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5

《2020法網賽後回顧》濕冷天氣難施力 球員們小球吊短放滿滿!

在剛結束的法國公開賽中,除了以往在紅土常見的底線對峙之外,今年的比賽還多了一個風潮,那就是大家小球放好放滿。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今年年初拿下澳網女單冠軍,整年表現出色的美國一姐Sofia Kenin一向都不吝於在場上運用小球吊短。然而今年法網因應Covid-19疫情改至秋季舉行之後,整體的天候濕冷,這也讓球的彈跳變得比較低。理論上來說,小球吊短就變得更適合不過。

「小球放好放滿!」後來一路打到冠軍戰的Kenin在八強受訪時這麼回答。

而除了她,無論是大熱門還是異軍突起的黑馬,也都發覺到小球突然上漲的實用性和價值。

以法國小將Hugo Gaston為例,他在十六強面對Dominic Thiem的比賽中,就放了五十五次的小球,並拿下了其中四十分。雖然他最終輸了比賽,卻也贏得了許多的新仰慕者。

而位在世界網壇頂峰的Novak Djokovic,從第一輪到決賽,都一直將小球當作武器。以他在十六強擊敗Karen Khachanov的比賽來說,Djokovic就打了三十餘次的小球。打從法網開賽之際Djokovic就表示小球會是他今年策略中的關鍵要素。

但是三十三歲的他知道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小球雖然能夠讓你贏得許多分數,卻也可能會讓自己陷入麻煩。但對包括他這些球員來說,就好比吃洋芋片一樣—一旦打開了包裝,可能就沒辦法抵禦那繼續吃下去的誘惑。

「我非常愛放小球了,但我可能有點愛得過頭了」Djokovic表示。

對小球癡迷的Gaston有時也沉浸在放小球的樂趣中,甚至到了比賽後段有些走火入魔,失誤也慢慢在關鍵分浮現。但儘管如此,他已經讓新科美網冠軍Thiem印象深刻,因為這位二十七歲的奧地利人整場被他這樣前後調動,不停地折返跑讓他吃盡了苦頭。

「我很久沒有看到手感這麼輕巧的選手了。」Thiem稱讚這位對手,「他那小球好像不是人放的一樣,我覺得我好像這樣往前衝刺了四百次左右。」

雖然這對Gaston來說是個難以駕馭的策略,但是比起在底線和Thiem互抽比球威,這樣子限制Thiem在底線發揮的確非常明智。

「那場比賽中大概有三到四個小球時機不太恰當。」Gaston的教練Marc Barbier賽後提到,「但你不能罵他。Hugo必須要想辦法不要跟Thiem在對方有利的情況下應戰,而運用這樣的創意就是方法。雖然Hugo這樣讓他自己記得利又受害,但他不會為這樣打感到後悔。」

一顆放的不好的小球,就跟雙發失誤一樣糟,但如果恰到好處,那麼就會是既美麗又殘忍的藝術,也是非常有效的擾亂節奏方法。對選手來說,小球的預備動作要跟普通擊球一樣讓人摸不透,然後切的手感要精準到讓球從網帶上低空掠過,然後輕巧地彈在紅土上後,光光榮榮地安息。

如果這飛行的弧度太高,或是在底線後太遠的地方出手可能會讓對手可以輕鬆追到這個球。如果掩飾得不夠好,那對手在你出手前就開始往前方移動了。但如果你時機掌握剛剛好,像是Djokovic、Kenin和Gaston今年大多數時間那樣,那麼就會很快享受到成果。

「我有其他不同的球種是我喜歡打的,但小球一定是我表現好壞的關鍵。」Kenin這麼評論,「這真的很重要,尤其是在紅土上。」

Kenin的對手有時候甚至在她最刁鑽的小球出現時連追球的意圖都沒有。在面對Fiona Ferro的比賽中,她總共打出了九次小球致勝球,而且是正反手拍都有斬獲。

「我追球追得很辛苦,尤其是她把球打深之後再放短。」Ferro表示。

先用具有威力且位置較深的球逼退對手後再放短,這招數的確非常有效,這也是為什麼Djokovic能有這麼優異的表現。

曾經三度於法網封王的瑞典前球王Mats Wilander接受法國媒體訪問時表示:「當對手因為畏懼威力較猛的球時,他們會習慣往後退,而此時就是放小球的最佳時機。你改變一下你的握拍方式,然後刷一下,球過了網子你就贏了。」

但相對的,小球有時候也可以布局,以方便下一拍的重擊。從會外賽打進來的Irina Bara,在第三輪對上Kenin時就嘗到了這苦頭。因為她知道Kenin會放小球,所以往往已經重心向前準備回應,但卻因為Kenin突如其來的雙手反拍平擊,而卡在了底線和發球區之間尷尬的位置。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