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10/06

回顧十二強台美戰情蒐 及那些已經兌現天分的怪物們 (下)

十二強的情蒐為什麼跟過去相比哪裡不一樣,美國隊強的跟鬼一樣為什麼會打不好,四十歲的老將是怎麼打出生涯年的,讓我們一次在這篇完結。

作者:lshyu

 

最後順帶一提,Kratz可還是今年全大聯盟蝴蝶球丟的最好的,可是一手正牌不會轉的蝴蝶呢。今年他也代班登板投了兩場比賽,成為比賽最後一任投手。雖然只是客串,不過這可是洋基在Mariano Rivera 之後,又再度有40歲的大叔上場關門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Caleb Thielbar 是本季大聯盟另外一個動人的故事。由於他沒有在對台灣的比賽登板投球,可能大家比較沒有印象,不過他還穿著球衣真的已經是件很不容易的事。去年的現在,經過一個發人問津的夏天,他本來已經到Augustana University就任投手教練了。而沒想到今年,他已經成為雙城牛棚關鍵的一環。這是一個因為肩傷,已經離開大聯盟投手丘五年的人了。 “我其實也沒有完全說服自己回來是可能的,但我就是持續再試圖推進自己,然後終於得到機會。” 在復出登板後他是這麼說的。

我不清楚一個大學投手教練是怎麼在茫茫人海中被找回去投美國國家隊的,也不知道在十二強差強人意的結果下,一個速度不快的牛棚投手怎麼再度被大聯盟球隊看上,但我可以肯定的說Caleb Thielbar 是一個現代少見的左投類型。以一顆140公里出頭的速球,搭配一顆低於110公里的大曲球作為主要武器。這種投手在追求轉速和速度的現代幾乎是已經絕跡了吧。不過我想當你可以把一件事情做到極致的時候,像是把曲球平均的垂直位移投到200公分時,或許速度和轉速就沒那麼重要了吧。Thielbar今年被強勁球比例 (Hard hit%)和被擊球初速(Exit Veloocity)可都是大聯盟名列前茅的。
 

我想今年9/8號有一個打席可能Thielbar可能會記得一輩子,那是一個快要十一分鐘的打席,就是影片中對Matt Wieters 19球的纏鬥。影片中也可以看到,Thielbar的曲球出來的時候,球幾乎是有頓一拍的感覺才掉下來。一來又一往,沒有人想要放棄。不過就可憐跑者了,在兩好三壞兩出局的情況下,他可是連續起跑了10次呢。
 

請繼續往下閱讀


像這種事個多年東山再起的故事無論什麼時候都是很難得的。尤其要知道在國外小聯盟或獨立聯盟打球,薪水基本上是根本不夠生活的。日復一日都是煎熬和質疑。而且這不只需要自己的堅持,還需要家人的很實質上在生活上的支持才有辦法的持續的。

”我原本真的覺得結束了,但雙城把我拉了回來,我很高興他們有這麼做。”
 

選手的故事介紹就先到這邊了。當然還有很多沒介紹的選手,包括我看過跑得最快的Xavier Edwards,和我在美國同校的同年級的Cody Ponce,球速快到嚇死人的軍校生Noah Song,和滑球大顆到打到膝蓋打者還是會揮的Tanner Houck。不過礙於篇幅結尾的這篇我想來談談這次情蒐的不同和是如何發揮功效的。
 

情蒐說來重要,但我想話說在先,情蒐絕對不是影響比賽的絕對因素。功課做的再足,最終仍然是要回到臨場反應。尤其是對上越高層級的對手,臨場的調整和應變更是重要。不過,這也不是否定情蒐的功效。當你準備的充足時,球隊能準備好要走的劇本,反而能更無疑慮的相信自己所做的決定。

情蒐一直是一件大工程,不僅資訊繁多,而且情蒐組都不是教練團內的人選,在資訊能否有效傳達上一直是一件非常大的考驗。因為這個因素,過往情蒐總是把資訊精簡,容易消化做為一個主要目標。以往情蒐組通常會要求每一個選手給予五個重點建議就好。給教練選手精簡的資訊聽起來固然合理,但我必須說這是我們這次情蒐第一個需要突破的枷鎖。務實地來看,建議精簡同樣也容易淪為給予過於籠統的建議。

舉個例子說好了。假如某個選手外角球攻擊能力較差,那他打外角低和外角插有差別嗎? 他是外角變化球打不好還是直球? 有沒有什麼情況他會設定外角攻擊? 如果連續攻擊外角球可以嗎,還是需要內外搭配? 如果壘上有人時,他能不能把外角球擊向反方向推進壘上跑者? 是否左投和右投都能同樣用外角為主的策略? 這每一個都是不同的情境,在不同的球數下可能都會需要不同的策略。因此我們團隊做了一個大膽的決議,我們必須提供更大量的資訊。最終選手拿到的報告,對方每一個選手都有一頁,上面都是寫的都是近五百字以上滿滿的(主要情蒐對象)。也就是說當所有比賽打完時,選手可能看過幾百頁的資料了。而每個教練則是一隊拿到一疊,包含圖表近三百頁的報告。當然,我們沒有期待沒有人真的會認真去看那三百頁的報告。不過提供那些圖表,是為了佐證我們報告內的文字,當任何人有質疑時馬上可以參考比對。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