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6

《不死玫瑰:戴瑞克‧羅斯》─ 2010-11年的芝加哥公牛 真正的團隊就應該這樣

當湯姆.希伯杜(Tom Thibodeau)來到球隊,我第一次看到有教練用這種方式讓球員負起責任。他沒有一刻鬆懈。像我這樣一個不多話的球員─大家總是要我多講話,說這樣才能當一個領袖,但就像這本書一樣,我是那種直接秀給你看的人─我對此心懷感激,因為那能幫助我維持高水平。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死玫瑰:戴瑞克‧羅斯

戴瑞克‧羅斯、山姆‧史密斯 著 / 堡壘文化 出版 

 

(以下節錄自本書 p.167-176)

8.團隊

當湯姆.希伯杜(Tom Thibodeau)來到球隊,我第一次看到有教練用這種方式讓球員負起責任。他沒有一刻鬆懈。像我這樣一個不多話的球員─大家總是要我多講話,說這樣才能當一個領袖,但就像這本書一樣,我是那種直接秀給你看的人─我對此心懷感激,因為那能幫助我維持高水平。我不需要有人像個小管家一樣整天監控,但我給予尊重,因為他讓人感覺他比球員更愛籃球。

有趣的是,他一句話都不用說。當你在清晨五點半踏進球場,他已經在那等著。你會心想:「總教練那麼早來幹嘛啊?」當你練完球回家,過陣子覺得:「我應該回去再練投幾球。」於是你在晚上九點抵達球場,發現他還在那裡。隔天有比賽。你再次心想:「總教練待那麼晚幹嘛啊?練習不是七個小時前的事嗎?」他為球隊建立了骨幹。

我可以對他敞開心房。我們無所不談。他什麼都能跟我說,但到頭來也都在聊籃球。關於籃球,他對我毫無隱瞞。我記得那確實是風風火火的一年。每個人都很享受作客征戰的旅途。那一季的回憶是我會珍惜的事物之一。我們是聯盟最佳球隊,你知道這樣的一個球季能帶來多大影響。球迷跟著球隊到處跑,各種鐵粉行徑層出不窮。我們不只是一支球隊,也成了一種精神象徵。很酷的經驗,而且我們也打出漂亮的籃球。

希伯杜執教的第一個球季,我們拿到六十二勝,例行賽三度與邁阿密熱火交手,全都贏球。季後賽對上他們也很好玩。每一場的比分都很接近,壓低在八十分或九十分出頭,場場硬仗,全都拚到最後一刻才見分曉。例行賽第一次交手,勒布朗(LeBron James)缺陣,但韋德(Dwyane Wade)表現神勇。我跟韋德在最後兩分鐘你來我往。凱爾(Kyle Korver)的關鍵進球幫助我們拿下比賽。第二次交手,換羅爾(Luol Deng)發威─又是在落後的情況下投進幾顆關鍵球。第三度交手,我在比賽末段接連投籃得手,再次讓他們吞敗。

看到沒,我以前也是會投籃的,哈哈!很好玩,我們就是設法贏得比賽。感覺起來一切順利,沒有任何問題。我整季只缺陣一場,我記得好像是因為頸部僵硬吧。

我很愛那種氛圍。我們不只是強而已,彼此的關係夠好,場上可以有話直說。「聽好,剛剛那個人切入你應該補防。明明可以守到,你只是不夠積極。下次記得站好位置。」喬金(Joakim Noah)會直接飆罵髒話,提醒我注意。羅爾也會這樣。喬金、我,或者任何球員都可以用這種方式跟希伯杜教練說話。我覺得這讓我們更加團結,熱戰正酣的時候誰都可能情緒激動,沒有關係。真正的團隊就應該這樣,懂我意思嗎?

當某人無緣無故情緒激動,你可能會有點摸不著頭腦。當我們遇到這種時刻,就是簡單問一句:「好,所以接下來怎麼打?剛剛那球已經過去了,比賽結束再來討論。」

我們會先讓局面緩和下來。「接下來的戰術是這樣,我們在這裡設陷阱包夾他。」上了球場,希伯杜要每個球員負起責任。無論如何,不需要衝著隊友大呼小叫。

我們平常也會一起出去玩。在那支球隊,大家總是混在一起。更衣室裡發生過幾次口角,但每個人都明白對球隊來說什麼是最重要的。球迷跟媒體不了解球隊私下發生多少事,但如果你們真的是懂得彼此尊重的一支團隊,任何問題都能迎刃而解。有時候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希伯杜會氣喬金不按照戰術行動或是忘記要打什麼戰術。其實喬金常常這樣。他會不照教練的指示行動,有時帶來更好的結果。這是他的優點。但希伯杜必須掌控一切。所以就算結果是好的,他還是會找喬金開刀:「你他媽剛剛在搞什麼?」

喬金會回嘴:「去你的!」

然後希伯杜會嗆回去:「我才想說去你的!」

沒開玩笑,他們以前真的會這樣吵架,但沒有人反應過度。我們知道他們只是需要發洩一下,把怒氣排出體外。他們夠專業,可以吵完立刻開始研究比賽計畫。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