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8

《孩子精 媽媽驚:運動員兒子給校長媽媽的震撼教育》─ 大一休學中斷不合身的校園生活 是因為清楚自己想要什麼

大一除了體育系的必修課之外,我們會到學長姐實習的學校觀摩,通識課開了不少有關教學原理、班級經營的教育課程,雖然還沒有正式修教育學程,但也充滿了濃濃的儲備教師味。只是沒想到這些原本令我興奮的課程,卻成為我決定「登出」的起點!

請繼續往下閱讀

孩子精 媽媽驚:運動員兒子給校長媽媽的震撼教育

許元耕、林玫伶 著 / 國語日報 出版 

 

(以下節錄自本書 p.182-193)

想清楚再出發

(兒)不合身的校園

進入了大學,離開了球場,我猜媽媽心中肯定有一種「終於出運了」的喜悅,這個桀驁不馴的兒子總算「回歸正軌」。我就讀的是一所教育大學,選填志願時也經過思考,評估將來如果當上老師,可以在學校這個第一線盡點力,翻轉大家對運動員的刻板印象。我抱著這樣的期待入學,勾勒未來的藍圖。

大一除了體育系的必修課之外,我們會到學長姐實習的學校觀摩,通識課開了不少有關教學原理、班級經營的教育課程,雖然還沒有正式修教育學程,但也充滿了濃濃的儲備教師味。只是沒想到這些原本令我興奮的課程,卻成為我決定「登出」的起點!

課堂上有來自不同科系的同學,奇怪的是,許多老師總會在上課前特別點名「體育系」,預設體育系的學生問題多,然後用一種殺雞儆猴的口吻警告我們不要步上被當掉的後塵。我始終無法理解這些老師在公開場合貼標籤的目的,電影《葉問》中有句話說︰「我們習武之人中氣夠,說話比較大聲。」可是老師,「說話大聲,並不代表我們粗魯哇!」

幾次下來,不禁想起過去在高中體育班時,常覺得被老師當成「次等公民」看待,如果老師們當年都是在這樣的師培氛圍中養成,難怪對運動員會有偏見。

大一下學期,我和媽媽討論,是不是可以休學重考,選擇更適合的系所。我的語氣平靜、心中已有定見,媽媽忙於手邊工作並沒有正面回應,但我早已悄悄領了休學申請書……

(圖片來源:許元耕)

(媽)離開校園之後

從元耕考上大學算起,不過才過八個月,他就不想繼續讀了。

「有不愉快的事嗎?」我還停留在體表會疊羅漢成功演出的歡呼聲中,察覺不出同學相處有什麼異狀。

元耕說:「沒事,不要亂猜。」

他淡淡的說,系上開的課程不是他想要的,他想停下來,想清楚後再出發。我回想起在他高中即將畢業的階段,也說──給我一年想一想。好不容易「回心轉意」考上一所挺好的大學,現在我心想︰「怎麼又來了?」

「你可以一邊讀一邊想。」我說。

「不適合我,讀了就是浪費時間。」

我又提出各種方案,包括「跨校選修有興趣的課程」、「讀完一年再重考」、「申請轉學考」,但元耕的答案「以上皆非」。

我希望他再沉澱一下,暫時不討論這個議題;與此同時,我也試圖和系上的師長連繫,想了解發生了什麼事。

四月春假後,他就開始請假,沒多久就辦妥休學了,現下的局面是︰家裡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只有元耕一人在家。

「接下來有什麼規畫?」我強裝鎮靜的和元耕討論,事實上,我雖一直阻止休學的發生,但走到絕路時我也有轉彎的能耐。

元耕說,他想先去騎車,並且裝備相關的能力,多接觸不同領域的人與事,「再決定下一步。」

(圖片來源:許元耕)

我提出三個要求︰不可日夜顛倒、學好英語、當一項志工。元耕這次的答案終於「以上皆是」。

接下來的日子,元耕比讀大學還忙碌,有時清晨五點多出門去上課,有時埋頭撰寫單車器材測試報告,似乎不用擔心他變成「閒散人家」。我心裡知道,他也想透過這些行動,證明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

不過,他究竟何時要重返校園呢?我期待,但這次我等他。

 

肩膀不行,換運動

(兒)另一個運動世界

休學後,因先前肩膀受傷,不得不放下最愛的棒球,但過動的我仍忍不住尋找其他的運動出口,「自行車」成了我第一個選項。

一來高中時往返宿舍、學校間的通勤都是騎自行車,對這項運動有些熟悉;二來當時班上有位三項全能的國家隊選手,自行車環臺風又正盛行,於是就選擇了這項運動。

起初只是把自行車當作代步工具,遊覽一下沒到過的地方,「走路太慢,開車太快,騎自行車剛剛好」,這句話說得一點都沒錯,自行車座墊高度加上身體軀幹的視角,真的是只有騎士才能享受的專屬畫面。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