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揚尼斯也來到冠軍和忠誠二選一的節點...

現在揚尼斯也來到這麼一個生涯的關鍵節點,他可以選擇留在密爾瓦基,但在這裡距離奧布萊恩金盃還太遠。如果他對於榮譽飢渴,理性和慾望最終會讓他走上和那些人同樣的道路。畢竟承擔「天命」也是身為超級球星的義務。

作者:Dext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Everyday Law

個人覺得比較精確的說,布雷獸跟播個登相比,後者是比較適合圍繞在字母身邊的球員。但以價值而言,2人在聯盟都只是合格先發的角色,當公鹿已經給布雷獸合約,要他們再給播個登合約就很難,只能說公鹿高層錯估2人在字母身邊的加乘效果了

S.Nash

作者在文中有概述〝不是每個人都有和庫里及喬丹一樣幸運的職業生涯,而揚尼斯的生涯經歷是一個更為坎坷的勒布朗,在2017年之前沒有人能想像他能達到這樣的水準〞。一支成功的球隊組成有球員、教練團、管理層,而公鹿隊至少缺兩樣。

Glacier1943

LBJ 和字母哥有一個決定性的不同, 當 LBJ 加入 NBA 就認定自己是要來當王的, 字母哥呢? 加入 NBA 是個驚喜, 所以要努力練球, 他永遠都當不了王, 頂多就是個二當家

境鏡靜

以字母哥現階段的技能包,真的不適合在季後賽焦土戰時那麼長時間的持球,組織,得分一手包.真的是需要一個可以掌控全場的人來持球組織代節奏.或許柏格登這部分的表現會比小雷獸跟希爾好,但他的能力也是有限,對公鹿有幫助,但不覺得能走得那麼遠.雖然沒留下他很傷,但如果真的留下,那對未來的薪資空間更傷.

字母哥也還不用急著決定啊,還有一年合約,而球團也表示會積極補強,就看補強後打出來的成績再來做決定即可.

以可以在每個年份都可以領到頂薪的明星球員來說,錢到後來真的沒那麼重要,而是榮譽決定一切,如果公鹿還是沒有辦法走的更遠,那繼續待下來,公鹿的補強只會越來越難了.

fb - 李維尼

然後快艇就沉了

在諾曼·鮑威爾(Norman Powell)那次可能追平的快攻上籃,被馬庫斯·斯馬特(Marcus Smart)給帽掉之後,去年打進東區決賽的兩支球隊都已經出局了。取而代之的是2010年之初那些年的復古對決——邁阿密熱火對戰波士頓塞爾提克。

波士頓在近四年內三度打進了東區決賽,而邁阿密在勒布朗走之後,在被掏空天賦的球隊中重建,他們在這六年內三次闖進季後賽、兩次打進第二輪,然後在今年找來了吉米·巴特勒(Jimmy Butler),並淘汰了聯盟龍頭,現在距離重返總冠軍賽只差四場勝利。

這說明了球隊經營的重要性,也可以說雖然球賽本身無法用科學的方式盡知結果,但一支球隊在該賽季能否成功,在賽季開始前就已經決定了70%了,剩下的就是執行層面和機運了。

這也是這個職業聯賽的超級球星會面臨的永恆困境。你的球技和身體天賦能幫你在場上大殺四方,但一筆糟糕的簽約對球隊競爭力造成的毀滅性傷害,卻不是在場上砍個5、60分就能解決的。

所以,當揚尼斯(Giannis Antetokounmpo)在周二晚上看著布雷索(Eric Bledsoe)和希爾(George Hill)在決定贏球或是回家的第五戰總計20投3中、讓公鹿隊輸掉這個賽季時——儘管他強調自己會留下——外界認為他將會在2021年成為自由球員前,好好的考慮是否要把巔峰留在密爾瓦基。

當2010年詹姆斯又一次輸給了賈奈特、皮爾斯及雷阿倫組成的三巨頭時,他發現自己被困在天賦稀缺的家鄉球隊裡,騎士在他身邊盡可能的安排了射手,但這也無法掩蓋球隊中除了他之外,星光最熾的居然是37歲的歐尼爾(Shaquille O'Neal)。

這一切都促成他最終決定在節目上殘忍的宣布自己要把天賦帶到南海岸。而當時國王不知道的是,這不僅成功扭轉了他的生涯,而且為未來的超級球星開闢了一條康莊大道。他們理解到自己巨大的影響力,因而不只是在場上支配球權,在場下他們也希望能插手決策,於是創造了一個經典的「1+1」合約,以此來保證每一季結束之後都擁有決策彈性和保有一張和球隊談判的王牌。

詹姆斯靠著這個全新的「球星自我品牌管理」方式,在2011-2018年期間沒有缺席過總冠軍賽,並最終拿下3座冠軍,包括在2016年擊敗73勝勇士;凱文·杜蘭特學習了他,並且將此發揚光大,他連兩年捧起奧布萊恩金盃,而且都獲選為FMVP;科懷·雷納德去年效仿了兩位前輩,他先為多倫多帶來隊史首冠,今年又主導了最強快艇的誕生。

如果把道德層面和籃球哲學方面的問題放在一邊,這套贏球模型無疑是有效的。球星透過這種方式逼使球團暫時不去想未來的經營,而是好好的把握眼前的機會,從而避免浪費他們有限的青春。

2014年總冠軍賽第五戰,勒布朗只打了半場就放棄了比賽,他在進行一種無聲抗議,雖然沒有消極比賽,但也沒有克盡全力在挽回敗局。你可以看得出他已經完全透支了,無論身心靈都是。當他正打出籃球生涯最巔峰的表現時,球隊卻仍還落後將近20分。從那一刻起,「決定2.0」就無法避免了。

 

沒人知道揚尼斯那天晚上坐在板凳區在想些什麼,事實上他應該要為這一季的失敗負上責任,因為他相隔了一季仍然沒想透怎麼在對方在關鍵時刻堵塞禁區時,要怎麼用自己的能力來贏球,這是公鹿今年所遇到的最大問題,而絕對不是角色球員發揮不理想。如果對熱火第一戰米德爾頓和洛培茲那樣手感爆棚的表現還不能代表給了足夠的幫助,那又有誰可以呢?

實際上他在記者會上也的確承認了這一點。但也對球隊未來的展望的訂下目標:「希望我們能從這裡吸取教訓,並成為一支更好的球隊……再打回來。希望我們未來多年能在密爾瓦基構造一種文化,那就是我們每年都能為爭奪總冠軍而競爭。」

對於一名有可能連兩年拿下年度MVP,並且寫下例行賽PER值歷史新高(31.86)的超級球星來說,在第二輪就被紳士橫掃無疑是生涯汙點。而且去年的暴龍和今年的熱火都證明他在關鍵時刻是可以被限制住的,他這一輪系列賽場均得分只有21分左右,這和他本季例行賽平均差了8分,效率更是大幅下滑。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