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1

雄踞二壘的五號紅色重砲:羅世幸

中職史上最佳二壘手是黃忠義,但就打擊型態來說,東哥只能算是槍,論及長程火力,連續六個球季都有雙位數全壘打的羅世幸,才是真正的本土二壘砲。

作者:Run Run Hu

請繼續往下閱讀

毫無疑問,中職史上最佳二壘手是黃忠義,但就打擊型態來說,東哥只能算是槍,論及長程火力,連續六個球季都有雙位數全壘打的羅世幸,才是真正的本土二壘砲。

羅世幸生長在一個保守的家庭,父親對他的期望就是好好念書,將來做個有用的人,所以把小羅送到管教嚴格的天主教若瑟小學,但小羅不僅不愛念書,還非常頑皮,甚至會反抗,讓人頭痛不已。所幸喜好棒球的父親常帶小羅看球賽,這項運動讓愛玩的小羅非常著迷,父親就決定把小孩交給球隊管教,轉到有棒球隊的宜昌國小就讀。

頗有運動天分的羅世幸很快就被選為校隊,擔任外野手,並在縣長盃的比賽中,獲得美技獎。一年後,宜昌國小因為經費不足而解散,身為主將的羅世幸被榮工隊吸收,成為榮工體系的一員。

青少棒時期,羅世幸成為球隊的當家第四棒,幫助榮工拿下全國冠軍,自己也第一次當選國手,並獲得保送大學的資格。不過,為了將來的出路,羅世幸在中華中學選擇電工科,學習一技之長,還在水電行打工,學以致用。

沒有職棒的年代,打棒球很怕會沒飯吃,羅世幸也不例外,所以青棒時期有了放棄棒球的念頭,在榮工的豐祥瑞教練苦口婆心勸說下,羅世幸才決定回頭。不過一直到大學畢業,羅世幸的成績不算出色,無法當選第一隊的國手,讓他感到灰心,因此退伍後又離開了棒球,跑去日本學習電器技術。

原本以為棒球的緣分已盡,結果教官曾紀恩一通電話打來,誠懇邀請羅世幸為兄弟效力。一支常勝軍的總教練看得起自己並親口拜託,讓羅世幸相當感動,於是重拾球棒,回國加入兄弟飯店棒球隊。

在兄弟期間,羅世幸每天都花七、八個小時苦練,球技突飛猛進。1987年的國際棒球邀請賽,羅世幸獲得打擊王跟全壘打王,漸漸在國內棒壇有了名氣,並入選了世界盃跟奧運的國手,可惜腰傷的關係影響了熱身賽的表現,只能退訓收場,這個腰傷也讓羅世幸與進軍職棒的兄弟隊分道揚鑣,加入業餘的合庫隊。

傷勢好轉後,羅世幸想成為職棒選手,認為兄弟象不適合自己,便簽約投靠味全龍,這引發兄弟象領隊洪騰勝的不滿,在聯盟開會討論後,羅世幸因為「誠信瑕疵」的問題要坐一年「球監」,後來提前解禁,但「叛徒」的名聲還是圍繞著他,如果要擺脫這樣的汙名,只有靠實力來取得球迷的認同,這點羅世幸做到了。

加入職棒的第一個月,羅世幸 20 個打數只有 4 支安打,打擊率是非常悽慘的 2 成,之後倒吃甘蔗,越打越順手,球季結束有 3 成 15 的高打擊率以及 5 支全壘打,整體成績不俗,但這只是個開始。羅世幸真正大放異彩是在職棒二年的五月,單月 55 個打數,打擊率是高到嚇人的 5 成 31,長打率 0.898,不僅拿下五月 MVP,也讓他在打擊三項雄踞多時,一直到七月底還是三冠王的架勢,可惜後繼無力,季末只能當無冕王。不過,中華職棒首次頒發的最佳九人獎,羅世幸毫無異議的拿下最佳二壘手。

職棒三年,在球變彈的情況下,羅世幸的長打能力爆發,整季轟出生涯最多的23支全壘打(若放到現今120場例行賽來想像,至少上看30轟)。儘管跟林仲秋、鷹俠競爭全壘打王敗下陣來,但依舊蟬聯最佳九人獎。可以說,在黃忠義之前,中職的最佳二壘手就是羅世幸。接下來幾年,羅世幸的全壘打量產未能再創高峰,但每年至少10支二壘打以及全壘打的演出,仍是穩定在長打上給予球隊貢獻。

 

 

整體來看,羅世幸的成績不算頂尖,只能算是中上水準的明星球員,但每年至少八十場以上的先發出賽,攻守兩端都有一定的付出,所以遇到談薪時刻,羅世幸都據理力爭,與球團多次鬧得不愉快,種下之後離開味全的種子。

1997年,台灣大聯盟成立,老戰友黃平洋、呂明賜、郭建霖選擇跳槽,羅世幸以龍隊頂薪留下,但在季中與教練團的理念不合,多次遭到冰凍,場內場外都很不開心,因此球季結束,羅世幸想轉換環境,球團也不想留人,無條件釋出這位穿著八年龍袍的老將。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