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9/26

世界最高排名女單20強白馭珀:累積失敗的經驗值,讓我更接近成功

「成績固然重要、但過程與經歷才能真的使我成長。」白馭珀走過受傷開刀,挺過奧運失利跟大學兩年沒成績的低潮,在這起起伏伏的生命道路上,前有球后,後有追兵,卻讓她磨練出獨立思考、敏感性高、主動學習的個性;白馭珀以過往的失敗經歷為借鏡,從中獲得谷底躍起的巨大能量,往她想要的目標持續前進。

作者:曾荃鈺

林育呈

原來是因為這句話,「生命是在前瞻中展開,卻只能在回顧中領悟」,所以老師才會要我們回顧我們以前,我覺得我當時回顧最有用的事,我看到我很失落很難過,但我依然挺過來了,即便我現在傷還沒恢復,都是有我現在這群隊友,像家人一樣的隊友,我一定可以很快的恢復,並且繼續跟著他們正常練習。

曾荃鈺

回顧的力量很大!!也是很重要的前進的動力~~你一定可以快快恢復,回到場上的!!!

173公分高挑身材,談吐有禮,帥氣有型,她是世界羽球女單最佳排名第20名,兩屆亞運國手白馭珀。9月底受中華奧會邀請,走入校園分享奧林匹克精神與運動員生命故事,面對首場400位中興高中高三生,她站上舞台毫無懼色,言談間展現大將之風,也讓我有幸近距離觀察,是什麼造就了這位優秀的女性運動員。

世界羽球女單前30強白馭珀:累積失敗的經驗值,讓我更接近成功
世界羽球女單最佳排名第20名白馭珀(圖左)與中華奧會教育委員曾荃鈺受邀到南投中興高中分享運動員的生命故事。

有一個愛我的姐姐,才能讓我義無反顧的往前進

白馭珀與姐姐白驍馬兩人相差五歲,能有機會一起站上亞運舞台的親姊妹,是台灣少有的。白馭珀說:「有一個愛我的姐姐,才能讓我義無反顧的往前進。」她這句話說得很真,演講中只要談到過去印象深刻的故事,多是與她的家人、姊姊有關,現在回想起來,舞台上的她依然燦笑。

請繼續往下閱讀

「姊姊是我的目標,她也幫我打開了眼界,雖然小時候媽媽比較疼我,跟姊姊差距5歲在學校沒有遇到,但是是她帶領我前進,也幫助我更進步。」白馭珀感性的說,與家人擁有良好的親密關係,是白馭珀能在場上義無反顧廝殺的動力。

白馭珀與白驍馬姊妹倆,一起站上亞運的舞台,是台灣少有
白馭珀與白驍馬兩姊妹一起站上亞運的舞台,是台灣體育圈少有的優秀國家隊隊員。(照片取自中華奧會)

擁抱幸福的依賴,讓我堅持到現在

20世紀的社會心理學有一個很重要的理論叫做「依附理論」(Attachment Theory),是指人在面對不安、壓力或是不穩定的焦慮情緒時,會去依賴身邊的重要他人,期望可以得到支持、理解自己、維持自尊,讓我們的內在可以維持自我運作,得到力量後再重新面對壓力,而這種「依附關係」是無法用金錢、用食物換取,因為它們遠比物質更珍貴。

運動員在場上也是,白馭珀時常要到國際上爭取名次與排名成績,若以去年2019年為例,一年要飛大約40次,征戰亞洲、歐洲、美洲拚積分,一年的賽事訓練開銷近千萬,面對這些國際移動與眾人的期待,再冷靜的人都會感受到巨大的壓力,這時,如果可以有一位懂你的人,聽你訴說,幫你更進步,而且又剛好是自己親姐姐的話,那真是再幸福不過了;也因為知道最終有一個接納自己的家人在一旁,才能義無反顧的讓自己去闖、去拚、去進步。

世界羽球女單前30強白馭珀:累積失敗的經驗值,讓我更接近成功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有球后,後有追兵,讓我更積極更想達成目標

在台灣,講到女子羽球單打,大家想到的都是世界第一的球后戴資穎,但台灣女單第二,最高世界排名第20名的白馭珀,卻常常被媒體遺忘。

問到她會不會介意一直當老二?白馭珀認為:「比賽當然會想要贏,但就因為自己不是擁有最多資源跟曝光度的選手,因此大大小小事情都要自己來做,也因此更了解所有第一線的事情,讓我學習的更完整,我也會更努力的把壓力當成動力,而非一直望著世界冠軍的高點,迷失自己要走的路。

白馭珀分析,她今年因積分凍結目前世界女單排名在第36名,目標就是持續推進,設定進到20名內而非一次衝太多不切實際;她也觀察到,世界第11名到第30名的選手,基本上排名流動性較大,因此只要逐一分析研究這些選手的影片以及他們習慣的球路,並且分析自己的優、缺點跟他們之間的差距在哪裡,這段時間我就去做、去補足它,逐步推進,總能達成目標。白馭珀之所以有這樣的自信,不是因為相信自己會比別人好,而是相信自己會比從前的自己更好。她想要用最紮實的方式,準備充分,穩穩前進。

世界羽球女單前30強白馭珀:累積失敗的經驗值,讓我更接近成功

請繼續往下閱讀

做自己不是迎合社會的期待,而是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成績固然重要、但過程與經歷才能真的使我成長。」演講中白馭珀說出她的心裡話。現在的她,認為自己找到了定位,除了成績跟排名外,生命中還有很多值得做跟有意義的事情。今年(2020)年中,白馭珀到萬巒國中中原國小教小朋友打羽球,也贈送球具給偏鄉的孩子,白馭珀覺得有機會做公益,讓我人生感覺更有意義。

「我仍然很享受能夠在場上跟對手應戰,感受比賽場的燈光打在臉上,呼吸的空氣瀰漫著觀眾的歡呼聲,比賽依然讓我感覺興奮,只是現在,勝負不再造成起伏,因為我有我想達到的目標,我有我想成為的樣子,所以我願意承擔所以路上會遇到的困難與風險,那些都是達成目標所需的代價而已。」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