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3

[WIT] 九月份文生大叔信箱 – 猿夢、小房間、王維中 2020週記之39

這個月的信箱因為猴子聯盟而延期一週至今,大家的問題也大多延續著猿夢這個主題,以及對裁判和聯盟的質疑;富邦悍將隊的過去和味全龍隊的未來,也是球迷關心的重點。

作者:文生大叔

請繼續往下閱讀

Hendry

依照9/22龍貓沒執行任何電視輔助判決這點來看,樂天或許想要低調些,或許再一週大家就會把目光放在天王山,沒什麼比季後賽更重要的事了。

只要百大經理人不要再出來嘴。

SAM803

不會阿 還有噁心的新嗆司曲,想要求人不要玩諧音梗酸你,偏偏自己的球隊用髒話諧音梗對在場的球迷公然猥褻...好個站在道德制高點的球隊...我可以不代表你行的意思?

fb - 張威廷

@SM803
有時真不知阿誠腦袋在想什麼,那個超級霸一來超級難聽(猿迷也沒啥人挺),聽了我都尷尬。二來也是上次被鞭過的點,不知道他到底為什麼要繼續放這首歌...ZZ

fb - 張威廷

這首歌的尷尬程度跟他訪問球員的樣子差不多,用個比較好的類比就是爪台的hank。

SAM803

@fb - 張威廷 還是不一樣,hank其實只是爪的企劃人員,並不是應援團的,爪沒有請專職的主播,叫一個非專業主播上,我爪知道情況的真的不會計較太多,是其他隊球迷酸而已,他是真的完全可以嗆那些酸他的人"你行你上阿",但阿誠不一樣,他都幾年了...還是那副死樣子...

fb - 張威廷

@SAM803
他的問題就是他應該是主播不是球迷...
別隊打全壘打(不只猿),跟死人一樣。聽了我不爪迷都氣,可以不要這麼沒志氣嗎...相信自己球隊是有多難。

他跟他阿誠都一樣啦,以前lamigo出那種超78還可以理解事小球團要話題。現在都改樂天了,還在那邊超78看了我也覺得很78。
阿中信明明這麼有錢,請個會點的主播會怎樣喔...fox快倒了,去接收幾個主播好了。聽hank是播是連敵隊都會生氣那種,軟趴趴的,沒志氣。

SAM803

@fb - 張威廷 ㄟ 事實上...他就只是兄弟的職員而已,而不是主播...必須要認知到這一點,他薪水並不是付給他當主播的...

但阿誠卻是球對付錢請他當應援團長,怎麼可以用一個代班的非專職人員跟一個領這個當薪水的人比?

SAM803

@fb - 張威廷 而且,說真的,我自己看球是不太聽主播在說什麼啦,所以,我自己不介意他沒聲音,甚至整場都沒聲音只有現場聲我也沒差,畢竟看了31年中職了,不用解說我也都看得懂 XD

Hendry

事後有看到超級霸應援曲了,噁心
但副領隊是有回覆不會再用了,再觀察一下

裕安

@Hendry 不過我覺得這已經是慣犯 如果聯盟或社會人士不出手 相信哪天還是會繼續搞 也許抵制樂天和達x集團是不錯的方式?

文生大叔

其實臺灣的職棒球迷真的不夠力道喊什麼抵制,基本盤真的太少,對球團是產生不了任何影響的。

一貫三

2005的興農牛......,如果誠泰不是遇上他們該有多好

佳偉

那一年的誠泰很強,隊服很好看..........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文生大叔

那一整年的誠泰,真是很可敬的對手。

MrBigRyan

其實有關挑戰, 我真心想建議 1+1 的機制
第一次挑戰成功才有第二次

不然我看每一隊都是 反正不用白不用
個人覺得一來或許可以因為 挑戰得更謹慎 次數降低而減少爭議
二來比賽節奏不會被打亂

文生大叔

其實規則需要的是確實執行,而不是滾動式的修訂。

MrBigRyan

當然
兩者並不衝突

fb - 張威廷

忘記之前看誰的報導,中職的錢現在是跟四隊要?
然後裁判又屬於中職的。這樣說四隊都沒有在為裁判的養成用心嗎?
說真的,扣除心因性的不滿,中職裁判我覺得有進步。例如好球帶,雖然還是有幾位(ex:尤先生),但也有幾位裁判的好球帶幾乎跟電子好球帶一致,很值得嘉許了。希望可以放更多資源在裁判養成上吧,不然永遠就是必須看這些人。

文生大叔

聯盟經費確實是球團提供沒錯,而裁判培訓真的是聯盟必須要投資的一塊,除了培育新血之外,現有裁判的待遇要向上提升,才能吸引更多人投入這塊領域,為現有裁判帶來競爭。

Clyde ITOI

Uncle Vincent, 謝謝您的回應。非常同意您所說,“第一年的味全龍隊,只要不墊底就是及格,只要能進入前段班就是勝利。”,且看明年的味全龍隊如何好好地在被電中學習成長吧 !!

