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9/18

讓ECW面臨滅團危機的「Mass Transit」流血事件(內含事發當時影片,請慎入)

在90年代改為「硬蕊」暴力風格,後來發展到成為足以與WWE或WCW匹敵的ECW,卻也有過一次差點連作風強悍的他們都沒辦法撐過去的事件,而這一切的起因,來自於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傢伙...

作者:橘子

自從1989年日本出現了第一個以「硬蕊(Hardcore)」賽事為賣點,這種專以幹架風格,且允許選手在比賽中使用各式工具、道具做為武器攻擊對手的團體「Frontier Martial-Arts Wrestling (簡稱:FMW)」出現之後,便在全世界掀起了一股硬蕊摔角風潮,接著在美國,也出現了一個專門以硬蕊賽事為主軸,最後更發展成足以與World Wrestling Entertainment (簡稱:WWE)、World Championship Wrestling (簡稱WCW)匹敵的團體,那就是傳說的─「Extreme Championship Wrestling」...E!C!W!

※ Mick Foley與傳奇選手Terry Funk在日本的死鬥堪稱經典:


在1993年,職業摔角界的經營鬼才Paul Heyman從Eastern Championship Wrestling的經營者Todd Gordon手上,拿下這個剛成立才將近一年的團體的經營權,並且重新改名為Extreme Championship Wrestling (簡稱:ECW),同時,也奠定了這個團體未來將走向極限、硬蕊風格的路線。

ECW初期在​Paul Heyman妥善的營運下,極端暴力的賽事風格,加上Tommy Dreamer、Rob Van Dam、Sabu、Sandman、Raven、Dudley Boyz...等擂台性格強烈的明星選手加持,讓ECW在1990年 代中期很快就能夠跨出美東,成為全美,甚至是世界知名的團體,不過也就在這個時候,發生了一件危及團體存亡的事件。

1996年11月23日,當時聲勢如日中天的ECW除了忙著要舉辦第一場付費收看大賽「Barely Legal」之外,一般的地方巡迴賽與宣傳一樣沒閒著,在當天晚上ECW的巡迴來到麻州的Revere,Paul Heyman原定安排了一場由Axl Rotten與D-Von Dudley,對上主打激進黑人幫派路線New Jack與Mustapha Saed,也就是惡名昭彰的「The Ganstas」,其初始成員還包括後來加入WWE的D'Lo Brown。

不過很不巧的,當天晚上Axl Rotten並沒有辦法準時趕到現場,當天團體內的選手又都已經排定比賽了,這個時候一名自稱擂台名叫做「Mass Transit (本名:Erich Kulas)」的當地選手來向​Paul Heyman毛遂自薦,表示他在傳奇選手Killer Kowalski的訓練,想要有能表現的機會,Killer Kowalski的道場以嚴格出名,他訓練出來的學生有Triple H、Perry Saturn、Chyna、A-Train、Kofi Kingston...等知名選手,聽到Mass Transit有這樣的資歷,而且他擁有158公斤的超「厚重」體型,加上時間緊迫,無法做更進一步的確認,​Paul Heyman就這樣讓Mass Transit頂替Axl Rotten上場。

當這場雙打賽事進行到一半的時候,D-Von Dudley在場外與Mustapha Saed展開亂鬥,場內的New Jack「遵從」他在賽前與Mass Transit的約定,要在比賽中刻意以道具來劃破他的額頭製造流血效果,不過Mass Transit恐怕不太清楚New Jack的作風,New Jack在比賽中是完全不會手下留情的,又或者是該說他毫無顧慮對手安全的職業道德,而一個菜鳥向New Jack主動要求要在比賽中出這樣的「鋒頭」,更等於是自殺行為,總之,Mass Transit這個時候後悔也來不急了...

New Jack當時以手術刀劃破Mass Transit的額頭來製造流血效果,不過這一割,卻割過頭了,當場割斷Mass Transit額頭的兩條動脈血管,讓Mass Transit的額頭成為人體噴泉,血是直接「噴」出來的(詳情請見下方影片)。

※Mass Transit流血事件:

流血不止的Mass Transit在此時依然受到The Ganstas的聯手攻擊,這時候Mass Transit的父親也在場邊,他開口喊了一句讓所有人都傻眼的話,他喊道:「快他○的敲鐘啊!他只有17歲!不要對他這麼狠!他只是個孩子啊!」

這句話一喊出來,讓Paul Heyman趕快派急救人員上場為Mass Transit包紮,這也才揭曉Mass Transit使用偽造的證件,也沒有接受過任何訓練,卻騙過所有人上場的真相。

經過緊急包紮後Mass Transit在醫護人員以及Tommy Dreamer的陪同之下被護送出場,不過Mass Transit依然對向他叫罵的觀眾比出中指,想要強調他是個「狠角色」的作風。

而在這次醜聞事件之後,ECW原定在1996年聖誕節前夕舉辦的第一場付費收看大賽「Barely Legal」被迫中止,先前投資、宣傳費用、場租,以及退票讓ECW在財務上面臨了重大的打擊,在Paul Heyman不斷向頻道業者懇求下,才讓這場大賽在1997年4月13日重新舉辦,但是這已經差點要讓ECW關門大吉了。

將近三年之後,Mass Transit的家人對 ECW,以及New Jack提出告訴,不過因為有證據指出當時要在比賽中流血是來自於Mass Transit自己的要求,而且是他自己使用偽造文件,與捏造的經歷騙過Paul Heyman,同時當天陪同他在現場的父親卻沒有阻止他這樣做,所以Mass Transit的家人並未如願的拿到賠償金。

New Jack在多年之後的訪問中被問到關於這件事的時候,他表示他對Mass Transit完全沒有任何歉意,並且希望Mass Transit「能在地獄中腐爛」,不過說來也諷刺,Mass Transit在2002年因胃繞道手術過世,得年22歲,一開始單純只想靠騙來換取在職業摔角界中一點名氣的他,應該沒想到他自己反而會成為摔角歷史中一個永遠不可能被抹滅的存在吧。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