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01

製弓師傅丁偉洋…因愛射箭蓋了一座射箭場,「立禪射藝」把好玩的射箭運動融入日常生活

台灣射箭選手表現亮眼,在台灣的射箭運動推廣其實大有可為,丁偉洋認為:「台灣始終停留在學校為奧運競技比賽所做的訓練,但面對大眾卻沒有公開的商業性發展或是將運動視為產業,非常的可惜。」丁偉洋希望能將射箭運動帶到民眾的生活中,把射箭變好玩、變親民,讓所有人都知道射箭有正確的認知,經過認識、體驗、學習後對射箭有新的了解。「透過體驗讓射箭運動更廣為人知,其實就是立禪射藝希望達成的目標。」

請繼續往下閱讀

林育呈

感覺跟狙擊槍很像,一樣都要調整呼吸,靜下心來,不要有任何的雜訊,只享受與自己,跟弓箭比起來,我更想體驗狙擊槍,感覺更有難度,更有挑戰性,距離更遠,如果我成功命中的話,會更有自信,也會更開心,不過我蠻享受跟自己相處,在睡覺的時候,把手機放在旁邊,開始思考,雖然有時候會糾結在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會讓我失眠,但那還是算少數的,當我想出答案,我會很有成就感,也更容易入睡,一整天下來我最喜歡的就是與自己相處、跟自己對話,有時會焦躁不安,但有時候可以讓我更安心。

運動員生涯規劃師-曾荃鈺

看來你真的嘗試過很多的運動呢!!

現代人最容易看到弓箭的地方,其實是電影院。英雄電影飢餓遊戲中Katniss那又長又細的木弓,復仇者聯盟Hawkeye的那兩端帶弧度、扁平又富現代感的弓,刀鋒戰士3中吸血鬼獵人Abigail所使用帶滑輪的弓,力度與帥度兼具,好看到不行,還有權力遊戲第一季中Bran Stark練習射箭的硬弰反曲弓,射箭運動,因為好看,再加上弓箭這種冷兵器東西方文化不同,傳遞至今各國因生活環境方式不同,弓箭也各有特色,像是美洲原住民的傳統射箭、日本弓道還有中華射藝等多種不同方式。

製弓師傅丁偉洋…因愛射箭蓋了一座射箭場,「立禪射藝」把好玩的射箭運動融入日常生活

位在新竹高鐵站附近,步行10分鐘即可抵達的「立禪射藝」,是國內唯一具有國際室內賽28米射道的室內射箭場,一走進去,寬敞的射箭空間以及古今中外的傳統與現代弓箭博物館展示區,都市生活的現代人與傳統冷兵器交會,讓禪風典雅的射箭空間更昇華出文化與舒服的氛圍。

因為愛射箭,而蓋了一座射箭場

「其實我自己就是一個工程男,最早會開始製作弓,是因為國內沒有人在玩這個,我想買也買不到,就想說或許我可以試試看自己做一個,做著做著,就開始走上這條製弓之路。」

「立禪射藝」的共同創辦人丁偉洋,本身是一位製弓師傅,做了8年的層壓弓,從土木業經營轉換到運動產業投入射箭,最早從一把銼刀開始,之後花了百萬機具,工業化批量生產,但仍然覺得都是海外客戶且國人對於射箭不是很了解,因此決定與人合夥開設「立禪射藝」室內射箭場,希望從射箭的推廣開始,讓更多人認為射箭也是一個時尚、生活化的運動,融入人們的日常生活。

「其實我自己會喜歡射箭,是因為以前工作時,電話一通接著一通,事情永遠都處理不完,下班後大腦像被耗盡記憶體一樣沒辦法思考,這時候就去練練射箭,在固定的動作練習中,讓大腦休息專注在規律動作上,在拉弓過程的時身體核心肌肉緊繃放鬆,每一箭射出都會得到立即且正向回饋(射中或是哪邊需要修正),透過射箭可以將壓力很好的釋放,同時也在反覆的動作中讓大腦得到充分的休息,是射箭運動帶給我額外的好處。」丁偉洋毫不吝嗇分享許多他在射箭時的思考,透過射箭改變了他的生活節奏,也因此更激發他想要推廣射箭運動讓更多人知道。

製弓師傅丁偉洋…因愛射箭蓋了一座射箭場,「立禪射藝」把好玩的射箭運動融入日常生活
「立禪射藝」的共同創辦人丁偉洋(圖左)親自指導學員如何0基礎體驗射箭運動

死嗑外文書,無師自通手工製弓,第一把弓花了60天才完成

問到丁偉洋怎麼會從單純的喜歡射箭到經營射箭場,他說:「其實一開始很單純,就是下班後,想要做一件自己喜歡的事情,然後邊做邊想,很多時候射箭很久但被學弟妹一問,會思考要怎麼講才容易讓別人聽得懂?我會自己去查找專業的書籍,甚至下班累得要死還會拿起外文書來死嗑找答案,只為了可以解答學弟妹的問題,這個過程到現在還是讓我記憶猶新。」

丁偉洋像個小孩子一樣,找到答案時就會高興一陣子,然後持續學習、教學、分享,在刻意操作跟練習中,丁偉洋的技術也逐漸提升,雖然比不上專業的老師傅,但在不知不覺間,大家已經開始稱呼丁偉洋教練而不是學長了。

而除了射箭技術的教學外,器材的調整也是一大學問,丁偉洋笑著回憶說:「當時只要射箭器材出問題,由於全是國外進口,在台灣很難找材料且價格昂貴,所以查資料後發現或許可以自己動手做弓的時候,就很想試試,算一算,自己做的工具加上材料錢,比買一把國外弓便宜,當下就立刻動手規劃工作室,在自己家裡的閒置空間擺張板凳,買些手工具,就開啟了沒日沒夜的製弓人生。」

「我當時覺得自己還真有才,第一把弓做了兩個月才完成,放到社群媒體上給大家看看,大家按讚關注還詢問怎麼製作讓我自信心大增,在本業工作外還有機會得到正面的回饋,我就開始多方嘗試,並且計算不同的材料跟器材的搭配,之後工作室越做越大,機具越來越完善,但不可能天天有人買弓,我就開始找花樣來玩,發明了飛靶、滾動靶、動物靶、漂浮靶、翻轉靶等,然後找我的客戶一起來玩來體驗,大家都覺得有趣,對我來說更是一種學以致用的感覺。」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