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文誠專欄】職棒教頭列傳 ─ 西服和球服間擺盪的人生 趙士強

如果當年的他,一路筆直地走在棒球這條路上,那麼是不是有更多球迷聽過這個名字、記得這個人?李國修說「人的一生做好一件事就功能圓滿」,這句話我一直拿來當座右銘,但是不是有可能是這樣子?其實你能不能從一而終做好一件事,不是你自己能決定?例如趙士強的棒球人生。

作者:曾文誠

請繼續往下閱讀

「沒有遺憾就不是真實人生!」

十年前的某天,我記得很清楚,在辦公室聊到中華隊的第四棒,然後我說出了個名字「趙士強」,年輕同事一臉黑人問號的樣子嚇到我了,怎麼可能沒有聽過這個名字,雖然我想安慰自己說至少他們沒講「演水果奶奶那個嗎?」但大家都是喜歡體育才進來這公司,怎麼會對此名陌生,不可思議。就像二十餘年後,如果有人提及陳金鋒,有人不知道這是誰一樣,很難想像吧?

圖片來源:「中華職棒元年回顧展」臉書專頁提供

拿陳金鋒比趙士強肯定有人不認同,但對我們那一代的球迷而言,趙士強就是中華隊四棒的代表,就是那個年代的「陳金鋒」啊!

如今我置身於趙士強不算小的辦公室內,眼裡看著他,心裡有不少畫面閃過,我總會這麼想,如果當年的他,一路筆直地走在棒球這條路上,那麼是不是有更多球迷聽過這個名字、記得這個人?李國修說「人的一生做好一件事就功能圓滿」,這句話我一直拿來當座右銘,但是不是有可能是這樣子?其實你能不能從一而終做好一件事,不是你自己能決定?例如趙士強的棒球人生。

「職業棒球雜誌」目前發行462期,是國內最長壽的運動刊物,遠在三十一年前創刊時,為了慎重起見,我們先後做了兩次試刊,其中一期的封面人物是四隊的總教練,上頭分別是兄弟象的曾紀恩、三商虎的林信彰、統一獅的鄭昆吉,還有,味全龍的趙士強,是的,趙士強是味全龍的職棒創始總教練,如果不是那次意外的話。

《職業棒球雜誌》試刊號封面
圖片來源:「中華職棒元年回顧展」臉書專頁提供

會找趙士強擔任龍隊總教練是合理的,儘管他不到三十歲。但業餘時代他就有帶味全的經驗,且陣中的選手年齡也和他相近,大家相處像哥們,所以「順理成章」四個字用在趙士強和味全龍隊總教練位置很貼切。因此從籌備期趙士強就和其他三隊總教練一起,為了即將到來的職棒賽事備戰著,這包括四人一起到琉球中日龍隊受訓、一起參與破天荒的洋將選秀。

回憶過往,趙士強的笑容很像回想起大學裡那些好玩的生活片段,他說在琉球時,一開始他和教官曾紀恩住同一間房,曾教官是標準的軍人作息,每天早上四點就叫他起床,搞得他累死了。還有關起門來的洋將選秀,他不和其他三隊爭那些熱門人選,而是一口氣填了史東、賈西、馬斯和麥克四個名字,後來的發展,趙士強對他選人的眼光與策略頗為自豪。

但看起來順順利利的一切,被一場病奪走了。

1990年3月要開打的職業棒球賽,沒想到趙士強在2月間卻因健康因素躺進了醫院。關於這一段我記憶很清楚。那時味全真的叫做「群龍無首」,每天練球就由管理張適閔帶著球隊到處找場地到處練球,那時我到台北田徑場(還不是棒球場)看他們訓練,我心裡想這是要怎麼跟人家比賽啊?最後總算在臨開打前解決了問題,找來了老教練宋宦勳來帶,最後實際操兵的是下半季加入的徐生明,而掛名投手教練的徐生明,也因為帶著球隊拿下總冠軍,隔年成為名副其實的教頭。

對趙士強而言,就因為一場突來的病,讓他和總教練一職漸行漸遠。那時我們常有機會在場邊看味全龍比賽,雖然我不主跑龍隊新聞,但就是很有機會和他一起看比賽。有一次在高雄立德球場,球場兩邊各有個選手和工作人員的出入口,我們就拿個小板凳坐在一壘側的入口處,他眼睛一直盯著比賽進行,我有讀出他臉上的落寞與不甘嗎?沒有。年輕的我只知道中華隊的偶像就坐在旁邊,已經很不真實了,哪來的敏感度去觀察什麼?但趙士強倒是和我分享他的棒球觀念,棒次安排,得分機率等,這算是一種當不成總教練後的心理反射嗎?如今的我解讀,是吧!

這不是趙士強棒球人生的首次遺憾,1984年原本受到紅人隊青睞的趙士強,在那年奧運居然淒慘地16個打數只擠出1安打,這位前一年才用再見全壘打將中華隊打進洛杉磯奧運的英雄,此時連狗熊都不如,旅美也因此夢碎,趙士強曾透露如果當年一切順利踏上旅美之路,他有自信至少可以打到3A,3A?那接著不就是大聯盟了,那第一位上到這棒球最高殿堂的台灣選手不就不會是陳金鋒,而是趙士強?如果連我都這麼想,那麼當事者趙士強難道不會,午夜夢迴究意是什麼樣的心情?這是什麼樣的遺憾?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