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4

剖析職棒新人進軍一軍舞台所需做足的準備與調整

在新人的養成階段會做哪些調整呢?青棒、成棒、職棒各個層級有所不同,每逢一個過渡,就要做好調整。 青棒階段呈現一種弱肉強食的景象,只有強者才能越級打怪。可是這些出眾的身體素質優勢到了職棒就不管用了,你必須找出新的方法且不斷調整,以適應強度更高的層級。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幾年來開放高中生選秀,開始有了選秀狀元的話題。以前的選秀狀元大多分為兩種:一種是在國外已經有了名氣的球員,儘管他們大多是被淘汰的,但是已經有了一定的實力和名氣;另外一種是國家隊的主力球員,但是這些業餘球員已經在業餘甲組棒球打滾多年,成熟度也不在話下。

 

而外國職業球隊淘汰回來的球員,本身已經接受了相當程度的農場訓練,如果本身俱有實力,幾乎馬上就可以成為即戰力,像是最近剛達成「千安百轟百盜」里程碑的陳鏞基;至於國家隊的主力球員,所需要的大概就只是長期比賽的調整經驗,例如「阿甘」蔡仲南。

現在的棒球環境跟以前已經不一樣了,隨著各級學校球隊的蓬勃發展,越來越多應屆畢業生投入選秀。這些小鮮肉的特色就是尚待琢磨的璞玉,跟那些已經打開知名度的球員做比較,他們擁有更大的潛力,或許未來性都會比他們還要高,但是不確定性也高。

 

其實台灣的高中生透過選秀投入職棒並不是這幾年才開始的,最早在台灣大聯盟已經做過了試驗,結果是以失敗收場,像是過去曾有位年輕投手一炮而紅,他是穀保的陳志誠。

 

陳志誠雖然僅有172公分高,但是他的球速卻可以逼近150公里,剛投入職棒那一年可以吃定很多球隊,不過到了隔一年就漸漸吃不開了。另外還有一位王玉鎮(王豐鑫),剛投入職棒時很威,但是也只威了一年。

至於在新人的養成階段會做哪些調整呢?青棒、成棒、職棒各個層級有所不同,每逢一個過渡,就要做好調整。青棒階段所面臨的對手大部分是先天條件和技術比較差的,呈現一種弱肉強食的景象,只有強者才能越級打怪。固然在學生時代可以吃定對方,可是這些出眾的身體素質優勢到了職棒就不管用了,你必須找出新的方法且不斷調整,以適應強度更高的層級。

 

我們經常說甲組有甲組的玩法,甲組的玩法有什麼不同呢?或是說職棒的玩法有何不同呢?首先來看力量,高中以前不宜做太多的重量訓練,但是到了打成棒以後,必須做重量訓練才能更上層樓。

 

由於重訓的增加輔以其他的訓練方式使得投手的球速越來越快,然而畢竟球速是天生的,還是會有個天花板,因此控球這一部分就成為必須加強的環節。不過除了控球需變得更穩定,同時還得找出幾種能夠制敵的球路,如果只有一招半式,年輕投手將很難找到立足之地。

 

因此這些高中投手在成為一軍戰力前會有一段調整期,在這段期間內,透過肌力的強化增加球速、穩定控球,並探索自身所屬的禦敵球路,因為這不僅能夠突破身體素質與技術上的極限,也得以因應整個漫長的球季,甚至免於受傷風險。

 

綜合上述,最終就是要找到屬於自己的「風格」。一個優秀的投手幾乎沒有複製而來,而我們可以看到有不少國家青棒隊的名投,到了成棒找不到自身風格,反而遭到殘酷的現實淘汰。

 

就像王建民,經過了長時間的歷練,球團準備要升他上大聯盟了;但在上大聯盟的前半年,投手教練Neil Allen再教了他一種新的球路,「讓他的直球會跑」,指的就是伸卡球,這也成為了王建民的風格。於是往後王建民的伸卡球在大聯盟大殺四方,奪得「台灣之光」的美名。後來王建民受傷,伸卡球的球威不復以往,改採以前拿手的滑球,只是就再也找不回昔日宰制大聯盟的身手。

另外職棒的投打對抗之間充滿了陷阱,新人打者除了要想辦法克服力量、速度更強大的投手,還需準備好面臨各種奇怪的球路以及打擊上的死角,這是因為到了職棒後,職業投手的控球相對穩定,並且還會出現各式各樣的奇怪角度,就算打到也打不出安打,要不然就落入別人的守備陷阱。

 

例如彭政閔在剛加入職棒的時候,並沒有跟同儕一樣馬上大紅大紫,反而調整了一段時間,才開始以他特殊的打擊風格站穩腳步。

那麼職棒和甲組有何不同呢?除了強度又更強以外,另外一個是長期密集的比賽。我們看到很多中職球員在一軍比賽中犯下了連少棒都不會犯的錯誤,這種錯誤並不見得是本身觀念和基礎不好,而是他面對更緊繃的比賽,更容易慌亂,所以必須仰賴大量的高張力比賽練習。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