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6

殷紅淺碧龍魂續 百合經雨憶生明

有些人、有些事,無論經過多久,都不會被忘記,像中職的傳奇教頭徐生明總教練就是。

請繼續往下閱讀

Bill

活力熊兄你好

如果可以的話,味全跟富邦應該可以合辦徐總經典日,現在的聯盟中,除了獅象兩隊以外,其他三隊都是徐總曾帶過的球隊,但樂天看似已經沒有"徐總色",老桃猿迷甚至可能不想想起徐總的金剛,所以味全跟富邦如果有意,未來例行賽合辦一個活動也好

象、桃猿兩隊近來的紛擾,似乎讓兩隊以上的球團之間的合作聽來更加不合理,但日職的傳統一戰=巨人阪神兩隊的營業處都能合作搞行銷了,那還有什麼不行

再說,日職各隊其實對於已故的名監督都可以跨隊辦紀念賽(如野村克也、星野仙一),甚至於有機會在球季賽辦,那還有什麼不行的

佳偉

印象最深刻的是『義大犀牛』奪冠之後,林益全抱著師母痛哭的畫面

活力熊/卓子傑

@Bill 你好

你的提的構想真的是一個好主意,味全龍自不用說,富邦現在的主力打線輝全都還是徐總愛將,真的可以合作在周末對戰時共同舉辦,也是榮耀徐總教練的一件美事。

活力熊/卓子傑

@佳偉你好

我記得益全在徐總日都打得特別好,還有一場再見轟的樣子

有些人、有些事,無論經過多久,都不會被忘記。

殷紅淺碧舊衣裳,取次梳頭闇澹妝。

夜合帶煙籠曉日,牡丹經雨泣殘陽。

 

引用自唐代詩人元稹《鶯鶯詩》中佳句,雖然詩境敘述之情感不同,但句中對於顏色的描述讓人印象深刻。殷紅即是深紅、淺碧就是青綠,此二色正是昔日味全龍與興農牛的識別色,對當年瘋狂癡迷於中華職棒的老球迷而言,代表的都不僅只於一件「舊衣裳」, 而是一種無論經過多久,都難以割捨的情感與記憶。

「龍魂不滅」。這個味全龍迷心中堅信廿載的詞彙,在龍隊名將張泰山與葉君璋褪下殷紅戰袍轉披淺碧球衣、並用球棒與手套登上生涯顛峰後,他們與龍迷們,用非正式的方式將龍魂在興農牛的骨子裡延續下去,即使職棒官方的歷史沿革紀錄裡,在頂新味全龍復活前,味全龍的隊史沒有任何隊伍接續繼承。

 

隊史承接一直是個很微妙的問題,國內外都有各種正規與非正規的繼承案例,像是現 NBA 的夏洛特黃蜂和紐奧良鵜鶘,其隊史承接的選擇方式就十分特殊,礙於篇幅在此不多討論,無論如何,古今中外的新球隊接手,總會有多方考量,猶豫於是否承接前朝球隊的隊史。

 

味全龍的歷史,在登峰造極的三連霸後,於千禧年前戛然而止,殷紅王朝永遠失去了蟬聯金盃的機會,徒留龍迷無限的懷念;其後數年,龍魂的精神領袖–徐生明總教練輾轉執教於雷公、金剛與中信鯨 ,並在 08 年執掌興農牛兵符,與龍隊時期的愛徒張泰山、葉君璋等人再次聚首,在部分球迷心中,興農牛可以算是味全龍的延續,儘管興農在聯盟官方紀錄承接的其實是俊國熊的隊史、儘管興農兼容並包,隊上也有些許秋哥、戰玉飛、劉義傳等虎將帶來的湛藍色彩。

 

興農牛終究沒有承接味全龍的隊史,儘管他們可能想過,但終究沒有實現。

 

 

2013 年,義联集團正式接手興農牛,自此殷紅、淺碧與湛藍,俱往矣!這支隊伍綻放出紫色光芒,開創自己的旋風,但卻如同流星一般,在短短四年的歷史裡走過諸般聚散離合。

 

 

在義大犀牛首任總教練徐生明的執教下,2013 年前半季義大戰績獨走,封王前的六月中旬近鄉情怯,全隊都想盡快將魔術數字歸零,反而打得綁手綁腳,苦吞四連敗。

 

當晚,徐總把媒體與球團人員請出去,將全隊集合於休息室中關上門,高國輝他們以為徐總要發飆,結果只聽到他鼓勵大家:「差一點點而已,你們不要急,早晚是我們的。」

 

魔術師就是魔術師,徐總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就讓犀牛軍重拾凝聚力,義大自此拉出一波四勝一敗的佳績,終在 6/25 澄清湖主場拋下耀目的紫色封王彩帶。

 

義大犀牛,這個中職史上最具話題性的流星球隊(無論話題是好是壞、是自主創造或非自願產生),他們在興農宣布棄守那個風雨飄渺的 2012 年,以一個救主姿態降臨中職,延續了這個三缺一就完蛋的市場命脈;又獲新手運趕上經典賽中華隊好表現的餘威,加上成功延攬中職史上最強洋砲 Manny Ramirez 的話題效應,一舉拉抬全中華職棒的觀賽熱潮,紫衫軍在票房與戰績雙贏的情況下,豪取了隊史首次季冠軍榮銜,前景一片看好。

 

 

但這支傳奇與悲劇色彩交織的球隊,多舛的命運亦是從此展開。

 

 

2013 年 8 月 24 日,一個酷熱無比的補賽日,義大犀牛在天母與兄弟象進行雙重賽,午場賽事的盛夏暑氣異常逼人,讓參賽的球員們都吃足了苦頭,然而雙重賽的全程中,徐生明總教練的身影都屹立於休息區外督軍,這位鐵血教頭,完全沒有向酷暑投降的意思。

 

雖然輸了第一戰,但第二戰義大犀牛逆轉奪勝,隔天在新莊還要續戰兄弟,賽後球隊大巴士準備開回飯店,徐總的家就住天母,所以沒有隨隊移動。當晚他站在大巴停靠的人行道旁,目送球員上車,並對著子弟兵們揮手說再見,車上的隊員們也一一跟他揮手道別。

 

世事難料,此一別竟成永訣。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