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03

鷹眼時代的大清律例:用球印決定勝負的法網及其受害者

今年法網首輪,地主Kristina Mladenovic因為主審誤判而輸球,賽後倡議法網應該引進重播輔助判決。而法網其實連鷹眼也沒有,一切靠裁判的肉眼及不太可靠的場上球印決定選手的命運。包括鷹眼跟VAR等設備已經進入各項運動超過三分之一世紀,但法網直到2020年還堅持傳統...

作者:stockton

請繼續往下閱讀

12年前的十月,15歲的Kristina Mladenovic報名海碩杯女網賽,這是她職業生涯初第五站,也是第一次到海外比賽。當年的海碩杯會外賽辦在台大網球場,也是台大室外網球場絕無僅有的一次職業賽。Mladenvovic第一輪過關後,第二場碰到地主陳律玲,在比賽當中扭傷腳踝,以六比七跟五比七飲恨,下場後還哭了出來。不過她並沒有因為第一次的不愉快經驗而討厭臺北,隔年捲土重來就一口氣打進四強,之後的四年她一共來了三次,直到排名脫離ITF階段,拿了四個大滿貫女雙冠軍,雙打世界第一,單打也打到世界前十名、兩次大滿貫八強,大致說來,Mladenovic的職業生涯相當順利。

但到了2020年,被球迷暱稱為「Kiki」的米拉丹諾維琪卻可能變成復賽後最倒楣的球員。在紐約打美網時因為跟確診的同胞選手Paire在旅館大廳打了半小時的撲克牌,被列為密切接觸者而被迫以雙打頭號種子身份退賽;單打則在手握一盤領先、第二盤也以五比一領先時錯過四個賽末點而被對手大逆轉。回到巴黎法網的第一輪對德國的Laura Siegemund,而且被安排在新裝好可開合屋頂的中央球場上陣。第一盤很順利以五比一領先還拿到盤末點,來回對抽十拍後米拉丹諾維琪反拍放出一個網前小球,席格蒙雖然拼命追趕,但轉播畫面顯示她在球第二次落地彈跳後才把球打過網,然而希臘籍主審Eva Asderaki沒有看到,按照現行規定也無法看重播,讓席格蒙逃過盤末點,米拉丹諾維琪心情大受影響,之後又錯過了六個盤末點,結果以五比七、三比六慘遭逆轉而輸球。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網壇大老娜拉提洛娃認為有20年資歷、坐過大滿貫決賽主審的Asderaki是一個好裁判,但這一球她確實漏了,然而以前球員都會自己承認兩跳,席格蒙一定知道但卻沒有主動把分數還給米拉丹諾維琪,是可恥的行為。也有球迷附和娜拉提洛娃的意見攻擊席格蒙沒有運動精神。但是大部分的球評以及席格蒙本人都表示,在全力衝刺時其實球員不一定知道自己趕不趕得及,如果裁判說沒有就是沒有。米拉丹諾維琪也沒有怪罪對手,認為是裁判的責任。同時建議網球應該加入重播輔助判決。

米拉丹諾維琪的案例,又讓人重新講起法網沒有鷹眼的老話題。從電視開始轉播運動比賽起,該不該用轉播畫面輔助甚至取代裁判的討論就一直沒有停過。1976年NFL的裁判長Art McNally拿著一隻碼表,在比賽出現狀況時要求轉播單位提供不同角度畫面,同時也計時看是否拖慢比賽。雖然McNally發現確實有助於更正裁判的誤判,兩年後也開始引進重播輔助判決,但是發現每場比賽至少需要12架攝影機的畫面,比電視轉播需要的攝影機還多,各球場轉播條件不同而無法全面啟用,最後直到1986年全聯盟所有球團才一起開始。NFL不斷優化輔助判決的流程,到了2019年,256場例行賽共啟用417次重播輔助判決,平均每場1.6次,而且每次只花兩分八秒就完成,挑戰成功率有47%。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2001年英國西門子公司開發出六支現場攝影機拍攝移動物體行徑路線、並轉化成電腦模擬畫面的鷹眼系統,則從2006年美網開始為大滿貫賽採用,隔年澳網跟溫布敦也都隔年跟進,現在鷹眼系統已經是紅土以外所有重大賽事的標準配備。雖然一套設備耗資將近五萬美金,又並非絕對準確(仍有3.6公釐以內的誤差範圍),但至少可以彌補人眼之不足,也增添看球時的樂趣。而今年因為疫情,美網又進一步擴充了鷹眼的規模以大幅縮減裁判人數。除了兩個主要球場以外,所有的場地都沒有線審,而用鷹眼取代,第一週鷹眼系統的22萬5000個判決裡只有14個誤判,而且還是因為操作者在控制室裡手動調整探測器以偵測選手是否發球犯規而發生的問題。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