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6

曾經的MLB新星:Lyman Bostock謀殺案如何改變印第安納州的法律?

Lyman Bostock並不是美國大聯盟史上知名的選手之一,但今天介紹他的故事絕對歷史上數一數二悲慘的。或許是天妒英才,1978年Bostock從雙城轉戰加利福尼亞天使(洛杉磯天使前身)後,作為一名冉冉升起的大聯盟新星,生涯顛峰時期卻被一位忌妒他的人謀殺,只因為這位男子認為Bostock與他的妻子有染。

作者:辰海

請繼續往下閱讀

S.Nash

印第安那州改了沒關係,台灣還沒改。而且應該也不會改了。

辰海

台灣的「可教化」一直為人詬病呢

S.Nash

真好奇有沒有司法人員的親屬遇過這類事件? 他們還會堅持可教化嗎?

Lyman Bostock並不是美國大聯盟史上知名的選手之一,但今天介紹他的故事絕對是歷史上數一數二悲慘。或許是天妒英才,1978年Bostock從雙城轉戰加利福尼亞天使(洛杉磯天使前身)後,作為一名冉冉升起的大聯盟新星,生涯顛峰時期卻被一位忌妒他的人謀殺,只因為這位男子認為Bostock與他的妻子有染。

 

諷刺的是不到兩年內他就獲得自由,行走在廣大天空下,而Bostock卻再也沒有機會踏上大聯盟紅土上奔馳。此事件更讓印第安那州的法律從此改變。

 

以下內容取材自此外電並經過翻譯整理

 

Lyman Bostock是誰?

 

 

乘載來自Lyman Bostock Sr.,一位曾在黑人聯賽創下單季打擊率0.442,也就是他父親優異棒球基因,生涯中Lyman Bostock以basket catches聞名(手套張開對天空、如下方影片)。他曾在受訪時說:「我並不是想展示甚麼能力,這源自於小時候一個故事」。

 

他回憶道:「在我八歲時母親買給我人生第一個手套,但隔天就有人偷走它,我媽並不打算再買一個給我,但她一個同事送我一個二手手套。不幸的是這手套是給左撇子用專用,因此打開手套對著天空接球成為唯一一種接球方式,這逐漸成為我的習慣,直到現在仍然如此」。

 

 

1970年聖路易紅雀選中Bostock,但他決定就讀大學因此拒絕簽下合約,1972年選秀明尼蘇達雙城隊挑中他,這次他沒錯過在職棒發光發熱的機會,並在1975年4月8日迎來大聯盟首秀。

 

那天他選到2次保送、1安打且跑回3分。新人賽季共出賽98場,打擊率0.282,21支二壘安打與5支三壘安打。隔年第一個完整賽季,他的表現不止提升一個檔次,打擊率0.323在全美聯排名第四。

 

 

生涯第三個大聯盟賽季,他迎來前所未有的人生巔峰,打擊率0.336僅次於隊友Rod Carew,OPS+更來到144,也在那年MVP排行榜中排第27名,至於Carew當年則以0.388打擊率拿下MVP獎座。

 

依前三個賽季表現來看,Bostock未來似乎一片光明,他已經證明自己有在大聯盟生存、甚至取得成功所需的一切。

 

在1970年代後期,自由球員市場才剛開始活絡,對大部分人來說都有些陌生。而故事主角Bostock被視為歷史上最早的大咖自由球員之一,在雙城最後一個賽季年薪僅2萬美元,他在1978賽季與加利福尼亞天使簽訂一份六年價值230萬美元的合約,並立即捐贈1萬美元給伯明翰教堂。

 

 

賽季初Bostock表現相當掙扎,4月打擊率僅有0.147,如此糟糕的表現讓球迷失望自然不言而喻,連他自己也無法接受,甚至向天使總管提出希望能歸還自己的薪水,畢竟表現與身價完全不符。

 

當請求被拒絕後,他決定將自己4月份工資全數捐給慈善機構,並審查每一項申請機構的要求以及緣由再決定誰更需要幫助。

 

而後Bostock表現回溫,更在6月創下單月打擊率0.404,悲劇發生前他擁有全隊最高的0.296打擊率。

 

謀殺動機及經過—只因一個認識20分鐘的女人

 

1978年9月24日(台灣時間),Lyman Bostock隨球隊出征芝加哥白襪,那天他單場4-2並選到1保送。帶領球隊以5比4險勝白襪。比賽結束後他驅車前往印第安那州找叔叔Thomas Turner,一切都一如往常。

 

當年比賽BOX 圖片取自Baseball Reference
 

Thomas Turner那天舉行晚宴,飯後他和Bostock開車去朋友家,他朋友的姊姊Barbara Smith與丈夫Leonard Smith分居,經過短暫寒暄後,Turner同意讓他朋友和Barbara一同搭便車,由Turner負責開車,朋友坐副駕駛座,而Barbara和Bostock則坐在後座。

 

誰知道對Barbara出軌深信不疑的丈夫Leonard Smith正在門口等她,當Smith看見自己老婆坐在另一個男人旁邊時,他更加確信外遇屬實。他決定開車尾隨他們,並在一個紅燈時離開車走向他們,電光火石間Smith掏出一把散彈槍往後座開槍,想一槍帶走妻子的性命。

 

事與願違,這發子彈與Barbara擦肩而過,破碎的玻璃以及爆炸卻波及到Bostock,他的頭部右側鮮血直流,儘管盡速送醫,他仍在兩小時後與世長辭,得年27歲。只因為這認識20分鐘的女人。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