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1

「妥瑞不妥協」黃泳鴻不平凡的競泳人生

曾到匈牙利布達佩斯參加世界中學生錦標賽,國高中時獲得多面游泳獎牌的黃泳鴻,能夠有這樣出色的成績,其實跟他患有「妥瑞氏症」大有關係。他說;「妥瑞氏症讓我結識了游泳這個運動,游泳又教會我很多事情!」對於自己罹患的妥瑞氏症相當坦然,黃泳鴻也不吝於講述相關經驗,告訴身邊人自身狀況,主動讓身邊的人理解就能減少誤解,黃泳鴻認為,運動鍛鍊可以幫助他專心,能平和的與妥瑞氏症這個朋友共處,自己未來也想往運動體能訓練這個方向前進,希望能夠成為一位體能訓練師,並用自己克服妥瑞氏症的故事,影響更多人。

請繼續往下閱讀

運動挑戰人類身體的極限,但當人們在運動場上登峰造極時,卻可能也將身體與大多數人不同的運動員們遺落在後。近年來,隨著帕拉林匹克運動會、聽障選手的達福林匹克運動會、特殊運動會等賽事的舉辦,也讓人們注意到,即便面臨障礙,少數族群同樣擁有對運動的熱情。

身材高壯,清秀外型,專長50跟100公尺蛙泳的黃泳鴻,是世界中學運動會的游泳代表選手,在國高中階段的成績就非常出色,在國高中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游泳項目拿過四面金牌、兩面銀牌跟一面銅牌,更曾到匈牙利布達佩斯參加世界中學生游泳錦標賽,是泳壇備受關注的後起之秀。但大家不見得知道,其實黃泳鴻患有妥瑞氏症,也因此從小就過著「不平凡」的生活。

黃泳鴻的妥瑞人生

「妥瑞氏症讓我結識了游泳這個運動,游泳又教會我很多事情!」黃泳鴻笑得靦腆,會走上游泳這條路,其實還與他的妥瑞氏症有一段緣分。

剛就讀大學的黃泳鴻,曾經就讀臺灣大學社會系,但之後發現自己還是對於運動相關領域比較感興趣,於是轉去臺灣師範大學的運動競技系。黃泳鴻笑說,小時候其實沒有很愛運動,但因為出現妥瑞氏症,四處求醫之後,有位醫生告訴他「運動就是最好的解藥」,從那之後就練過很多運動,跆拳道、直排輪、高爾夫球等都有嘗試,最後醫生推薦他以能夠動到全身的游泳來嘗試看看,就這樣開啟了他的游泳之路。

什麼是妥瑞氏症?這是一種神經傳導短路影響生理機制的一種疾病,有點像是大腦「小漏電」,患者會在特定的情況之下,難以自制甚至不自覺地做出一些動作,例如快速眨眼、噘嘴、搖頭晃腦,甚至會發出聲音等。根據統計,每200個小孩就可能有一位罹患妥瑞氏症。雖然妥瑞氏症並非精神類疾病,只是中樞神經異常,不影響智力發展,但也可能伴隨一些併發症,像是過動症和強迫症等,真人真事改變的電影《叫我第一名》中男主角即是患有妥瑞氏症,遭受身邊同學、家人的社會眼光有時遠勝過症狀本身。

妥瑞氏症會不會影響運動表現?與專注程度有關

根據自身經驗,黃泳鴻分享,當他處在壓力之下,常常就會做出無法控制的行為,那種感覺就很像是被蚊子叮,身體會很癢,不抓就很不舒服,他也認為自己的狀況可能還有混合一點強迫症的傾向,而且他只要在絕對專注或者是很放鬆的時候,就比較不會出現症狀。

「要別人接受你之前,首先你要先接受自己!」黃泳鴻對父母親非常感恩,家人在小時候時常為他辛苦奔波,也因為他獨特的身分,以及在家人的鼓勵和教導下,從小就有相對成熟的態度與自信。

雖然妥瑞氏症患者在運動員的分類上並不算是身心障礙,黃泳鴻也表示因為在比賽當下多半全神貫注,所以不太會受到妥瑞氏症的影響,但他坦承,訓練時不可能一直絕對專注、或者是訓練到比較疲勞的時候,反而就容易會出現症狀、在游泳的時候可能會出現不自主扭頭等情況,對於講求動作流暢的游泳來說還是會有影響。

「妥瑞不妥協」黃泳鴻與妥瑞當朋友

黃泳鴻對於自己罹患的妥瑞氏症相當坦然,所以也不吝於講述相關經驗,告訴身邊人自身狀況,主動讓身邊的人理解就能減少誤解,黃泳鴻認為,如果透過故事分享能夠對其他人有所幫助,自己也會很開心。談到成長過程,黃泳鴻說自己的症狀的確會讓同學們覺得很奇怪,但他就會跟大家解釋為什麼自己會有這樣的情況,在互相溝通理解之下,跟同儕的相處也都還算融洽。

「游泳隊教練比起學校老師更能接受我,因為學校是個講求秩序的場域,但運動場上比起秩序,更看重態度層面。」黃泳鴻坦承,自己的症狀的確給身邊的人們帶來一些不適應。但黃泳鴻指出,在中小學的時候,父母花了很多的時間跟老師溝通,因為很多時候雖然同學能夠接受,但老師卻不一定能理解,例如上課著重秩序,安靜的課堂或是寫考卷時如果發出聲音,對於老師來說就是麻煩,也因此有轉過幾次學。黃泳鴻用親身經歷告訴我們,很多時候教師對學生的行為,會影響學生們看待彼此的方式;小孩子玩在一起都很快樂,但如果一直被老師指責、變成「問題人物」,其他人心中對你的評價也會有所影響。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