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2

徹底主宰回發球局 Nadal擊潰Djokovic追平Federer

天空是藍的,草地是綠的,而巴黎的紅土,是屬於Rafael Nadal的。

作者:Benny Ice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今年法網之前的羅馬大師賽,Rafael Nadal在八強敗給了過去從未輸過的阿根廷小巨人Diego Schwartzman。一向在法網前準備充裕的Nadal,今年卻因為武漢肺炎疫情而只有打了羅馬幾場比賽。當時外界質疑:這樣的準備真的足夠嗎?而當各位球員到了巴黎練球之後,發現今年改用的Wilson牌用球,比起過去Babolet的球還要更容易被消耗,彈跳也比較不活躍,再加上濕冷的天氣,對於喜歡在高溫晴朗的氣候倚賴自己高轉速上旋球打球的Nadal來說,今年法網會不會是最艱困的挑戰呢?

結果開打之後,Nadal因應了場地及用球的改變,調整了自己的打法及策略。相較於過去在底線後方運用體力和腳程消耗對手,今年Nadal打得比以往更加主動,而這也讓他毫無閃失地連下十八盤,打到了決賽。而在決賽面對世界第一Novak Djokovic這位現役唯一在法網擊敗過他的宿敵,外界也不少人認為Nadal會居於下風,畢竟他已經六年沒有在大滿貫賽事中擊敗Djokovic,而Djokovic地雙手反拍又剛好是最能夠威脅他的最大武器,更是可以在紅土與其較勁的高手。所以這場決賽對於雙方來說,都會是場硬仗。

但在今年決賽,Nadal告訴了大家:只要我還活著,巴黎的紅土就是我家。雖然在第三盤被Djokovic反攻出現了搖擺,但是整場比賽Nadal都維持高水準的表現,頻頻讓世界球王望球興嘆。最後,在一計再見Ace之後,以6-0、6-2、7-5拿下了勝利。

今天Nadal能夠獲勝,這邊就整理出幾個重點來告訴大家。

1. 回發球掌握度高
在過去兩人於紅土交手的比賽中,兩位史上最偉大的回發球高手之間誰能夠在這個環節取得優勢,往往會是勝負的關鍵,而今天也不意外。Nadal生涯在紅土擊敗Djokovic的比賽中,他的平均回發球致勝率是42%。但今天比賽整場下來,Nadal面對Djokovic的發球卻擁有高達51%的致勝率,第一盤甚至還曾經來到62%!當然這一部分是因為Djokovic在第一盤的一發進球率低迷所導致,但就整體來說,Nadal在回發球有這樣的表現,即使Djokovic的發球狀態有應有的水準,也不見得就會逆轉戰局。

相對地,以往希望能夠在二發回發上造成傷害的Djokovic,卻屢屢發生了要命的失誤,再加上今天Nadal二發的表現不錯,拿到了66%的二發致勝率。在自己的發球被壓制,自己又無法在對手發球有威脅,固然就種下了敗因。

2. 運用速度變化讓Djokovic的反拍失靈
過去Nadal面對Djokovic最大的罩門,就是自己的正拍對上他的反拍的對角來回。一般來說,Nadal的對角正拍可以帶給右手持拍的對手反拍巨大的壓力,但是面對Djokovic的雙手反拍,拿手的正拍卻成為了致命的弱點,原因在於Djokovic的反拍可以運用加壓平擊,回應他的正拍,甚至將他拉出場外,而露了反拍位置的空檔。這也是為什麼Nadal面對Djokovic反拍時往往會試圖運用不同的速度和配球位置,希望不要讓他可以輕鬆地運用反拍對自己造成傷害。但是Nadal的這個策略在球速較快的硬地,很顯然是沒有辦法對Djokovic造成太多麻煩。以去年澳網為例,他也有這樣的嘗試,但是被當天狀況火燙的Djokovic徹底擊潰。

延伸閱讀:強攻徹底支解蠻牛 Djokovic登基墨爾本之王

這項策略雖然在硬地時常無法奏效,但來到了速度較慢且彈跳不規則的紅土,這的確就有了效果,而今天更是如此。延續了上一場面對Diego Schwartzman反拍那先運用又慢又高的上旋球後趁勢快攻的策略,Nadal再次運用不同的旋轉及較慢的球打向Djokovic的反拍,然後在引出機會球時立即出擊。

3. 在短回合徹底主宰
以往我們認為這兩位史上體力及耐力最佳的底線高手在對峙時,多拍來回誰佔上風誰就會取得優勢。然而,其實這兩人的對決最重要的勝負因子,卻是短回合的掌握度。簡單來說就是誰越能夠較輕鬆的進攻或較簡潔的取分,就表示誰是來回中的主導者。以今年的法網決賽來看,Nadal在0到4拍的來回中,以53比25取得巨大的領先,這也表示今天雙方來回主要都是由Nadal獲得了主導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