文生大叔

加油!

SS23

有機會去聽一下曾文誠的Podcast:台北市立棒球場,那時候「聯盟是兄弟的…」言論彌漫在其他三隊,象迷的「氣勢」可沒在跟非同溫層的客氣。
不是說那時候是對的,只是突顯十年河東的變化…

文生大叔

我經歷過那個年代,我懂的;不要說市立棒球場,即使是後來有了天母有了新莊有了洲際,黃色大軍的氣勢也從未削減過,CPBL的B是Brother啊~

Rice

聯盟是兄弟的 這句話從成立前就有人說過
實際上當年的背景 有一說就是 因為兄弟贏球票房會好
早期的票房是主客隊會分成的
所以你好我好大家好

話說回來 比賽如果一直給人感覺"有偏袒"
或是關鍵時候"某隊得利"
這樣的聯盟 大概就是這樣啦
很不幸的 三十年了還在草創

文生大叔

@Rice

有人整天把貞操不容質疑掛在嘴邊,但如果皇后根本就是個蕩婦呢?

Rice

@文生大叔 哈哈哈

裕安

我覺得人類是一個很健忘的動物 今年某隊搞了這麼多風波 但卻沒有知名人士敢開第一槍說 我要抵制某隊 別說某隊 其他三隊也不是如此完美
如果有人開槍 相信這股力量會讓球團知難而退 甚至於被逼到退出 但正因為人類的無知與健忘 讓這些球團可以食髓知味 四隊幾乎都風波不斷 不管是球團 行政 球員 甚至於球迷和啦啦隊 一個愛搞低級應援 一個內鬥霸凌 一個酒駕容忍 一個球迷三字經 這四隊都有各自爭議 球團和聯盟也就吃定球迷不敢抵制 所以繼續為所欲為
或許 這四隊繼續年年搞爭議 會不會搞到最後 真正落實抵制的是部分家長 但大多數球迷繼續醉生夢死 跟著球團一起沉淪?

文生大叔

中華職棒這麼多年以來,球迷喊過幾次抵制了?有哪一次成功帶來改變的?我們不需要自我膨脹,臺灣球迷有很多力量可以發聲,但抵制絕對是最困難、也最難產生效果的一種。

裕安

剛好相反 關於球迷很多力量可以發聲是見仁見智 但是若要達到實質效果 經濟制裁是最有效的結果 而抵制球團和母公司 剛好可以達到實質懲罰球團之目的 抵制 可以是球迷發動 效果不會這麼好 也可以是球迷以外的名望人士發動 效果會高於單純球迷發動 做了 也許不見得有效 但不做 絕對不會有效 球團和聯盟也吃定球迷而絕對不會改變

文生大叔

@裕安

好好做做數學,你太高估臺灣球迷的制裁決心和經濟力量了;不需要唱這種高調,哪位你設想的『名望人士』會發動這種行為?

裕安

@文生大叔 所以我才說不期待球迷會做 因為球迷自己也曾經是 或現在始終都是共犯結構之一 真正會做的 是過去不看 現在不看 以後也不會看的外人 但也要想想 如果這可以成為不用抵制的理由 那某隊的領隊 明年繼續會搞這種尺度邊緣的事 某隊繼續放任球迷三字經 然後外人只會想 這個聯盟都在教壞小孩

裕安

要終結某隊的是件很簡單 那就是有人發起抵制運動 從抵制入場 到抵制前後兩個東家的所有商品全部拒用 看看某個百大經理人和球團 會不會因為營收下降而被迫改變 若不改變 則抵制就一路持續到轉賣或解散為止

文生大叔

既然這件事對你這麼重要,那我也認真回答三次好了,你有沒有想過如果真的要抵制,你要怎麼開始去做?

