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01

從歷史軌跡審視張喜凱成為下勾先發投手的未來性

在二軍養成好一陣子的張喜凱即將要在一軍舞台亮相了,這也旋即引起一陣熱烈關注,因為台灣已經好久沒有出現下勾型的先發投手了。 不過在早期業餘球隊中,任用下勾投手擔當主戰先發的情形並不少見,包括陽介仁、林琨瑋等。後來在職棒場上則是出現了陳憲章、廖于誠等下勾名投。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二軍養成好一陣子的張喜凱即將要在一軍舞台亮相了,這也旋即引起一陣熱烈的討論與關注,因為台灣已經好久沒有出現下勾型的先發投手了。張喜凱從高中開始嶄露頭角,2016亞青冠軍戰對決甲子園優勝投手今井達也領軍的日本隊展現了壓制力,而這場比賽有一個亮點是:我們的國家隊多久沒出現過下勾先發投手了呢?

影片來源:台灣天眼

 

自從陽介仁、陳憲章、吳俊億和廖于誠之後,台灣已有很長一段時間未出現過進入先發輪值的下勾投手了。物以稀為貴,下勾投手和左投手都一樣,經常被拿來當作教練的配菜;在國家隊選訓的時候,或多或少都會挑選一個稍具威力的左投手和下勾球投手當作調度的活棋,然而卻很少會拿下勾投手擔當主戰先發投手,因此近期的張喜凱可以說是很罕見的例子。

 

事實上在早期的業餘球隊中,任用下勾投手擔當主戰先發的情形並不少見,其中還有多位投手被挖角到日本,包括劉秋農、何明堂、陽介仁和林琨瑋,甚至於還有傳說中在飛機上被一句「國家需要你」而被勸下來的陳秀雄,可見得下勾投手是很有價值的,其中林琨瑋當時還創下旅日業餘球員的最高身價。

 

不過後來劉秋農遭改造成上肩投法,陽介仁在日本被以野手任用,林琨瑋則是在這段期間荒廢了球技。而在這些上古神獸之後,台灣棒球漸漸轉型,投手普遍朝向更有力量的投球型態發展,也造成下勾球投手日益減少。

 

其實下勾投手也與上肩投手一樣分成幾種不同的型態,簡單歸類為「剛猛型」和「陰柔型」。「剛猛型」是早年業餘時期的主流派,追求球速與進壘的尾勁,早期的林琨瑋、蔡明宏、楊燦宗等都算是這一類型的下勾名投。這種下勾球帶有硬碰硬的味道,不過因為球質輕,如果碰輸人家,就很容易被打得很慘,而這種投手要一直維持在好的狀況並不容易。

 

最有成就的當屬林琨瑋,他最輝煌的年代是在1986年,那年的國手選拔賽身兼全隊唯一夠格的先發投手,一個人在兩週內扛了56局;到了世界盃,經常以長中繼之姿投到底,連續打敗美國和古巴。而後,林琨瑋加入了日本川口球友俱樂部這支由有錢人湊錢成立的臨時性球隊,有點像是藉由棒球在上流社會作社交的性質,結果林琨瑋居然大部分時間都在國內,只有比賽才去日本,因此荒廢了球技,偶爾打甲組成棒時也只是以野手身份客串。

影片來源:台灣天眼

 

蔡明宏的球速最快,但是球路缺乏變化,他在1985年剛升上成棒就被選入國家隊,國手選拔賽防禦率不到1,當時選訓委員吳祥木所看上的竟然是球速。球速是否是下勾投手的必要條件呢?從蔡明宏的球員生涯來看,在國家隊和職棒一直是敗戰處理的身分,只有在1989年亞洲盃對日本先發「偷雞」成功,幫後面的該場勝投林朝煌擋下了前幾局,而對方投手則是与田剛和野茂英雄。

影片來源:台灣天眼

 

另外楊燦宗是個特殊的例子,他原本是很正規的下勾球,封鎖打者的能力不夠,在雷公隊期間,經過總教練山根俊英的調教,改成側投。楊燦宗原本下勾球的變化幅度就已不小了,改為側投使得球速增加後,其角度變得難以掌握,在台灣大聯盟創下單季十勝十救援。

 

另一種「陰柔型」則似乎能活得比較長久。這類型的下勾投手以控球為主,球速比較慢但是會去專攻特定角度,目的是要讓打者打出滾地球造成雙殺或是不營養的飛球,首要提起的名投當然是陽介仁。

 

陽介仁在1984年以前是中華隊的「活棋」,他具有球速,但是下勾球內容不佳,並無法充分壓制外國球隊,後來被林琨瑋所取代。1985年國際邀請賽,台灣跟日本打了13局,最後靠著呂明賜再見全壘打贏了比賽,而陽介仁在中華隊無投可換的情形下,比賽後半段越投越勇,時而上下開弓,充分擾亂打者,贏得勝投也贏得日本機票。從日本回來之後,下勾球陰柔多變,比起一般下勾球,還多出了外角漂浮的球路,讓人難以捉摸。

影片來源:台灣天眼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