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02

從2020年協會盃全國壘球賽男子組球褲之亂看男壘發展之困境

男子壘球(這邊說的是快速壘球)在國內壘球的版圖中,向來是比較不受重視的一塊,早期的老國手常常自嘲男子壘球就像是「細姨生的」,一樣是國家代表隊,男壘的待遇遠不如女壘。由於不受重視,男壘在1990年代之後幾乎失傳,近年來才又慢慢重新發展起來。

作者:阿宏叔叔

請繼續往下閱讀

肯努特

快壘的投手養成難度較高,學生為主的快壘賽事不多(大X盃幾乎都是慢壘居多,印象中除了大專盃跟大法盃外,幾乎沒有快壘賽事),導致球員養成困難,再加上男棒女壘的刻板印象,導致男子快壘在國內較不受重視......

阿宏叔叔

其實,條件好的選手,練個一年左右,每週投200球左右,加上輔助訓練,應該可以練到一個程度,但有一點很重要,要找到好的教練指導

男子壘球(這邊說的是快速壘球)在國內壘球的版圖中,向來是比較不受重視的一塊,早期的老國手常常自嘲男子壘球就像是「細姨生的」,一樣是國家代表隊,男壘的待遇遠不如女壘。由於不受重視,男壘在1990年代之後幾乎失傳,近年來才又慢慢重新發展起來。

現在國內的男子壘球,有一個球隊叫做雄英聯隊,以一群平均年齡50歲、1990年代的老國手為主體,雖然近年來補進五六位年輕人,但仍然以老人居多,這個球隊這兩年在國內重大賽事中曾經達成六連霸(連續六次冠軍),直到這幾天剛打完的協會盃才終止,雖然沒有蟬聯冠軍,卻也拿到亞軍。

有很多雄英的老選手其實對一直拿獎盃並沒很高興,反而很感嘆,因為這意味著男壘存在著巨大的斷層,近年來執掌全國壘球運動的壘球協會,雖然在協會杯等重大賽事恢復男子組的賽事,但賽程只有兩天,比起女壘高中、國中組的五天賽程短了不少,日程上的巨大差異,其實有原因。

女子組高國中參賽球隊近年來最多大約10隊上下,男子組大多在13-15隊,2020年協會盃更有高達16隊報名,但一直以來,男壘的賽程都是兩天,而且都排在星期六日,主要是因為幾乎所有球隊的型態都是類似乙組棒球,只有假日才有活動,平常大家士農工商,各自在工作崗位上努力著,賽程的天數太多,很多球隊可能湊不出足夠的人可以比賽。即使兩天要打五六場,對體力的負擔很大,但大家也都習於這樣的安排。

當然,男壘這樣的發展型態,要能像90年代那樣打到世界盃前五名是很困難的,雖然現在球隊有所增加,強度卻大不如早期。男子壘球雖然不是奧運項目,但台灣有棒球作為強大後盾,很有機會在國際賽奪牌,很期待男壘將來能夠有更進一步的提升。

類似假日盃賽的安排,是很好的權宜性做法,但是,有些事情就不是這麼權宜了,而且也不合理,例如9/26日發生的球褲之亂,很清楚地彰顯了男壘發展的現況。

9/26日是今年協會盃男壘的預賽,去年和今年在全國性賽事拿下兩座墊軍寶座的隊伍「森洧動物醫院」,在預賽的第一場,沒有比賽就被判定輸球,因為協會忽然對「服裝整齊」的要求做了一些改變,以前沒有要求的,在宣導不足的狀況下強硬執行,除了球衣、帽子要整齊之外,內衣顏色、球褲樣式等細節都要求一致,甚至「袖套」也要和團隊的內衣顏色相符,而且要兩邊都戴才可以,事先不知情的森洧動物醫院,因為選手的球褲樣式不整齊,直接被判定7:0輸球。

森洧的選手王聖翔在臉書上這樣說:

為了規避滾邊顏色不一的問題,有一位選手靈機一動,把球褲反過來穿,雖然讓褲子變成全白,也得到壘協執法人員的稱讚,但這成何體統?選手被逼著球褲反穿,場邊的「長官」還盛讚,這樣的素質,讓人無法苟同。

硬要拿規則出來解釋的話,服裝確實是可以嚴格要求,但服裝要一致到什麼程度,在執行上應該也要一致。從有協會盃男子組以來,球褲一直都只要求顏色一致,內衣、襪子等則從未要求,球褲上的滾邊協會以前從來沒有要求要一致。如果這一屆的賽事協會在執法上想要做改變,也應該事先通知各球隊,而不是採取粗糙的突襲性執法。

一月份理事長盃壘球賽,男子組的選手只要球褲顏色一致即認定為服裝整齊,褲子兩側的滾邊等並未受到刁難

執法標準不一致的狀況,在這次盃賽中非常嚴重,雖然只有森洧因為服裝問題被判決輸球,第二天賽事中,有許多襪子顏色不同、球褲滾邊不同的卻沒有再受到刁難,沒有其他球隊因為這個問題被判定輸球,協會的標準到底在哪裡?

對於事先未公告周知一事,協會的解釋是「領隊會議裡面有說」,但對於大多數只能利用六日參賽的男子組成員來說,參加領隊會議當然有困難,參加者等於需要請假一天特地到京城去開會,據阿宏叔叔所知,每次領隊會議幾乎沒有球隊去參加,也有很多次只有一位被大家尊稱為「蘇社長」的球隊人員參加,開會之後蘇社長會把開會的資訊(通常是賽程)分享給他認識的各隊。今年,蘇社長沒辦法去參加領隊會議,到底誰參加了,阿宏叔叔設法去調查,到現在並沒有問出有誰去參加這個會議。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