竟得先有波西條款中的帝王條款,才有辦法在各項條款衝突時,決定優先適用順序
因為如果已經有明確符合要件的波西條款主要件達成,就不應該再用沒有明確點明使用時機的封壘來限縮
所以910這個case應該就是單純討論陳俊秀的腳尖有沒有先碰到陳家駒空出來約莫一個拳頭寬的本壘板空間才對,而不是什麼封壘或是阻擋,更不是富邦那一致誤解的跪下就是阻擋

SAM803

個人覺得以波西條款的主要精神來說,當跑者利益跟捕手利益相衝突時,應該要以捕手得利的條款適用才對

SAM803

當然,這是以捕手已經控制球權的情況來說的

布拉德

我都還來不及回覆,昨天又出現一次,好險神探出來寫文了,快去看XD

Rex_Hsiao

個人是支持要本壘攻防裡需要訂定更精細的條文讓選手解讀。
至於他X的只有會長與秘書長出席就是表明以政治方式處理爭端,補充要提的是 : 中職如果自己解讀波西條款自己定義,到了國際賽是不是有無法適應的問題!!?

紅襪鐵粉君佑爸

我也覺得波西條款不一定適合台灣,但也要顧及到與國際賽接軌才是~

布拉德

我後來詢問的結果,看起來國際賽也有搞這一條,既然要接軌國際,就還是要把條款的原意搞清楚,不能又是那種「我們有我們的玩法」這一套,到時候國際賽場上吃虧還是只能自己吞。

野球夢小子

這條規則的立意是好的,當初引進這條規則也沒什麼不對,錯的是在解讀規則的人

布拉德

我承認乾脆丟掉的這個建議其實蠻消極的,但在聯盟搞清楚到底該怎麼判,也立出真正合理的判法之前,我覺得先棄守會是減少爭議的好辦法,不然就整天看大家在那邊吵就飽了,球員也無所適從,球迷更是戰翻天,對中職算什麼鬼進步XD

野球夢小子

別說是球員,可能連裁判也無所適從...

s607rth01

9.18和9.10看起來一樣 為什麼結果不同 求解

CWJ

9.10球是圓的~9.18球是方的

布拉德

照聯盟對910判決的解釋,我怎麼看都覺得918應該有阻擋,結果聯盟官方很快速的告訴大家這次是觸殺在先,那問題是你在910之後的總教練會議就說了沒接球不能佔據跑壘線,否則就是違規,那918那個case就已經觸碰到這條了,你聯盟又跟我講什麼先觸殺........說真的,一天一種講法,的確讓人難信服。

年少一夢

看到現在的感覺:棒球規則千百條,總有一條可以拿來用的

布拉德

的確給人這種感覺,大大的方向放在那邊,結果判決沒照著走,就快點找個補述來說是因為違反這個,那大原則就這樣丟垃圾桶喔......

天療星

波西條款原因是要保護捕手,結果被這天才聯盟用到整個四不像,這也真是蠻厲害的

9/10在桃園球場的比賽,猿象兩隊在六局下半出現了一次本壘攻防戰,主審張展榮第一時間做出出局的判決,隨後猿隊總教練曾豪駒提出挑戰,經過電視輔助判決後改判為得分,且是引用一般稱為「波西條款」的本壘防衝撞條款改判,此判決一出,引來象隊總教練丘昌榮大力的抗議,但最後抗議未果,只能接受判決。

 

比賽結束後,聯盟官方原本表示將等到下週一在統一公告此次判決的依據,但或許是抵不過網路上幾乎一面倒的反彈聲浪,在隔天就立即宣布在中午召開記者會,說明該次的改判理由。

 

記者會上,聯盟僅由會長與秘書長出席,不見任何參與改判的相關專業人員,且在說明的時候僅不斷的重複抓著規則內「本壘衝撞相關條例」中的補述,一直強調該判決是因為捕手有「封壘」的行為才改判,並在在場記者拿出規則內的「跑壘員有可能被判出局時,不可視為捕手妨礙或阻礙跑壘員進壘。」提出疑問時,卻始終不願正面答覆,仍舊只以封壘一詞應付。

 

本壘防衝撞條款,或是大家比較習慣講的波西條款,最根本的本意是要防止跑壘員與捕手(或是其他補位本壘的防守球員)之間,在本壘的攻防有著不必要的衝撞,而什麼是不必要的衝撞?讓我們來複習一個大家都很熟悉的play。

要提到刻意或惡意的衝撞,我想國內球迷第一個想到的應該都是這個play

 

看出端倪了嗎?波西條款所要避免的,正是如影片中這種,球明顯早早進到捕手手套中,跑者卻還在回本壘的時候強硬想要用這種不合理的碰撞方式取分的play,也就是說,這個條款的本意其實是在於保護捕手不要碰上這種惡意的衝撞,畢竟當初被視為明日之星的舊金山巨人隊捕手Buster Poesy就是在一次類似的碰撞中受了嚴重的傷,讓他該年球季直接報銷。

 

當時Buster Poesy是聯盟在捕手這個位置上的新門面,也讓聯盟為此生出了這個條款,明明白白的寫下「捕手(或其餘接球員)未持球時,不得站在跑壘進壘的路徑,甚至完全擋住本壘板,而跑者也不得故意強行衝撞已持球進壘線觸殺的防守球員。」

 

即便在率先啟用這個條款的美國職棒,裁量權基本上還是由執法的主審在play發生的當下去認定跑者是否有蓄意衝撞,或是捕手是否有刻意阻擋的行為,而不是像中職這樣,一旦出現比較接近的play,就要把這個條款拿出來吵,甚至讓這個本意是保護捕手不需面對不必要衝撞的條款,變成了讓捕手在防守時處處掣肘,接球觸殺跑者要想東顧西的一個保護跑者的條款。

 

要知道,台灣的棒球圈子不大,在中職打球的選手們,彼此之間別說是互相認識,還都是學長學弟,能有什麼機會發生如前面八搶三的影片那般,與對手搏命似的本壘衝撞攻防?多半都是看到捕手擋在前面,稍微繞點路或是閃個身,想要躲過觸殺順便觸壘得分而已。

 

再者,以聯盟在記者會上不斷強調的「封壘」,也只提到「封壘的概念與認定意即原本可能安全得分的跑壘員,確實因捕手腳之違法站位造成阻擋而無法觸壘被觸殺出局時,則可成立捕手違規。」,但所謂的可能安全得分,代表著捕手也有可能有機會將打者觸殺出局,與前面所提的「跑壘員有可能被判出局時,不可視為捕手妨礙或阻礙跑壘員進壘。」本來就是相衝突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要以哪一個規則來做出判決,很大的部分仍舊是仰賴做出判決的人的自由心證,如果動用了對進攻方有利的規則,則防守方會跳腳,反之亦然,試問在這個球迷三天兩頭就大喊「猿夢」、「識象」、「邦忙」、「獅捨」的聯盟裡,讓這麼一個自由心證空間極大的條款繼續使用,真的是好事嗎?

 

以今年球季為例,截至9/11為止,各隊已經完成的比賽共計187場,其中只有三場各有一次本壘攻防戰有跟波西條款相關,以這樣低的使用頻率,加上前面所提到的種種判決上的困難,以及曾經出現的判決爭議,聯盟的確該思考這個條款是否要繼續使用。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