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0

Gerrit Cole、Tyler Glasnow-海盜系統養壞了頂級新秀,他們到底犯了什麼致命的錯誤?

洋基與光芒一戰定生死的分區系列賽第5戰,兩隊先發投手Gerrit Cole、Tyler Glasnow同樣出身海盜系統。他們在2011年選秀會同梯加入海盜,升上大聯盟之後還在海盜當了幾年隊友,卻在離開之後雙雙投出王牌身手。海盜系統養壞了頂級新秀?而他們到底犯了什麼致命的錯誤?

作者:張尤金

請繼續往下閱讀

logic

可惜陳柏毓去這隊,印象中海盜隊養投手真的超爛,近年沒有從自己的農場養出什麼大物出來

張尤金

本文剛好為進階數據及分析的重要性,作了見證!

裕安

唉 希望他不會進去後後悔 感覺自己兩眼開開準備投胎

fb - 洪行易

Archer變很慘 海盜過去還是有修好一些投手 像是Happ讓他在2016藍鳥時大爆發拿下20勝 Nova也算 現在Musgrove可能也算修好嗎? 他今年表現算是生涯最佳

張尤金

謝謝行易分享,其實我也相信海盜教練團調教投手應該是成功與不成功都有。
而且例如文中提到Mitch Keller連FIP都不知道,確實,球團沒告訴他,但投手不也應該自己知道嗎 XD

Melody Huang

Morton也是在海盜修好的

Melody Huang

結論:養投手和修投手是兩回事

張尤金

跟選投手也是兩回事 XD

shiki

其實海盜的投手調教也不是一無是處,畢竟這幾年號稱投手改造工廠的太空人,更早之前這個稱號曾是屬於海盜的美譽。13~15球季他們更靠著改造投手的功力連續三年搶進季後賽。
當然,現在時空背景不同,整個聯盟的生態演變跟當時也南轅北轍了。
被海盜修好的投手有像是洋基酸民最愛提的AJ Burnett,曾經被視為Johan Santana接班人的Francisco Liriano,另外還有Edinson Volquez以及J A Happ,後援投手的代表則是Mark Melancon
被海盜搶救回來的投手大致分為兩類,一種是年紀偏大,速球開始壓制不了對手的老將,還有一類則是控球完全炸裂的類型。
海盜那時的哲學就是,教導這些投手改投二縫線為主,然後搭配原本就有不錯的stuff的變化球來解決打者,大多收到不錯的效果,不然不會有投手再生工廠這名號的,他們修好的投手我想可能比太空人還多才是。
另外一方面,也是聯盟環境的變化了,我想5年前,聯盟擅長投沉球的投手遠比擅長投高角度速球的投手多,那時把球投在好球帶下緣讓打者打滾地球的概念才是顯學。然而這些年聯盟的生態變了,擅長攻擊低角度的打者變多,大家也感受到把球打飛的好處,興起新一波的飛球革命後,投手三振數激增,而挨轟數亦然,滾地球投手不再吃香。
我不覺得海盜的投手教練團有像文章說的這麼守舊與差勁,不過Cole與Glasnow確實反映出海盜其實不太會養自家球員的問題,然後其實比起投手他們養更爛的是打者啊...................Austin Meadows、Gregory Polanco、Josh Bell諸如此類
我想這跟海盜選秀習慣有關吧,他們總是愛選天花板高但是也非常raw的高中生進來慢慢慢慢地養,然後就沒了
個人結論是,我不覺得海盜的投手調教有這麼的落後,Mitch Keller的發言感覺有點天兵,而Glasnow的說法我持保留態度,畢竟海盜改造投手的成績單也是貨真價實的。但海盜或許還沒跟上現在這一波飛球革命帶來的典範轉移是真的,以及差勁的農場養成導致他們又沉淪回那個萬年爛隊.........喔,還有小市場球隊的宿命,賤賣球星這點也是,例如Starling Marte嗯。

張尤金

感謝shiki兄精闢分享!

