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8

前電競教練與經營者:台灣電競的現在與未來

講了好多年的電競元年,從曾政承,到TPA,格鬥天王ET與爐石戰記TOM60229拿下冠軍的感動,再到SMG與JTeam,每次的冠軍都得來不易,總認為曙光已經到來,但現實卻始終還在盼望真正的電競元年卻不得所見。我們總把原因歸咎在政府不支持,選手不爭氣,人口基數不足,但真正的原因,也許就在你跟我之間。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8年,電競項目第一次進到亞運,雖然只是示範項目,但卻實實在在的讓所有電競相關人員,覺得邁開了好大一步。

圖為傳說對決印尼雅加達亞運官方宣傳照片

 

也因為是示範項目,就算中華台北拿了兩個銀牌一個銅牌,沒有國光獎金,但有滿滿的採訪跟榮耀。

當時有兩個傳說對決的選手是我隊上的隊員,而我則在帶領著傳說對決官方的國際賽事,三天一小訪,五天一大訪,訪到團練時間被切割的七七八八,但我也認為這是好事而樂見其成,各大電視台爭相採訪,但也通通集中在這段時間,之後,又是一如以往的,回到原點。

兩年後的今天,當時勇奪銀牌的一位教練與六位選手,只剩下三個還在賽場上,而其他四位,可能回歸正常工作,或正在為了未來而煩惱卻苦無出路。

而這,就是台灣電競遇到最大的困境。

講了好多年的電競元年,從曾政承,到TPA,格鬥天王ET與爐石戰記TOM60229拿下冠軍的感動,再到SMG與JTeam與閃電狼,每次的冠軍都得來不易,總認為曙光已經到來,但現實卻始終還在盼望真正的電競元年卻不得所見。我們總把原因歸咎在政府不支持,選手不爭氣,人口基數不足,但真正的原因,也許就在你我之間。

 

圖為傳說對決2020APL冠軍閃電狼成員合照,左上-輔助GUA,右上-打野KATO,中-魔龍路GADUO,左下-凱薩路HEROES,右下-中路XIXI(圖片來源:Garena 傳說對決 Esports

因為我接觸最多的就是傳說對決的職業圈,所以以下的內容都以傳說為基底來發表論述,並不代表所有電競生態。

2017年11月26日,SMG在韓國拿到了傳說對決第一次舉辦的AIC國際賽世界冠軍。

圖為2017年11月26日於韓國舉辦的AIC比賽當天,SMG奪得冠軍的時刻(圖片來源:傳說對決賽事相簿)

(圖為傳說對決SMG奪冠當日照片)

在此之前,傳說對決是國民遊戲,幾乎路上都看的到人在玩,使用臉書好友登入,會看到許多朋友都或多或少有開立帳號,但這麼多人玩的傳說對決,職業隊伍談贊助卻充滿困境,因為不確定這個高觀看是否可以帶來好的效益,就算每場職業賽線上同時觀看逼近十萬人,每部影片的觀看量至少50萬。

當時的我除了教練,也要負責隊伍上的贊助事宜,跟許多廠商、公司、品牌洽談,大家都對這些高流量感到非常有興趣,但同時也不知道這些高流量該如何轉換成商機與獲益,特別這是手游,又身為台灣第一款手游職業賽,沒有太多週邊,沒有範本,沒有案例,只有想像。

在此之後,在新聞媒體當日瘋狂報導下,SMG粉專一日之間從4萬,爆增了20萬人。不管銀行、飲料、零食、各地商家、學校陸續湧進,大量的傳說對決玩家變成兵家必爭之地。

在這個時期,大放異彩們的職業選手,平均月薪還在三萬元,雖然有著高額的勝場獎金,但比賽總有輸贏,強隊選手相對高一點,但也不是太高,戰績不佳的隊伍選手則始終領著接近底薪的薪資。

詢問者眾多,業配或合作案還是大多停留在一次測試性質的合作。小型比賽到處都是,但卻杯水車薪,每家戰隊都在苦苦支撐,就算有著補助,但每個月的開支卻總是赤字。

當戰隊找不到獲益管道,打開聊天室,打不好的隊伍被罵的不成人樣,企業更加拉不到贊助,本就不多的觀看人數與收益,多集中在了優秀隊伍之中,而其他隊伍則苦苦支撐,希望終其一天可以看見曙光。

隊伍開始越來越少,競爭性下滑,後進選手的補上也有了斷層,於是就戰隊本身,原先還沒找到太多變現方式的高流量也逐漸下滑,這兩年間,隊伍解散時有所聞,就算觀看人數與玩家人數始終居高不下的泰國越南,每一季都有隊伍經營不善或選擇退出。

曾經拿過泰國冠軍,由台灣人林口執教多年的泰國老牌戰隊BAZAAR,先在今年初因無法負荷高薪而戰隊選手大更動,在新一批選手依舊有好表現後,也在今年解散。

 

但諷刺的是,泰越選手的平均薪資,大大高過泰越的基本薪資,而台灣的選手薪資,卻只是與基本薪資持平。

註:泰國聯賽之前選手底薪5萬,後續調整3萬,而泰國大學畢業後曼谷起薪約在1萬5~2萬左右,越南聯賽選手約有2萬~4萬,而一般工作薪資約1萬。我在泰國、越南、菲律賓等地執教時,薪資為7萬獎金另計,而回到台灣,純執教薪資應該不會高過五萬,以上皆以台幣計算。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