裕安

簡單回答:拒絕進場 拒買前後母公司和相關企業任何商品 直到轉賣 或解散 或被法律制裁為止 當然這是最後不得已的最終辦法 如果中間球團誠心做出處置 例如自己轉賣 或開除當事人 那再考慮看看 對球迷而言拒絕進場比較難 但非球迷至少可以去呼籲和執行拒絕進場的行為

文生大叔

@裕安

你有這麼強的決心和自信,我很替你感到高興,不要說這是什麼最終辦法了,這個辦法你連推都推不起來;有些時候我們並不是要強迫自己和現實妥協,而是當力量差距太大,無法帶來實質影響時,這樣的努力是徒勞無功也毫無意義的。

裕安

@文生大叔 當然 我不是沒想過其他方式 但抵制是唯一方式
當然 由我來發動當然幾乎沒什麼影響力 所以才看看外面有沒有人來發動 當然 抵制是自由的 本來對中職沒好感的 自然而然就會抵制 而且抵制的目標不是只有一隊 是全部的五支隊伍 君不見有些家長真的就完全不帶孩子進入全部的棒球場 他們當然也知道抵制無法馬上帶來實質影響 但它們還是做了 堅信總有一天會成功 對它們而言做了不見得會成功 但不做永遠不會成功 而五隊的爭議也將一路持續下去 一隊繼續搞尺度邊緣 一隊繼續看著球迷三字經 一隊黑心油事件如影隨形 一隊容忍酒駕仔 一隊始終有內鬨陰影 加上整個聯盟的裁判判決不公爭議 我不太相信全國人民可以對這麼多事件事而不見 在強調一次 我不見得會抵制 畢竟最愛的還是中職 但其他外人要突襲 那就不要怪它們無情

裕安

當然 如果聯盟或某隊乾脆一不做二不休 直接規定未來所有比賽 未滿六歲或學齡前嬰幼兒 一律禁止入場 我不但會非常歡迎 而且我就會認為它們的爭議不再構成抵制條件 既然他們想放棄家庭客 就放棄得徹底一點 最好其他隊伍都跟進 不讓學齡前嬰幼兒入場 我就會暫時擱置對這議題的批評 並肯定這些球隊有自知之明 不讓學齡前嬰幼兒入場是絕對正確的決定 大人進場 甚至青少年 兒童進場OK 但嬰幼兒帶進場除了有安全疑慮外 它們會被做什麼? 跟著球迷講三字經? 學球員的衝突? 跟著球團惹爭議? 跟著成年球迷一起不良行為? 教壞小孩的環境 本來就不應該帶嬰幼兒入場 寧可送他們到幼兒園去和同齡的小孩學習互動 也不要在一個充滿陌生成年人的環境 近朱者赤 近墨者黑

Rice

起死回生的球隊
最有名的應該是NFL的 Browns and Colts
原先的Colts在1984年 從巴爾帝摩偷偷摸摸的用了的Mayflower transit搬家去了印地拿波里斯
然後隔了很久到了1995 克里夫蘭布朗又整隊搬去巴爾蒂摩
好啦 官司就開始了
1984年巴爾帝摩的官司後來在1986和解 條件就是巴爾帝摩撤銷所有對球隊的告訴 換取未來NFL在巴爾帝摩的球隊
1995的官司 則是 搬去巴爾帝摩的Browns要改名
然後原本Browns的隊名 歷史 與紀錄 通通留在後來會成立的球隊上面
恩 所以說 相隔了四年 1999新的Browns就復活了
不過 紀錄上是有連續 這點可能跟味全不太一樣

文生大叔

延續到現在,舊的布朗搬去巴爾蒂摩變成Ravens,連超級盃冠軍都拿到了,在克里夫蘭園地無中生有起死回生的布朗隊,反而從復活之後就一直像是個被詛咒了的爛隊,第一指名選秀一個接著一個爆,永遠都在重建。

Rice

克里夫蘭的職業球隊阿
我印象最深的 就是小時候 曲自立在運動周刊(還是運動世界)雜誌上 某次介紹克里夫蘭騎士隊
他用了 克裡腐爛隊
那是1980初期的事情
沒想到如今棒球籃球都打到總冠軍了
這美式足球阿~~~80年代還是很強的
到了90以後 就只有打入季後賽兩次
真是爛到不行

話說回來 說Browns
就要說個很有名的球員 Ernie Davis
他是1962年第一輪第一順位選到的球員
原本是由華府紅人隊選上
紅人當時的老闆喬治馬歇爾是個種族歧視的老闆
因此交易給克里夫蘭
Ernie是雪城大學畢業 最佳跑鋒(那年代跑鋒比現在重要多了)
沒想到 開季之前給診斷出白血病
然後1963年就過世了
他的球隊把背號45號永久欠番 (大學的44也是)
另外 2008年上映的電影 The Express 就是在說他的故事
挺值得看的電影

文生大叔

@Rice

騎士隊到了80年代末期其實已經成為東區值得敬畏的一支強隊,Mark Price, Brad Daugherty, Larry Nance, 還有Ron Harper,只可惜他們前有波士頓、底特律,後期又有Jordan領軍的芝加哥,所以註定只能陪榜。

