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2

SBL新秀專訪(三)蓄勢待發的乙組傳奇-蘇士軒

曾經,籃球對於蘇士軒來說僅是純粹的興趣,純粹到連HBL、SBL一個球員的名字都叫不出來,對於當時的他來說,跟隨父親腳步踏入資訊業才是人生的第一志願,直到就讀虎尾科大與籃球生涯最重要的「貴人」葛記豪相遇後,蘇士軒才第一次意識到,原來自己擁有把籃球當作職業的才能......

作者:撒旦先生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被問到為什麼會站上籃球場時,個性低調且省話的蘇士軒搔著頭、靦腆的笑著說:「應該就只是單純的喜歡,而且家人也不反對。」

事實上在就讀台中市東大附中時,蘇士軒就已經有193公分的高挑身材,不過他透露在選擇就讀東大附中時根本不清楚學校是否有籃球校隊,「那時候我自己去問球隊能不能加入,不過因為我從來沒有打過全場(5對5),所以高一時根本打不到球,也很不能習慣團隊生活。」

照片來源:展逸國際企業

對於在高中前都把籃球當作興趣的蘇士軒來說,高中選擇加入球隊只是希望能找到一起打球的夥伴,他透露當時對於高中籃球聯賽(HBL)可說是完全不了解,直到那年碰上了后綜高中,並遭到後來帶領球隊闖進校史首度甲級八強賽的「后綜奇蹟」成員紀松佑、劉兆俑等人慘電,才讓蘇士軒意識到甲組與乙組球隊的實力差距。

儘管在高中畢業前,身材條件優異的蘇士軒仍舊獲得了明道和醒吾等UBA一級學校的賞識,但在還未決定是否要以籃球為業的情況下,蘇士軒選擇了到虎尾科大就讀資訊工程系,希望能跟隨在資訊業工作並且擔任講師的父親腳步,在未來成為一名資訊業新貴。

進入虎尾科大後蘇士軒也順理成章的加入校隊,但當時虎科籃球隊較偏向於社團性質,在沒有教練帶隊的情況下,平時都由高年級學長負責帶領練球,不過就在蘇士軒大二這年,虎科不僅搶下了晉升UBA一級的門票,當時還保有球員身份在SBL打球的葛記豪也來到虎尾科大,不過為了不破壞球隊原本的陣型,葛記豪在前半年都扮演從旁協助的角色,直到球隊搶下一級門票後,才以教練身份執導球隊。

照片來源:中華籃協

蘇士軒透露,儘管當時自己幾乎不看SBL,但也從朋友口中得知葛記豪的球員生涯成就與背景,讓他興起了想向這位籃壇前輩好好學習的想法,「其實到大二前,我都還沒真正的學過一套籃球體系,直到小葛教練來了以後,他把在璞園許哥(許晉哲)身上學到的那一套帶來,這對我來說是很大的衝擊,所以當時他說什麼我就做什麼,儘管比過去操很多,但大家仍是盡全力完成。」

在葛記豪身上,蘇士軒第一次體驗到了職業球員所需具備的態度與專業,而葛記豪則是在蘇士軒身上,看到了未來成為職業球員的天賦與條件,尤其在站上UBA一級舞台的那年,蘇士軒就繳出了一張平均15.3分12.6籃板2.5阻攻的大專一線中鋒數據,得分排名第八、籃板排名第四、阻攻排名第一,當年數據比他跟亮眼的長人,都是後來比他更早站上職業舞台的「首府一哥」李盈鋒與「台科魔獸」謝宗融。

「第一次站上一級舞台,我就幫自己訂下了搶下一個個人獎項的目標,不是籃板王就是阻攻王。」儘管在該學年虎科僅拿下一勝,以一級墊底的成績在隔年又回到二級舞台,但在與國內年輕頂尖好手交手過後,更堅定了蘇士軒想在未來成為職業球員的念頭,「那時候雖然有閃過畢業就去(SBL)選秀的念頭,不過對於接受正規訓練僅短短一年多的我來說,考研究所、繼續打UBA似乎是一條更實際的路。」

大學畢業前蘇士軒也開始為未來籃球路做規劃,而這年葛記豪也離開虎尾科大前往台藝大執掌兵符,讓蘇士軒一度將考取台藝大研究所列入選項,不過這一次他決定離開恩師的羽翼,選擇就讀較不熟悉但擁有更高強度訓練環境的UBA傳統名門台師大。

照片來源:運動視界特約記者沙拉

即使結束了短暫的師生關係,但蘇士軒表示葛記豪毫無疑問仍是他籃球生涯中最大的貴人,「除了那位帶我到虎科的朋友外,小葛對我的籃球路影響真的很大,在我還沒接觸過太多籃球圈的人的時候,是他給我很多指導和建議,即使後來我到了台師大,他還是跟我分享很多,真的很感謝他。」

在來到名星球員雲集的台師大後,蘇士軒坦言一開始為了追上球隊訓練腳步,幾乎沒有任何場外生活可言,「訓練量、強度完全都跟大學時不同層級,一開始我的身體強度真的沒有辦法適應,之後我也刻意增重和加強重訓,來台北兩年多就比過去增加了10幾公斤。」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