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30

提姆.「石佛」.鄧肯:Quiet Leadership

眾所周知,馬刺隊的球員休息室掛著社會改革家Jacob Riis說過的一段話: 當一切努力看似無用,我會去看石匠敲打石頭。可能敲了100下,石頭上連一條裂痕都沒有,但就在第101下,石頭斷裂為兩半。然後我了解到,把石頭劈成兩半的不是最後那一下,而是先前的每一次敲擊…… 對於成功的團隊文化,我們常會有錯誤的認知,會認為那裡一定是開心、快樂的場所,事實上可能並非如此。那些文化都有活力,也需要付出精力,但其核心本質可能不在於追求快樂,而是在於共同解決困難的問題。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siltechhsu

TD最讓我個人緬懷欽佩的, 不只是他那無可比擬的功績, 更多的是他高尚的人格特質, 尊重每一個隊友和對手, 為團隊的無私奉獻............

前篇回顧

提姆.「石佛」.鄧肯:沉靜的美國人

提姆.「石佛」.鄧肯:Twin Towers雙塔

Tim Duncan在2016年退休時,聖安東尼奧馬刺一共贏得5座NBA總冠軍,在他出賽的19個球季都打進季後賽,球隊例行賽勝率也來到了71.9%的高點。他個人的紀錄同樣驚人,2個年度MVP加上3個總冠軍賽MVP,是史上第三位生涯能夠同時拿下超過25000分與超過15000個籃板球的球員;而在季後賽中,他的得分籃板雙十次數史上第一,季後賽勝場數史上第二,籃板數則是史上第三,而他也是迄今唯三能夠拿下一舉拿下NCAA大學伍登獎(Wooden Award)、NBA新人王、NBA MVP、NBA總冠軍賽MVP和NBA全明星賽MVP的傳奇選手(另外兩位是Larry Bird與Michael Jordan)!

以新人之姿加入馬刺隊後,Tim Duncan從不要求特權,也不會蹺掉練球,而在比賽的時候,儘管有著令人難以逼視的進攻才華,但他並不堅持一定要由自己來投籃,反而常將球傳給更有空檔的隊友,他則去做掩護、卡位與防守。他的隊友親暱地稱他為The Big Fundamental,他不會去做那些能入選NBA每周10大好球的華麗運球與灌籃,他打的是那種籃球教練會教導旗下選手的團隊籃球(好比馬刺教練Gregg Popovich就曾說過Duncan的球風嚴守基本功,既不華麗也不呆板,不會偏離正統。說到正統,現在很少見了,每個人都搶著用自己的方法做事,他卻依照我們小時候學到的道理來行動,無論是腳步、身體動作或其他任何事都是如此。雖然看起來不大吸引人,卻很有效率),而且他不喜歡鎂光燈打在他身上,訪問時大多都是面無表情或平靜無波,這也讓”無聊”這個形容詞開始伴隨著他,成為某些記者口中那個”體育史上最無聊的超級明星”!

但無聊歸無聊,Tim Duncan所受到的讚譽可是遠遠超過批評,好比說GQ雜誌稱Duncan為籃球史上最具長期競爭力球隊的基石;而運動畫刊則說Duncan那連續13年得分-籃板雙位數(以及連續19年進入季後賽與15次入選全明星賽)的表現,簡直是comically consistent!畢竟要帶著天賦與工作倫理,年復一年地維持相同的高競爭水平,就算對以打籃球為業的選手來說,能達到者也稀罕如鳳毛麟角。NBA執行長Adam Silver說Tim Duncan那被低估的無私心態,讓他變成終極的隊友,他似乎總是認為自己僅是馬刺這個大機器中的一個小小齒輪,而且還是有幽默感的那種,你要能夠發笑,也要能夠承認自己並非無所不能。

在The Culture Code:The Secrets of Highly Successful Group這本書中,作者Daniel Coyle列出了好幾個他心目中的高效團隊,其中之一便是Gregg Popovich所率領的聖安東尼奧馬刺,他在書中說不難想像Popovich的團隊是如何贏球的?因為在球場上的證據顯而易見,馬刺隊不斷進行無數次無私的行為,包括額外傳球、包夾協防、持續爭搶球,將團隊利益置於個人之上。LeBron James說:(馬刺)就是無私,他們移動、切入、傳球、投球、得分,一切都是為了團隊,而不是個人;而前華盛頓巫師隊中鋒Marcin Gortat的比喻更是傳神,他說和馬刺隊對打就是像在聽莫札特的音樂。而Popovich和隊上明星球員Tim Duncan的關係,更是令人羨慕,他們不像是一般教練與球員的關係,而更像是一對父子(在退休儀式上,Duncan就直接對Popovich說他感謝Popovich不只是做他的教練,而是更像他的父親),那是一種足以作為其他球員典範的高度信任、不說假話與廢話的連結關係,尤其是當Popovich大聲說出事實並強烈要求選手們做到時,不只一個馬刺隊球員說過:如果連Duncan都可以接受Popovich的指導,憑什麼他們自己不行?

眾所周知,馬刺隊的球員休息室掛著社會改革家Jacob Riis說過的一段話:當一切努力看似無用,我會去看石匠敲打石頭。可能敲了100下,石頭上連一條裂痕都沒有,但就在第101下,石頭斷裂為兩半。然後我了解到,把石頭劈成兩半的不是最後那一下,而是先前的每一次敲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