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10/31

《心像練習》─ 賽場如人生,小葛瑞菲的成功哲學:「用盡全力並且無愧於心!」

成功,來自於當你知道自己身為球員與個人,在場上場下都進了最大努力而帶來的平靜。

心像練習:預見完美、導向成功的奪冠心理學

一起來出版

 

「比賽結束後,我只想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看是贏或輸,並且知道我把所擁有的一切都呈現在鏡中。」──喬.蒙坦拿(Joe Montana),王牌四分衛

「對得起自己,是一塊最好睡的枕頭。」──約翰.伍登,傳奇籃球教練

 

十九歲時,這位奧克拉荷馬州商業市(Commerce)引以為傲的人物,他穿著西爾斯羅巴克[1]的西裝,帶著一個硬紙板手提箱來到了這座大城市。他有《天生好手》那種發達的肌肉。他可以做到這一切,而他做到了。他打出多支觸擊短打。在一九五六年世界大賽中,把吉爾.霍奇斯(Gil Hodges)飛到左中外野的球攔下,拯救了唐.拉森(Don Larsen)的完全比賽 ;他還打出五百六十五英尺的特大號全壘打。他成為棒球史上最偉大的左右開弓打者。他是背號七號的洋基隊選手──是美國的偶像,也是我少年時代的英雄。

  • 註[1] 西爾斯羅巴克公司(Sears Roebuck)是九○年代全球最大的零售企業。

在紐約長大時,我稱他為米奇,好像我真的認識過他。我在打擊區兩側模仿他揮棒;當時所有小孩都會搶著收集他的棒球卡。我還有一個他親筆簽名的球,那是在他顛峰時期簽的,當時各種年齡層的球迷都崇拜他,之後,傷病和手術把他搞垮了。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無論從任何標準,米奇.曼托(Mickey Mantle)是一位非常成功的運動家。但曼托是個酒鬼,在他為紐約洋基隊效力的第二個賽季春天,他的父親因霍奇金氏淋巴瘤(Hodgkin’s disease)辭世後,他開始酗酒。四十二年來,曼托酒癮成性,戕害了他的身體。身為丈夫和父親,他失敗了。他在宴會和酒吧裡,曼托老是說著一句讓人發笑的台詞:「早知道我會活得這麼久,我會把自己照顧得更好。」

但這笑話一點都不好笑,酒精損害了他的肝臟,可悲的是,曼托最耀眼的勝利是在他的生命晚期。他踏進貝蒂福特中心(Betty Ford Center)並戒酒清醒過來時,這是何等榮耀的世界大賽冠軍,而他最重要的全壘打就是與家人重新建立關係,正如他在癌症病逝前十五個月告訴《運動畫刊》的那樣:「我會花更多時間跟家人在一起──向他們展現並告訴他們:我愛他們。」

我不僅是績效教練,還是私人顧問。我看過後台的運動員,他們卸下防備、遠離掌聲,沒有聚光燈的刺眼光芒。有些職業運動員在公眾面前的形象渾然天成,但他們實際上卻過著不快樂的生活。體育英雄也是人。我少年時代的偶像有弱點。雖然曼托的故事令人感傷,但從觀看其他運動明星──他們身為運動員、身為普通人的成長故事,讓我體會到快樂與滿足。

我最喜歡的成功故事,是小肯.葛瑞菲(Ken Griffey Jr.)。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我從一九八七年起就認識小肯.葛瑞菲和他父親了。西雅圖水手隊在第一輪選秀中,從辛辛那提市的默勒高中(Moeller High School)選上他時,小肯.葛瑞菲才十七歲。他在兩年後發跡了,身為是上最偉大的球員支一,小肯.葛瑞菲通過了我要求所有運動員進行的測試──我也要請讀者們一起參與──鏡子測試。

前NFL教練約翰.麥凱伊說:「我非常相信鏡子測試。我的意思是,你根本不該擔心球迷或媒體,也不該是著滿足其他人的期望。最重要的是,你能否看著鏡子,對眼前的人誠實地說,你已經盡力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