北極熊

那些海盜修改成功的例子多半是本身就有不錯的Stuff還有二縫,這招對於控球很爛的投手挺管用。但相較之下如果本身二縫丟不好的人,成效就很有效,比如Cole、Glasnow、Morton、Archer。
而且Cole跟Morton是在現在所謂飛球革命前就已經被要求丟一堆二縫跟低角度,也證明並不是很成功(當然成績不能說完全失敗但顯然跟他們的上限有很大距離),未必是因為當今的飛球潮流才導致海盜的培養失敗。

與其說聯盟環境改變讓他們跟不上,我反倒會認為海盜很多時候給人的感覺是只會叫人家多丟二縫這招而已。

時至今日,我相信不會有任何大聯盟球團否定棒球統計學的進階數據,當然也包括海盜在內,但Cole與Glasnow離開海盜至不同球隊後雙雙投得更好,這不是巧合,也不是「更成熟、更有經驗」就能解釋,關鍵在於:太空人與光芒球團不只是最能善用進階數據的球隊,他們更知道如何呈現給球員,進而讓他們接受、吸收與執行。

反過來說,這就是海盜球團的問題。Glasnow受訪時曾經點出海盜系統培育投手的問題,他批評球團似乎還停留在Old Hoss Radbourn時代--19世紀的大聯盟投手,曾經拿下單季60勝。他說:

「我會去電腦查找我投球轉速的數據,但教練團的答案總是『別擔心這個。上場!競爭!這就對了!』」

「他們最主要的策略就是投內角、壓低、投給打者打。」

2014年選秀會第2輪入選海盜、去年上到大聯盟、至今仍效力海盜的投手Mitch Keller的感受更深刻,他強調自己「真的、真的完全不知道進階數據如FIP到底是什麼」,但事實上我們都知道FIP是基礎進階數據中的最基本之一。

Keller是在某一次舊金山客場比賽時,在巨人主場的計分板才看到自己的FIP數值,但他還是不知道這是怎麼計算的。他回憶他看到當下的感覺:

「哇!我的FIP看起來真的很不賴,但這是怎麼算的?」

在現在這個連許多棒球迷都能對進階數據朗朗上口的年代,海盜球團對於進階數據的不夠重視,對照太空人與光芒球團善用進階數據,深諳如何呈現,進而讓他們接受、吸收與執行,再對照Cole與Glasnow離開海盜後的突飛猛進,這確實讓人印象深刻。

 

善用進階數據的實例

一個成功的實例:在Cole被交易到太空人的次月,也就是2018年2月春訓期間,太空人球團與Cole坐下來深入討論,而這次春訓會議就成為改變他投球人生的關鍵。

太空人球團對Cole強調要讓他成為更具宰制性的投手。球團以投手教練Brent Strom的想法為主軸,在大量數據、影片、視覺化圖形的輔助之下,球團解釋,他們的計畫必須仰仗Cole的四縫線速球。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球團用數據說服Cole,他的四縫線速球若能投進好球帶偏高,將是打者最難揮擊的位置;他們也建議Cole揚棄過去經常投在好球帶下半部、用以製造滾地球出局的伸卡球。

Cole聽話照做,他的伸卡球比率從2017年的18.1%下降到2018年的0.4%,而且四縫線速球鎖定攻擊好球帶偏高位置,高於打者的揮棒軌道。數據會說話:2018年Cole投在好球帶上三分之一或更高的速球,總共製造對手220次揮棒落空,這是Statcast時代以來的最高紀錄。至於2017年呢?只有66次!

此外,加盟太空人後投球轉速的增加,讓Cole的速球上升感知角度及曲球下墜幅度更大,這則是隊友Justin Verlander教他的,Verlander教他「如何讓速球產生真正的旋轉」。2017年Cole速球的垂直位移平均8.79英吋,2018年則增加至9.95英吋,這個大約1英吋的差別,加上球速增加約1 mph,卻對投球威力產生無比巨大的影響。

 

結  語

在球迷關注Tyler Glasnow與Gerrit Cole「光芒-洋基殊死戰」比賽結果的同時,海盜正朝著反方向前進。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Cole、Glasnow陸續被交易之後,去年海盜戰績69勝93敗,這是2010年以來第一次在分區墊底,今年更慘,19勝41敗,勝率只有.317,本季大聯盟戰績最差,也是唯一不到20勝的球隊。

當然這不只是Glasnow、Cole離隊的問題,也包括Jameson Taillon受傷等其他原因。但換個角度看,海盜在Glasnow、Cole兩筆交易換回的球員--Joe Musgrove、Michael Feliz、Colin Moran、Jason Martin、Chris Archer,來到海盜之後沒有任何球員起到重大的影響力,Archer尤其令球迷失望。未來,或許才是海盜迷更應該擔心的。

 

延伸閱讀:

2018年2月,太空人改變Gerrit Cole人生的那場春訓會議

Tyler Glasnow:被海盜養壞的超級新秀,如何成為光芒新王牌?

 

想參與更多運動議題討論?歡迎到大將軍豪洨專區-什麼都聊廢文區運動狂人 Sports Maniαc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