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0

女性該如何在以男性為主導的運動產業中立足?戚海倫談體育媒體與性別平權

「身為媒體就擁有發聲的管道,我希望能發揮媒體的影響力,促進性別平權。」戚海倫發現,不只體育媒體圈內少有女性,女性運動員同樣的缺乏媒體聲量。 談到關於女性選手的體育媒體報導通常較少,戚海倫坦承,這背後代表的可能是相關報導的收視率不好、點閱率低,而會造成這樣可能是因為大眾認為比起男性選手,女性選手的技術水準較低、競賽強度有落差、比賽張力不夠等,但很多時候這也只是先入為主的刻板印象,戚海倫強調,這些差別也會讓選手與整場競賽散發出不同的特質,可以用不同的角度來看待。

請繼續往下閱讀

女性參與運動的歷史悠久,根據歷史記載,早在希臘的古代奧林匹克運動會時期,每屆奧運會舉辦之前都會有「赫拉雅運動會」,作為女性專屬的運動競賽,在20世紀左右女性運動員的數量也大幅增加,但即使如此,性別不平等的現象還是持續的在全球出現,像是比起男性較低的薪資、媒體曝光度、以及比賽規模等等。

身材高挑、個性爽朗,身為亞洲體育記者聯盟唯一的女性執行委員,在體育媒體領域有超過20年的資歷,現在也是專欄作家的戚海倫,從她對女性在運動圈內的現況分析,思考女性在以男性為主導的運動產業中,應該怎麼自處,以及對想要踏進媒體產業所需培養的能力。

不愛運動卻踏入體育媒體產業?讓視角更客觀多元

「很幸運能夠接觸到體育採訪領域,接觸到很多頂尖運動員,從他們身上學習了很多!」戚海倫笑說,即便是從小與運動無緣的自己,也能從這些運動員身上感受到運動圈的神秘吸引力。

在體育媒體相關產業擁有多年的資歷,戚海倫2016獲得亞洲體育記者聯盟頒發的「亞洲傑出記者獎」,2017也曾經在台北世大運的新聞中心擔任副主任。回顧一切的開始,戚海倫笑說,其實自己從小就不喜歡運動,又因為哥哥是棒球迷,每到周末就會看職棒轉播,由於比賽都會打很久,小時候的她都會埋怨哥哥霸佔電視,連帶對運動留下不好的印象。

後來讀媒體相關科系時她甚至計畫走社會線,沒想到剛踏入職場就遇到曼谷亞運,戚海倫也被派去國訓中心採訪。雖然完全沒有相關背景知識,但也就這樣誤打誤撞開始踏入體育媒體圈,戚海倫笑說,相對於國內很多體育記者都從小就是籃球迷、棒球迷等,自己因為沒有比較專職的運動項目,從登山、網球、腳踏車、馬拉松等等多元的運動項目都有機會參與到。

戚海倫談體育媒體與性別平權

女性如何在以男性為主導的運動產業中立足?

「即便運動員能夠有女子隊,但裁判、教練、媒體都還是以男性為多。」戚海倫認為,整個運動產業對女性來說並不夠友善,甚至對女性感到陌生。

作為較少數的女性體育媒體記者,戚海倫表示,多數運動領域還是以男性運動員為主,運動場與採訪的場域不習慣有女性的出現(例如球隊的休息室)。至於國際級賽事的話,能夠被認為足夠專業、有機會被派駐到這些大型賽事的記者,女性還是較少,而且實務來講,由於大多數攝影記者是男性,一般出國都是攝影記者搭配文字記者,所以就算有表現良好的女性文字記者,從住房和預算的角度來看也會比起男性文字記者還來得麻煩。

戚海倫樂觀地指出,臺灣的體育媒體圈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女性記者,希望能藉此讓女性不再是少數弱勢,女性的能力、需求與在體育圈內面臨的問題也能夠被更多人看到。戚海倫還提到,一些楷模人物像是知名跆拳道選手兼體育主播的陳怡安等,也對於這個浪潮有推波助瀾的效果。

「身為媒體就擁有發聲的管道,我希望能發揮媒體的影響力,促進性別平權。」戚海倫發現,不只體育媒體圈內少有女性,女性運動員同樣的缺乏媒體聲量。 

談到關於女性選手的體育媒體報導通常較少,戚海倫坦承,這背後代表的可能是相關報導的收視率不好、點閱率低,而會造成這樣可能是因為大眾認為比起男性選手,女性選手的技術水準較低、競賽強度有落差、比賽張力不夠等,但很多時候這也只是先入為主的刻板印象,不同性別的表現不見得有那麼大的差異,就算真的會有差別,戚海倫強調,這些差別也會讓選手與整場競賽散發出不同的特質,可以用不同的角度來看待。

戚海倫表示,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注意到相關議題,但不平等的現象難以在一時之間消弭,尤其亞洲地區的文化多元,但她也觀察到,臺灣在性別平權方面可以算是亞洲國家的領頭羊。亞洲體育記者協會也首度頒發年度男、女運動員獎項,就是希望能讓更多女性運動員被世人看到。戚海倫表示,自己曾經在頒獎現場,當時對於獲獎的男性選手都多少有耳聞,但當時卻不認識獲獎的女性選手,透過這次經驗也讓戚海倫更確信男女運動員在媒體能見度上的差別。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