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6

滯銷賽揚找回自我價值,Dallas Keuchel如何重返巔峰?

2015年賽揚得主Dallas Keuchel,在得獎後的生涯並不順遂。2018年球季結束後,Keuchel成為自由球員,此時他年正30,但卻乏人問津,一直拖到開季後的6月,Keuchel才簽下一年短約。今年,Keuchel獲得了白襪開出的長約,並投出6勝2敗,ERA僅1.99,彷彿重回賽揚那年的巔峰數據。這只是美麗的偶然,還是他找到辦法重回巔峰?

作者:亨力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代滾地球代表投手、2015年賽揚得主Dallas Keuchel,在得獎後的生涯並不順遂。

雖然幫助球隊拿下2017年世界冠軍,但是個人成績並沒有維持在顛峰,2018年球季結束後,Keuchel成為自由球員,此時他年正30,但卻乏人問津。

自由市場一波寒冬,就連巨星Machado、Harper都要開季前才簽約,Keuchel一直拖到開季都沒有球隊開出他想要的長約,一代賽揚落魄如此,不勝唏噓。

2019年6月,Keuchel才跟急需先發戰力的勇士隊簽下一年短約;那一年打完,Keuchel終於遇上等到他心中的理想合約了,白襪開出3+1的合約,前三年可以領到5400萬,第四年可以選擇2000萬的合約或150萬買斷。

2020的縮水賽季,Keuchel先發11場,6勝2敗,ERA僅1.99,彷彿重回賽揚那年的巔峰數據。

這只是美麗的偶然,還是他找到辦法重回巔峰?

影片分析:曾經落魄又再創顛峰,三名可能成為季後賽關鍵的球星!

圖片來源:NBC Sports

稀世滾地球左投Keuchel重返巔峰

說到滾地球投手,台灣球迷直覺反應一定是王建民,資深一點的球迷可能會想到Roy Halladay、Tim Hudson、Brandon Webb或Derek Lowe。

但是,隨著棒球觀念轉變,「三振」和「四縫線速球」成為顯學,以製造滾地球出局為主的投手逐漸變少,「滾地球投手」、「伸卡球投手」成了稀有種。

現役只有2人是正統的滾地球型先發投手,而且有資格稱為強投,一人是Marcus Stroman,另一人就是本文主角Dallad Keuchel。

如果寫一本「滾地球投手的歷史」的書,Dallas Keuchel一定會有很大的篇幅,因為他與其他滾地球投手有個巨大的差別:他是左撇子,一名左投!前面提到那些滾地球投手,全都是右投手!

滾地球投手通常是以二縫線速球或伸卡球讓右打者打出大量的滾地球,Halladay比較特別一點,沒有特別偏重伸卡球,卡特球使用量也很多。

特別說明,二縫線速球與伸卡球的變化軌跡方向類似,在各種數據庫都會歸類成同一種球路,Keuchel投的是二縫線速球。

以一般邏輯來說,右投手的二縫線/伸卡球會往右打者的內角下沉,右打者沒有掌握好的話,容易形成滾地球出局,右打者數量畢竟比較多,所以二縫線/伸卡球的右投,可以靠著這種方式在大聯盟生存。

那變化方向相反、往右打者外角下沉的左投手的二縫線/伸卡球,能不能一樣製造大量滾地球呢?

答案是每位左投手不同。2008年至今,右投手對右打者投二縫線/伸卡球,打進場內是滾地球的比例是38%,左投手只有16.6%,差了一倍有餘。

Kuechel就是其中最極端的特例,他生涯對右打投二縫線速球,打出去形成滾地球的比例是69.9%;順帶一提,對左打者投二縫線速球,打進場內是滾地球的比例是73.9%,相去不遠。

但是,Keuchel的二縫線速球對於左打和右打的壓制力不同,對右打的打擊率、長打率、加權上壘率wBOA都比較高。

所以,Keuchel勢必無法只依賴這顆二縫線速球,只投二縫線速球無法壓制那些頂級右打者,他必須比右撇子滾地球投手更多才多藝。

 

左撇子滾地球投手與右打者的戰爭

Keuchel在2012年首度登上大聯盟後,投球型態、配球有經過不少轉變。

2012年到16年以拿下賽揚的2015年為例,二縫線速球當然是最重要的球路,使用量50.3%,滑球則是重要的決勝球種,使用量達19.4%,在2好球的情況下會提升到33.1%,而2好球時投二縫線速球的比例下降到38.3%。

簡而言之,就是用二縫線速球搶好球,2好球之後會投比較多的滑球來製造三振,這套配球策略是不分對左打和對右打的,差別在於對右打有時會搭配變速球和四縫線速球。

Keuchel那時的二縫線速球均速超過90英里,控球精準、穩定,經常壓在右打者的外角邊緣,滑球均速是79.8英里,變化幅度很大,會掉到右打者的內角,揮空率高達41.8%。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