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bble Hero》為挑戰而生—Jamal Murray

在球場上盡情展現自己的企圖心與求勝心,就算拖著一條腿也要打出不讓自己後悔的比賽,這就是 Jamal Murray,在 2020 季後賽震撼了整個聯盟的,不倒鬥士。

作者:鮪魚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 UK 打了一年的球後,Jamal 決定投入選秀,作為 16 梯最好的得分手以及射手之一,Jamal 引起了許多球隊的興趣,也去了不少球隊去做測試,但選秀日當天,Murray 的選秀順位卻比眾人預測的來得差。

16 梯樂透區的素質並不差,但卻有個明確的分隔,那就是綜合即戰力與潛力,前七順位的等級明顯比起其他球員高上一截。

選秀前,Jamal 在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他認為他自己是本屆最好的球員,而他在波士頓的試訓結果也多少能夠佐證他自己的說法,100 次三分出手,Jamal 命中其中 78 球,這也創下賽爾提克總教練 Brad Stevens 接手球隊以來,新秀試訓的最佳紀錄。

然而這些表現並沒有辦法抹消 NBA 球探們對於 Jamal 的質疑,那就是身高僅 6 呎 4 吋的他在上了 NBA 後是否還能繼續命中那些他喜愛的高難度出手。最終在選秀會上,Jamal 成了這七名新秀中最晚中選的,被手握第七順位籤的丹佛金塊選中,以不太令人滿意的方式開啟了他的職業生涯。

 

進入泡泡之前 - 初入聯盟的礦工生涯

 

丹佛金塊會拿七號籤去選 Jamal Murray 看似是天賦考量,因為在後衛的位置上他們已經有重點培養的 Emmanuel Mudiay 和 Gary Harris,但實際上,為球隊找來一個可靠的射手完全是球隊的規劃。

當時金塊坐擁兩名表現全能的長人,Nikola Jokic 以及 Jusuf Nurkic,這樣的組合也讓總教練 Michael Malone 決定在下個球季來打雙塔,並在選秀會中把三支籤都拿來選射手。

 

Jamal 在聯盟第一年上場 21.5 分鐘繳出 9.9 分 2 助攻的成績,只能算是差強人意,尤其是 40% 的投籃命中率和 33.4% 的三分命中率,皆可以看出 Jamal 不適應 NBA 的射程以及他糟糕的投籃選擇。

然而 Jamal 這些問題並不能夠一味的責怪他,因為金塊整支球隊也在 16-17 賽季頻頻變動,首先是雙塔陣容只打了不到兩個月就宣告失敗,隨後球隊就開始 Jokic 和 Nurkic 的誰先發誰替補實驗,直到季中將 Nurkic 交易至波特蘭,才真正確立了以 Jokic 為戰術核心的體系。

而 Jamal 作為一個非核心的替補,在球隊策略持續變動的情況下,不僅沒有量身打造的進攻戰術,出手數也無法得到保證,前半季往往都是板凳上來骰骰子。

但事情在球隊確立 Jokic 為核心後總算有所好轉,金塊過去主力培養的控衛 Mudiay 逐漸因為糟糕的得分能力以及居高不下的失誤被邊緣化,反倒是有 combo guard 潛能的 Jamal 開始被 Malone 嘗試擺到控衛的位置上。

但說是控球後衛,金塊真正的組織者依然是 Jokic,Jamal 當時比較像是把球帶過半場的角色,他能取代 Mudiay 的原因完全是因為他的投籃比較好。

 

第二年在休賽季刻苦的訓練後,Jamal 雖然在 17-18 賽季的前五場繳出了三分球 21 投 2 中的尷尬表現,但隨即手感升溫,平均得分從 9.9 分直接上升到 16.7 分,有別於一般新秀的第二年撞牆,Jamal 的進步幅度讓他直接穩坐球隊先發控球位置,也讓球隊放心的將游離體系外的 Mudiay 交易出去。

雖然數據上升許多,但與其說 Jamal 球技大躍進,不如說這是給 Jamal 一個穩定的體系與定位後,他就能給你的成績。

這點也能在之後的球季得到認證,Jamal 第三年和第四年例行賽的進步實在有限,慢熱的老毛病一直都在,還因為同時要分球與得分,導致兩邊都顧不太好,常常發生相當低級的傳球失誤,他到底該打哪個位置的爭論一直是金塊球迷在討論的事情。

 

18-19 賽季,已經接連兩年都以老九之姿錯過季後賽的金塊,終於以西區第三的排名重返季後賽,而 Jamal 也在對上馬刺和拓荒者的系列賽中證明了他有值得期待的得分爆發力,但他表現不夠穩定的問題也在季後賽中顯露無遺。

在 Jokic 場場穩定發揮的情況下,Jamal 的得分狀態好不好幾乎可以是金塊能否贏球的關鍵。例如對上馬刺時,只要 Jamal 得分破 20,金塊都能拿下勝利,反之則通通吞下敗仗。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