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30

《台灣超級挑戰賽》繞一圈的後山兄弟情——陳昱翰、黃泓瀚

從HBL以後的經歷,陳昱翰和黃泓瀚看似鮮少有交集,甚至不在同一個聯賽內,但其實兩人是自強國中的學長和學弟,交情也很好,終於在國中畢業後11年,有機會再度當隊友,為了同樣的目標前進。

請繼續往下閱讀

A:乙級花蓮高中、甲一級降到甲二級再升回甲一級的義守大學、NBL河南賒店、ABL寶島夢想家。

B:甲級能仁家商、甲二級升到甲一級的健行科大、SBL選秀加入金門酒廠。

若只看高中生涯以後到去年為止的路,很難想像這兩段經歷有什麼交集,但只要多往回推一點,一切就有了連結,A球員是今年才在選秀會上被台啤選中的陳昱翰,B球員是先在金酒打一年、然後已經在台啤兩季的黃泓瀚,而他們兩人,其實是花蓮自強國中的學長和學弟,大一屆的陳昱翰在國中就是自強的王牌球員,以國中側翼來說身材相當突出,也吸引不少高中教練關注。而小一屆的黃泓瀚原本國中入學時身材還不起眼,是抽高以後才成為校隊主力,但這兩人其實在國中時交情就不錯,除了練球外,私下也會混在一起。

「我進自強後,就知道昱翰學長很強,我們都叫他一哥,是不知道要幹嘛的時候就把球傳給他搞定那種一哥。」黃泓瀚說。

當時的自強國中已經如同近年和HBL名校能仁家商的密切關係,陳昱翰當然也曾被認為在能仁的求才雷達內,但原本沒有打算長久以籃球為業的陳昱翰,並沒有為了打球離開花蓮的想法,因此在國中畢業後留在花蓮就讀花蓮高中,反而是黃泓瀚在自強逐漸進步後,如同幾個學長的腳步踏進新北市的能仁校區。兩人的生涯第一次出現分歧。

高中時,黃泓瀚在甲級戰場綻放光芒,高三甚至以主展禁區的身份率領能仁以不敗之姿橫掃千軍漂亮奪冠,陳昱翰則在乙級戰場依舊耀眼,也讓原本就知道他、也積極從乙級選材的義守大學教練謝玉娟把眼光放在他身上,在高三這一年,陳昱翰率領花蓮高中拿下HBL乙級冠軍,也點頭加入義守大學,重新回到最高層級的籃球戰場,反而是黃泓瀚在拿下HBL冠軍後,跟隨健行科大的計畫,從甲二級戰場出發,等待挑戰回到甲一級的時刻。

只是當黃泓瀚如願從甲二級晉升甲一級時,義守大學卻碰上102學年度和台灣師大的衝突事件而被降回甲二級,兩人又擦身而過,直到105學年度,義守終於重回甲一級,才又有了和健行交手的機會,而黃泓瀚和陳昱翰,才終於又在同一個戰場上碰頭。

黃泓瀚表示:「其實那幾年,義守很常找我們打練習賽,所以我們見面的機會不會少,但真正在正式比賽上碰到,感覺又不一樣了。」只是如果一切照兩人最期待的方向走,義守若能直闖UBA四強擊敗台灣師大後,就有機會和健行在冠軍賽對決,但義守不要說師大,更在八強賽就爆冷敗給台中科大,連四強都沒踏進去,黃泓瀚和陳昱翰大學生涯唯一一次的大賽交手機會也落空。

從健行科大畢業後,黃泓瀚加入第15季SBL選秀會,並被金門酒廠選中,而大學時期就曾到CBA新疆廣匯青年隊訓練過的陳昱翰,則在畢業後先加入中國全國男子籃球聯賽NBL的河南賒店,又踏上一條和昔日好友不同的路。打了一年NBL,陳昱翰回到台灣,卻是加入新成立的寶島夢想家,出征東南亞籃球聯盟ABL,直到今年他和夢想家的合約結束,才決定投入SBL選秀,最終被台啤選中。

陳昱翰說:「我曾經跟小娟姐(謝玉娟)聊過,她說如果我當初去能仁,也許我們就沒機會遇到了,當初自己只是沒有走大家想像中的路,但只是一直給自己嘗試的機會。」而大學的各種波折,他也有跟黃泓瀚分享,「當義守降到二級的時候,我還問過大瀚(黃泓瀚)二級怎麼打,因為我知道我再來只有一次機會,絕對不能失敗。」義守順利重返甲一級,雖然最後的結果不如預期,但陳昱翰總算又和黃泓瀚碰頭,「那時候真的有種『我終於等到你了』的感覺。」黃泓瀚說。

今年和夢想家合約結束後,陳昱翰其實沒有馬上決定自己的下一步,「我本來只是在等看看有沒有其他隊願意開合約,但畢竟前一年在養傷,機會沒有太多,才決定加入SBL選秀。」不同於其他到處測試的待選球員,陳昱翰只到台啤練過球,就沒有去其他球隊,台啤有許多和他同期的球員,全隊氣氛很好,「加上大瀚也在」,就讓陳昱翰希望自己能得到台啤青睞,最終他也「如願」加入,相隔11年後終於又和黃泓瀚當隊友,「想想覺得很奇妙,繞了一大圈,又和國中隊友相聚了。」他說。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