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3

能上大聯盟的機率到底有多低?值得給掌聲肯定的旅美台將們

面對肺炎疫情肆虐,MLB職棒大聯盟在顛簸中縮水進行。今年,兩位來自台灣的旅美選手林子偉、張育成加入開季名單,媳婦熬成婆終受肯定,尤其還是難度極高的野手,對於登上大舞台背後有多少辛酸外人不得而知,見證到是身穿大聯盟球衣的榮耀和肯定。這一篇,我想聊聊旅美打棒球,上大聯盟才能算成功嗎?

作者:陳光立

請繼續往下閱讀

城牆

推好文!提醒一下文章中有錯字哦(葉君璋被打成「葉君彰」了~)

從2006年到2015年將近十年間,我持著媒體證跑遍大、小聯盟球場,因居住地緣關係大部分都在美西往返,偶爾和幾位東岸台將通電話,當然他們未必推心置腹,但對這一趟旅美打球之路,也有一肚子話要說,若以大聯盟為旅美的終點站,我就將抵達目的地的台將們排除,曝光一些「中途下車」的人,是什麼原因沒能繼續前進。

我們先瞭解30個球團的職棒體系,在過去除了不同等級的新人聯盟,力爭上游的旅途停靠站區分為短期1A、1A、高階1A、2A、3A,然後上大聯盟。那以一個從小接觸棒球、進校隊、斬獲地方乃至於州際、全國賽事獎項的傑出選手,有多大機會抵達大舞台?在美國屬百年運動的棒球,有清楚數據解釋。

棒球作家 Fred Owens收集一份2001年起MLB選秀名單,共有1萬7925個名字被球團看上,但不是全部簽約,有部分新人被選但拒絕報到,隔年或隔兩年又入選。所以,這不是指有1萬多人,因為有的重複入選,譬如旅美的手林家正就是其一,先後被西雅圖水手隊、亞利桑那響尾蛇隊看中,所以名字出現兩次。

名單中的1萬7925個名字,共有1萬1799個名字得到合約、比例65.87%。打到高階1A的有2094人,晉升至2A的有1587人,進入3A的有1496人,上大聯盟露臉含站穩位置的有1326人,佔1萬1799個名字的11.2%。簡言之,你得在1萬1千多位棒球好手排1300名,或者說每100位好手裡排前11名,才「有可能」踩到大聯盟球場的紅土,在上萬觀眾前揮棒、投球。

Fred Owens表示,首輪新秀進大聯盟的機會最大但非絕對,他們普遍拿到可觀的簽約金,用在聘請更好的教練、防護團隊,為自己做生涯投資。但是,歷史上同樣有過水貨狀元、榜眼或探花,在小聯盟修練之路鍛羽而歸,有的是「天花板到頂」、有的是傷勢影響,也有的是個人因素等等,一層又一層的小聯盟是近距離觀察好手是否真材實料、名副其實,也看能否發揮潛力,在農場開竅修成正果。

我在高階1A採訪時,與擔任小聯盟教練的Douglas Drabek談過此話題,他在1990年摘下國聯勝投王、賽揚獎,兒子Kyle Drabek也步上棒球之路,但成就不如老爸,大聯盟止步於2016年留下8勝15敗、防禦率5.26的成績。Douglas Deabek認為,小聯盟選手的打擊比投球容易看出端倪,揮棒有力量即可調整,但是投球更像「藝術」,有時候很難用特定方式教出好投手,但有許多可能性搞砸一位養成中的投手,如何評斷誰能上、誰不能上,除了一些天賦異稟的好手,Douglas Drabek認為是調整力強弱,有的人一點就通、有的人不知高潮為何物,差異此時分出高下。

我們再瞭解美國一個打棒球的孩子,被球探雷達鎖定的難度多高。專欄作家Jeremiah Stanghini撰文披露,高中校隊入選NCAA(美國大專聯盟)的機率只有5.6%,而一名在NCAA打校隊的球員,每100人大約只有7人會被MLB球團選中。所以,在進入農場系統後,我們旅美台將的同伴或競爭對手,已是全美出類拔萃的菁英,姑且不論他們上不上大聯盟,能進小聯盟打球就是肯定。

2001年獲科羅拉多洛磯隊、最高層級達3A,小聯盟足足打拼十年的羅錦龍,應該對這段旅美之路最有感。與他碰面時,已經是即將收拾行囊返台之際,羅錦龍臉上仍堆滿笑容,或者說是一種釋懷、一種解脫,因為農場之路沒有盡頭,只能等候教練通知,然後就是一個又一個球季的等待,你永遠無法預料自己能否穿上大聯盟制服、列入25人名單。

當被問到進階問題,羅錦龍淡淡的說:「應該是1%吧!我不覺得每100人有超過10人上去,因為競爭實在很激烈。」3A後沒上去原因很多,一種原因是球隊陣容不缺人,另一種是不符要求。不過,他並未對旅美之路失望,一路走來學到許許多多,還交了不少朋友,包括教會、寄宿家庭、隊友教練等,都在羅錦龍棒球路留下痕跡,成長的收穫亦讓他入選中華隊、並返台延伸選手生涯至2019年。

來美國一趟,沒有人不願拼一把,尤其面對親友期待,以及隱藏網上的酸民冷言冷語,讓台將們更努力證明。在水手隊農場奮鬥的陳敏賜,就是背負宿命的棒球人,在南加州沙漠小球場打拼,和隊友們擠小房間睡,先發日餐點是一條白吐司配礦泉水,箇中辛酸只有自己明白。他說:「球團選秀也會帶風向,有一陣子就偏愛拉丁美洲新人,為挪出位子就在小聯盟砍人,無關表現即使持續成長,仍可能被釋出,對明天人人沒把握。」最終,陳敏賜止步高階1A,期間曾扔出一場「准無安打比賽」,但未被球團留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