The Express好看。

這個月的信箱因為猴子聯盟而延期一週至今,大家的問題也大多延續著猿夢這個主題,以及對裁判和聯盟的質疑;富邦悍將隊的過去和味全龍隊的未來,也是球迷關心的重點。

盡量簡單,努力不囉嗦,WIT就是每個星期的What I Think,但這是九月份的文生大叔信箱。

Facebook @Brotherelephants

王宇威
大叔您好,我覺得最近這個所謂猿夢聯盟的說法實在已經太超過了,我不認為聯盟對桃猿有任何的偏袒,就算有,這難道是我們桃猿隊的錯嗎?我們做了什麼?聯盟為什麼無緣無故要偏袒我們?這對那些一樣努力的桃猿隊球員來說難道公平嗎?曾總為球員爭取權益又犯了什麼天條?需要這樣被汙衊嗎?聯盟裁判有種就任爭執法啊!就是因為裁判執法能力不及格,才會一直遭到挑戰逆轉,明明就是裁判水準該被提升,為什麼要怪罪我們桃猿隊?

你的問題有點多,我決定全部一起回答,其實如果把來信中所有的『桃猿』都遮起來,我會以為你是個象迷/兄弟迷,因為過去的數不清多年以來,象迷和兄弟迷就一直是這付口吻,你猿迷現在要來指天指地喊冤枉,我想你還要多練練。
過去的兄弟象隊和現在的中信兄弟隊都曾經是裁判誤判的得利者,而且我相信他們的球迷心裡也對『聯盟是黃色的』這句明明是酸人的話感到得意洋洋;但這幾年所謂的『猿夢』早就惹過了統一7-ELEVEn獅隊,後來也弄到了富邦悍將隊,但是聯盟有理會過劉育辰的抗議、有因為富邦不滿而開記者會嗎?當然沒有,直到這次猿夢發到了中信身上。
我同意不能只怪桃猿隊,我也願意接受說只是剛好難免就這麼湊巧,這幾次誤判改判和不小心沒判,得利的似乎都是桃猿隊,但是如果你要我接受說這些真的都是巧合,那就麻煩也請你接受其他各隊球迷的情緒,沒有人要特別針對猿隊,大家要針對的是因為誤判而得利的那一隊,而那一隊就剛好難免就這麼湊巧偏偏都是你猿隊。

 

運動視界圖輯

Jamie Paulino
關於聯盟裁判偏袒樂天的問題,我想會繼續爭論很久,但是我想請教一下關於聯盟裁判的問題,據我所知他們都有在季後進修,聯盟似乎也有舉辦過外籍裁判的講習課程,但為什麼這些年來總覺得中職裁判的水準一直沒有提升?這幾年連外籍裁判都不請了,這是一件好事嗎?謝謝。

上一個問題也提到裁判,所以我在這邊一起回答,臺灣的各行各業,不光只是棒球界,普遍有一種『外國來的又沒有比較厲害』的想法,這未必是錯,但是我們不該因為這樣就完全放棄向外求助,而不去努力提升自己的能力;很不幸的是這種想法到了棒球界,卻進化成了『一定是在外國混不下去了,才會來臺灣』,這種態度是每一位旅外球員回到臺灣時必須面臨過的尷尬,廣義的說,也阻礙了臺灣棒球界真心誠意地與外交流。
我同意外籍裁判未必就真的比較厲害,也同意外籍裁判當然也會誤判,但是因為這樣就不請外籍裁判來臺灣,會不會矯枉過正了?這些年來我們看過太多表現不符預期的洋將,還有更多教學內容不符需求或是適應不良的外籍教練,中華職棒的球團有因為這樣就停止找外籍教練和選手來臺灣嗎?當然沒有,因為球團都知道他們需要不同的聲音,也需要不同的觀點來給本土教練和選手帶來挑戰,而洋將更是球隊戰績的關鍵,表現不好的就換掉,裁判也應該這樣。
中華職棒大聯盟的裁判們需要被刺激,更需要被換血,我建議聯盟投資邀請最少兩位外籍裁判常駐臺灣;一位在二軍固定舉辦講習課程,為年輕資淺的裁判們建立起一套完整的培訓系統,也為每次比賽中的執法在賽後做出檢討,另一位在一軍搭配聯盟資深的裁判組長,為每場比賽的裁判表現做出評鑑,如有必要就可以在一二軍間為裁判們做出升降調整,和球員一樣。
球員和教練有獎懲升降,裁判也是一樣,這個制度不是為了處罰任何人,而是為了獎勵那些認真負責,把自己的工作當一回事的人;還有,外籍裁判可以加入輪值的審判委員和待命裁判,一同負責現場『小房間』裡重播輔助判決的工作,這樣就不必再麻煩勞苦功高但與裁判事務完全無關的場務主管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