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塊最後的那次換人是明智選擇、但運氣不佳?還是聰明反被聰明誤?

普拉姆利這場比賽打不到10分鐘,如果不是因為穆雷蓋了那一球,縮短了最後一擊的時間,讓金塊誤以為湖人會強攻禁區,那他根本不會在這個時候上來。無論這一回合是誰犯了錯,很明白的是這一次換人導致他們出現溝通上的問題。

作者:Dext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fb - Tom Tom

感覺說的難聽(?一些,Plumlee這防守是可以進入Shaqtin a fool的,其實他要換防感覺也沒到正確的防守位置(站在LBJ斜後方),不過這不是第一次Plumlee防守大失常了(曾經推隊友去防外線結果對手一條龍殺到籃下),至少不該只是指著一個空檔的人叫別人去守,這樣只會讓對手知道誰有空檔XD,不過,換他上來真的算是Malone自己的問題了...希望金塊能不要放棄,這樣有更多比賽可以看XD

xo

D大好像比較少在單一場之後發表。

我個人看不懂的是Rondo似乎傳的稍淺,LBJ從頭到尾都沒動

siltechhsu

結果就在今天第三戰扎扎實實贏下來之後, 發現Plumlee好像連一分鐘都沒讓他上是嗎?馬龍在緊要關頭終於知道讓隊中最高薪的米爾薩普用經驗壓住陣腳了............

2013年總冠軍賽第六戰,馬刺在馬努·吉諾比利(Manu Ginobili)在比賽時間剩下28.2秒時兩罰一中,取得5分領先。這時在場邊的工作人員已經將獎盃給推出來,一向「很有球品」的邁阿密球迷此時已經開始退場。

下一個回合詹姆斯在弧頂孤注一擲的投三分,但沒有進。接下來戲劇性的一幕開始上演,先是鄧肯和雷納德為了搶籃板撞在了一起,膝蓋軟骨幾乎沒有的韋德跳得老高,球在空中像彈珠一樣的彈射了出去,並且不知怎麼的又回到了詹姆斯手中,這次他在左側四十五度角砍進三分。

之後,雷納德兩罰中一,查莫斯(Mario Chalmers)把球帶過中場,詹姆斯接球就投,未中;球神奇的掉到了兩秒前還在三分線外掩護的波許(Chris Bosh)手上,這時候在他眼前的隊友只剩下雷阿倫(Ray Allen),後者拿到球,然後做了一個他練習過上萬次的動作。退至三分線,然後跳起出手。

95:95平手,馬刺最終在搶七輸掉,不過實際上當那顆球入網時,所有人都已經了解到自己的命運。

馬刺在受到那致命的一擊後,並沒有垂頭喪氣,他們在延長賽率先進球;即使第六戰被逆轉輸掉,他們搶七還是在鄧肯帶領下打得很有競爭力,可是機會就是這樣,有時候不斷來敲門,有時候錯過了就是永別,你會把命運交到別人手上,得期望他們犯錯,而在高水平的競技當中,這有點不切實際。

實際上G6的最後一刻,馬努切入禁區,雷阿倫很有嫌疑的在把球打掉之前犯規了,但裁判並沒有響哨,那時候並沒有電視輔助判決。就這樣,聖城看著到手的奧布萊恩盃掉了出去。

第七場詹姆斯把他之前錯失的中投都投了進去,他們沒有一點機會。

 

事後回首這詭譎的大逆轉,人們把馬刺的這場慘痛失利,歸結於他們沒有保護好籃板球,接著又很自然的推論出這是因為馬刺在最後把鄧肯——整個系列賽最好的籃板手——給換了下去。

 

然而按照事實推論,熱火當時肯定會搶投三分,鄧肯如果那時候在場上,可能會變成對方利用的機會,而且就算他沒有下場,他似乎也會跟著波許來到外圍,並試圖封阻詹姆斯的投籃,而沒有辦法回到內線搶下那顆籃板。

 

鄧肯當時留在場上會比較好嗎?這是一個永遠也不會有答案的問題。

但是如果讓帕波維奇(Gregg Popovich)再選一次,他可能會改變自己的想法。

而在今年的西區決賽第二戰,金塊在最後20秒取得1分領先,之後穆雷(Jamal Murray)蓋掉丹尼·格林的投籃,時間只剩2秒。這時總教練麥可·馬龍(Michael Malone)選擇在最後一刻換下先發前鋒米爾塞普(Paul Milsap),讓211公分的普拉姆利(Mason Plumlee)上來保護籃框,他們顯然認為湖人在有限時間下,會選擇在靠近籃框的地方出手。

然而最終湖人打了一個他們練習很多次的戰術,詹姆斯和安東尼·戴維斯進行無球掩護,發球的朗多(Rajon Rondo)精準的一個彈跳將球送到四十五度角的戴維斯手上,約基奇(Nikola Jokic)很快意識到並且前來補防,但戴維斯已經瞄籃出手,比賽結束。

這一回合和2013年的相似之處在於:兩支領先的球隊都為了戰術上的考量,而把自己的主力換了下去,當然米爾塞普在球隊的重要性不能和鄧肯相比,但金塊在2017年用三年9000萬將其簽下,就是看中他在防守端的經驗。

而普拉姆利在最後也的確犯了一個錯誤,他選擇和格蘭特(Jerami Grant)一起去守到詹姆斯,從而給到戴維斯一個巨大的出手空檔,讓他能有機會投進這可能會決定系列賽勝負的一球。

 

誠然,湖人這個戰術就是為了最大化他們兩個球星的能力,如果當時普拉普利跟防上去了,那朗多就會發一個高球給在罰球線的詹姆斯,讓他一對一進行一次終結,在那個距離皇帝能用許多開闊的方式終結比賽,他可以選擇輕鬆上籃如:2013年東決;或是轉身跳投:就像2018年對灰狼的那場比賽一樣。

也正是因為如此,格蘭特在球發進來之前就有和普拉姆利進行溝通,或許他要求後者幫他夾擊詹姆斯,或著是換防,這我們已經不得而知。但是,很顯然他們最終發生了失誤,詹姆斯最終並沒有真正的幫戴維斯進行掩護,但普拉姆利仍然前往罰球線,變成了局部二守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