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評LeBron James其實很容易

反正,討厭一個人、不喜歡一個人,總有辦法,把他置於死地。

作者:Oakjames

請繼續往下閱讀

fb - 李俊緯

我個人認為他在場上的表現絕對稱得上是史上最強,但是他在場外的作為讓我永遠不會把他和偉大兩個字做連結,因為他商人的身份永遠蓋過他球員的身份,不論是the decision 還是後來的the block 對他來說都只是提升自己商業價值的手段,在可能影響到自身利益的情形下,他的表現更是明顯,譴責莫瑞、在球員會議上轉身就走(怕賽程影響民主黨大選)在在顯示他和其他最偉大球星的不同(我知道jordan也有因為賣球鞋而被罵,但那是選擇中立而james是100%的幫助特定政黨,能幫他創造更多利益的政黨)

Akira Rin

我就覺得很奇怪,在美國LBJ場外作的善事發聲已經是公認的受人敬佩,而MJ至今always
shy away from controversy(這不是我說的,是各個運動媒體不斷的重複提到喔!當然是美國的媒體而不是台灣的),我就不知道台灣人的資訊差到底哪來的?還是看幾個中翻新聞自己腦洞連起來的...
人只會為了自己想相信的事去找理據而造成認知偏差,就是這篇文的重點,可惜還是有人不自省呢...

fb - 李俊緯

美國的現今主流意識(你看得到的)就是由民主黨串連起來的,你說的受人尊敬中的人又有多少不是本來就是民主黨的支持者,美國最大的資訊產出就是洛杉磯所在的加州。多元、共榮最終的走向你猜看看是什麼?前幾天剛好黑袍糾察隊完結,在我眼中,他就是更有商業頭腦、更加聰明的homelander,who never said saving the world ,but always said saving the America

Weak貓

球員為自己理念利益發聲在這年代早就是顯學了,還活在以往?他也沒違法犯紀,這是屬於他自身的權力,個人都有其喜好,你只憑著自己的邏輯就咬定他一切都是為了自身商業利益不覺得很薄弱嗎?

fb - 李俊緯

當然薄弱了,他當然有權選擇所有對自己有利的事物,就算那和他之前不斷宣揚的人權相牴觸,完全沒任何違和

暱稱

看完標題來說聲
「對啊」後走人

831taipei

喇叭難道不是有錯怪隊友,自己防守漏人沒關係?他可以一球在手沒問題,但不要最後讓隊友扛責,扛到收到死亡威脅好嗎。熱火其他人打不好,有看吉巴洩氣,雙手一攤嗎?

批評LeBron James其實很容易。

 

如果,與邁阿密熱火隊的總冠軍賽系列賽第五戰,James在切入後面對著熱火隊的防守圍堵而出手未中的話,那麼周遭可能出現的聲音就是——外圍的Danny Green正處於如大海般的空檔,怎麼不會選擇傳球,即使那麼難以出手的角度也選擇自己來,葬送洛杉磯湖人隊的勝局;如果,James選擇傳球給Green而Green又投進的話,那麼批評的聲音大概就是——還不是Green拯救了James,就像當年 Ray Allen的底角救贖三分那樣。

 

如果,James這一次擊敗了熱火隊拿下總冠軍的話,這時候的抨擊聲,可能會是這樣的——就是要靠Anthony Davis才能夠拿冠軍;如果,James最終還是輸給了熱火隊,那這樣的標籤應該會跟隨他一輩子——3-1領先竟然還可以輸球,還說是Do it for Kobe!

 

反正,討厭一個人、不喜歡一個人,總有辦法,把他置於死地。

 

 

一個回合、一次球權、一個瞬間,定義,或顛覆一切。以至於,他們都忘了,在此之前,James一如往常地扛起了湖人隊的進攻大旗,強殺禁區、外線狙擊,甚至在Davis受傷之後,緊緊地咬著熱火隊的比分不放,直到最後——第四節單節攻下12分就是最好的證明;還有,他們也忽略了,湖人隊的最後九分裡,除了Davis的籃底下補籃以外,剩餘的七分都是由James完成的。

 

當然,人們可以去詮釋,這個play的選擇究竟是否正確、搬出了Michael Jordan和Kobe Bryant在面對著重重包圍肯定選擇自己終結比賽的例子,甚至是覺得,如果沒辦法像Kobe那樣,就別談Mamba Mentality。但是,Mamba Mentality,就意味著要死幹到底、即便深陷對手的防守佈陣中也仍然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出手嗎?我不這麼看。Kobe曾經說過,曼巴精神就是終極的競爭狀態——專注、堅持、努力不懈、征服對手。

 

此役的第四節,在Davis的傷勢稍微地削弱了湖人隊的攻勢下,基本上就是Jimmy Butler和James之間的王牌對決了。雙方你來我往,頂尖對決,完全就是鬥志和勝利的意志在支撐著——31歲的Butler全場只休息48秒,而35歲的James,扛了41分鐘51秒,是他在本賽季包含常規賽在內的第二高出場時間。所以,James有在逃嗎?逃避承擔球隊的勝負責任嗎?沒有,他所做的就是,面對強敵,奮戰到底,以他最擅長的方式去打壓熱火隊,也以他本來不怎麼習慣的方式——本賽季季後賽最高的六記三分球,去擊殺熱火隊。

 

關於那一次的防守佈陣——全員圍堵在禁區防守James,熱火隊總教練Erik Spoelstra說,一定會有因果報應的,而Green的空檔三分沒投進,熱火隊是有些幸運的。顯然,James的思維和博弈是對的——以他所策劃的方式,完成最後的勝利。至於Green沒有投進,那是事實,也只能夠接受。

 

 

提一件事情:1997年芝加哥公牛隊與猶他爵士隊的總冠軍賽第六戰,Jordan從Scottie Pippen那裡接過球後切入,再吸引到了Bryon Russell和John Stockton兩人的包夾後,Jordan把球傳給了處於空檔的Steve Kerr。Kerr在17呎的絕殺球,讓公牛隊在最後五秒以88-86領先,最終擊敗了爵士隊奪下第五座總冠軍。

 

再來,追溯到1993年,公牛隊與鳳凰城太陽隊的總冠軍賽第六戰,第四節最後14秒,太陽隊以98-96領先公牛隊。第四節攻下全隊九分的Jordan從後場持球上來——全世界都以為這一球Jordan會自己解決。後來,Pippen跑來接應,拿球切入禁區吸引太陽隊的所有防守焦點後妙傳給Horace Grant,然後Grant再傳給三分線外的John Paxson——三分命中,公牛隊完成三連冠。

 

似乎,這兩次都是後來的NBA總決賽裡的經典時刻,對吧?

 

所以,因為James的這次決策而把他在比賽裡所付出的努力徹底抹殺、認為他不敢承擔球隊勝負的人們,終究回到一個很讓人深思的問題:一張白紙上的一顆黑點,你們看到的,是什麼呢?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