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1

拉下終結者、啟用新秀「剋左打」?原辰德九局下「謎采配」掀起熱議

讀賣巨人監督原辰德,近日在迎戰養樂多的比賽中,九局下半的關鍵調度,引發外界熱議...

作者:Kazumi

請繼續往下閱讀

棒球運動經過百年演變,投手從最初的一夫當關型,走向細膩分工,從中衍生出佈局投手、終結者等定位,該如何用現有戰力炒出一盤佳餚,考驗教練團的手腕。10月 20 日晚間,已點亮「魔術數字」的讀賣巨人對決目前墊底的養樂多。九局下半,監督原辰德對於終結者 デラロサ(Rubby De La Rosa)的使用方式掀起爭議。

巨人監督原辰德。(圖/読売ジャイアンツ臉書)


東京都心帶有涼意的秋夜,明治神宮球場正如火如荼地展開「東京內戰」。巨人推出新人王呼聲頗高的戶鄉翔征,對決投得相對掙扎的高梨裕稔,兩軍上演了一場精采絕倫的投手戰。

戶鄉翔征。(圖/読売ジャイアンツ臉書)


本場控球狀態不理想的戶鄉,以偏多的 134 球,完成六局投球任務,將 1 比 0 的局面交棒給牛棚。有賴於田口麗斗、高梨雄平、鍵谷陽平三人齊心努力,並未讓地主有翻盤機會。

牛棚主力高梨雄平。(圖/読売ジャイアンツ臉書)

 

九局上半,巨人理所當然地推出 De La Rosa 關門,鎖定小比分勝局。De La Rosa 一上場就先保送打擊能力不強的中村悠平,埋下未爆彈。

De La Rosa。(圖/読売ジャイアンツ臉書)


眼見有打者上壘,養樂多隨即推出戰術執行力強的荒木貴裕,以犧牲觸擊將中村送上得點圈,力求一棒追平。下一棒西浦直亨在 1 好球時,瞄準外角偏低的 152 公里速球,推擊出一支右半邊安打,開創 1、3 壘有人的絕佳局面。


芒刺在背的De La Rosa,面對下一棒廣岡大志,以 150公里上下的速球,配上 133 公里左右的滑球,將廣岡請回休息室。詭譎的是,明明危機度過大半,一向果斷的原辰德,卻突然走出休息室向主審要求換投,由壓制左打不俗的新人大江竜聖接替投球,技巧性對決一棒青木宣親,等於是「換掉當家終結者,啟用新秀解決危機」。某種程度來說,似乎顛覆了終結者的本質?


人算不如天算,原辰德「左投剋左打」的如意算盤失策。大江一上場,似乎投得過於謹慎,保送了青木,形成滿壘危機。

原辰德眼見危機擴大,再度換投,寄望右投田中豊樹能解決右打的山田哲人。尷尬的是,猶如大江翻版,臨危受命的田中連續 4 顆壞球保送山田,奉送養樂多追平分,讓戶鄉的第 9 勝化為烏有。

田中豊樹。(圖/読売ジャイアンツ臉書)


延長十局,兩隊打線空手而回,最終雙方以 1 比 1 握手言和,巨人的魔術數字則維持 M7。嚴苛的巨人球迷加上社群上的高關注度,使得這場「該贏沒贏」的比賽躍居日媒體育頭條,原辰德「過於積極」的調度方式,掀起爭議。主要意見有三派:


其一是「De La Rosa續投」直接與青木、山田來場男子漢對決;其二則是同樣推大江上場,但不要啟用非勝利組的田中。另外,也有部分球迷力挺原辰德,認為調度本質上相當靈活,只是結果不盡理想。「鍵盤球迷」意見滿天飛,當然這只是事後的高談闊論罷了。

身經百戰被封為「平成の若大将」的原辰德,回顧這驚滔駭浪的一局,他用日文中「至難の業」一詞形容:

1分領先是最困難的時刻,大家非常努力守住,只能說這樣的緊迫局面是「至難の業」

 

除此之外,前養樂多監督,同時擔任本場球評的真中滿提出自身看法:

 

終結者一上場就投保送,控球狀況難免令人擔心,無疑中產生「令人討厭的氛圍」,身為監督自然如坐針氈。


值得一提的是,真中揣測上場救火的大江與田中,懷有什麼樣的心情,言談中呼籲外界不要過於苛責選手:

 

這種情況,相信沒有選手想請纓上陣,但卻又是一個不得不採取行動的窘境,登上投手丘的心情,想必無比沉重。

 

前養樂多監督真中滿。(圖/mitsuru_manaka IG)


對目前高居聯盟第一,即將迎向封王榮耀的巨人來說,或許只是無關痛癢的一場例行賽,但自大竹寬、中川皓太缺陣後,所謂勝利組陣容等於失去穩定的「左右護法」。針對這項隱憂,教練團並非坐以待斃,九月份將先發輪值內的田口麗斗,以及本季表現「倒吃甘蔗」的巴西籍剛猛右投 ピエイラ(Thyago Vieira)放入後援重點戰力。

然而,高梨、大江、鍵谷等主力出賽壓力繁重,成了教練團不得不面對的危機,是否會間接影響到往後日本一系列賽的調度,頗值得外界觀察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