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8

臺體大斜槓教授吳修廷-學習認識自己且傳承經驗所學

任教於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體育學系的吳修廷教授,過去至今擁有韻律體操國家教練/國際裁判、運動心理學者、教師等多重身分,很適合用現今時常提及的斜槓人生來形容,支持她達成這些目標的則是對自己的認識,及完成夢想的毅力和信念。

作者:勳(Xun)

請繼續往下閱讀

臺體大體育系教授吳修廷,是一名韻律體操國家教練/國際裁判,也是名研究運動心理學的學者,過去更曾在小學擔任教師,當教練期間栽培多名中華韻律體操國手,為了幫助選手成長,鑽研運動心理學且攻讀博士,之後進入大學任教,更將這些經歷整合,有些過去曾執教過,並對運動心理學感興趣的選手,還成為她的研究生,且努力協助這些選手在取得碩士學位的過程中,培養運動場外的能力。

臺體大體育系教授吳修廷因夢想而間接創造斜槓人生。

越多人追求時下流行的斜槓人生,卻又不禁讓人思考這些人是否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還是只是為了符合社會期望,單純地去模仿他人的成功,擔任過教師和教練的吳修廷,無論面對學生或選手,都會希望他們能認識自己,接著把時間花在對的人、事、物,為何提及「認識自己」的重要性,因為吳修廷過去也是這樣走過來,她比任何人清楚自己嚮往的目標,即便遇到不少轉折,也都成為她圓夢的養分。

當老師不是人生首選

我想成為一名韻律體操教練!

這句話,這想法,過去一直不斷浮現在吳修廷的腦海,學生時代因為接觸韻律體操的時間較晚,起步比別人慢,加上父母對運動員的出路感到擔憂,使自己只能打消成為韻律體操選手的念頭,但也因此更點燃做為教練,培育自己心中理想的韻律體操選手的願景!

延伸閱讀:力與美的轉換 打造韻律體操的福爾摩沙-吳修廷

從小一直堅持自己喜歡做的事,也不會思考所喜歡事物的未來性,「小時候沒有想說這能否當作主要經濟來源,會當國小老師不是我人生規劃裡的道路和選項。」那時體專插班考上國立體育學院(現國立體育大學)和國立臺東師範學院(現國立臺東大學),但由於父母不希望女兒踏上體育這條路,不斷勸說,才嘗試進入東師就讀,中間多次和父親產生爭執,「我國一才接觸體操,就已經比別人晚,加上爸爸不希望我當運動員,所以高中又中斷三年。」三年沒有練體操,運動生涯斷斷續續,當選手的理想難以實現,才將目標放在成為教練。

轉念嘗試當老師的契機

雖然已進入東師就學,但內心還是篤定要去國體,因此做出三次休學的決定,前兩次提休學因被身邊同學勸阻,加上被學校約談,而未成行,「到了第三次,我就沒跟任何人說,就自己跑去辦理休學。」後來父親開著夜車來到學校,不發一語幫忙整理要搬離宿舍的行李,這時觀察到父親眼神,才感受到父母都是為兒女好,只是方式未必如自己所想,直到學校導師鼓勵,而成了續留東師的契機。

那位導師影響吳修廷不少,「當下就覺得如果當老師,也能成為像那樣的老師,甚至成為學生的貴人,那麼當老師是很有價值的。」不過當時東師雖保有公費,但同時規定畢業後得在學校任教,否則得賠償當初享有的公費,這也使吳修廷經常覺得老師這職業在過去雖是鐵飯碗,但又像被枷鎖給綁住,不想被限制在老師這行業,她笑說:「這個看似對人生未來的保障,讓我感到很可怕,因為又不是自己選擇且喜歡的。」不過也因為當上老師,父母才慢慢認同和知覺,原來運動這塊也有屬於經濟獨立的一片天。

如果有機會成為學生的貴人,那麼當老師是很有價值的!

韻律體操提高在學校服務的熱情

起初排斥進入東師,是因為不想被耽誤兩年時間,雖然之後在父親期盼,老師鼓勵等因素才完成學業,但還是踏上老師這條路,「那時因為爸爸和老師關係,反正就覺得就讀這兩年,但沒想到畢業後還是得先當老師,否則要退還公費。」直到來到有在發展韻律體操的僑孝國小服務後,才加深吳修廷在學校工作的動機,更巧的是她看出當時還在僑孝就讀的楊千玫在韻律體操上的潛能,成為楊千玫蛻變為中華韻律體操國手的伯樂。

韻律體操提高吳修廷在學校服務的熱情。

到了僑孝,總算稍微圓了教練夢,有老師這份穩定的工作,使吳修廷無後顧之憂,趁工作之餘幫忙帶選手,只是沒想到一投入下去就無法自拔,過去想出國留學,主要在於韻律體操當時在臺灣才剛起步,國內能接受的資訊較少,「加上那時網路還不是很發達,才想到國外學習更多有關韻律體操的觀念和教學知識,以便幫助我成為一名教練。」不過畢竟本業已是國小教師,教練工作只是因為喜歡而義務幫忙,也因而佔去許多時間,才逐漸打消出國念頭。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