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01

莫雷能在費城複製火箭「魔球」經驗嗎?

西蒙斯相比哈登,絕對是一個低效的進攻者。而他和恩比德都需要盡量接近籃框,來最大化自身優勢。恩比德也是一個過於傳統的五號位。這支球隊沒什麼配合,大家各打各的。實際上,我並不看好瑞弗斯能的執教能解決他們進攻端的問題。 但也是因為如此,莫雷有了一個一展長才的機會,他必須再次使用有限的資源去組織一支可以在季後賽發起對冠軍衝擊的球隊。

作者:Dext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境鏡靜

嚴格來說,奧克蘭運動家隊與休士頓火箭隊的[魔球],並沒有真正的成功(以奪冠為目標的話).

我覺得奧克蘭運動家隊用最有效率的方式組成球隊也打到了季後賽,但最終還是輸在沒有球星壓陣吧,因為球星跟球員除了年薪的差別外,最大的差別就是在高壓下的表現,球星寄售有那種逆境表現得更好的能力,這在季後賽時就真的很重要了.

而火箭隊的魔球,是真的能把得分最有效化,但在無從選擇的情況下,把大部分的薪資都壓在三個後衛上,先是哈登,CP3跟古登,後是CP3換成威少,在嚴格控管薪資空間的情況下,火箭隊的陣容其實沒有甚麼變換的空間了,這在你來我往的季後賽中,基本上很難暫有太多的優勢.

而76人也是卡的很緊的薪資空間,在加上兩位絕對主將在場上的組合效應不佳,感覺他們可能又有一個新過程需要走了.

陸仁賈

Morey還有一項很惡名昭彰的個人風格,就是對球員完全沒有人情味,這對FA球員招募來說是很糟糕的一個點。

fb - 邱仕丞

但總管的人情味恐怕也開始無味了
暴龍總管把頭號又忠誠的球星德羅贊賣掉夠無情了吧,但打造出未來數年都有一定奪冠機會的新暴龍,總有球星為了短期衝擊總冠軍,帶槍投靠的

相較總管,現在比較無情的比較是球員這端

麥克·德安東尼(Mike D'Antoni)從2005年開始帶過了奈許(Steve Nash)、卓季奇(Goran Dragic)、林書豪、哈登、保羅(Chris Paul),只要這名後衛能運球,他就能把球隊創造成一支富有能量的進攻球隊。

達瑞爾·莫雷(Daryl Morey)在2007-08年入主休士頓,在他的帶領下這支球隊連續13年勝率都破5成,現役唯一(馬刺今年沒過),而且在近10年他們只交了1次豪華稅。

這兩個傢伙是天作之合,他們在一起效力的這短短的4個賽季,雖然未能登頂,但按照奈許的說法:「獲得了比總冠軍還了不起的成就。」他們差點在2018年狙擊掉了勇士的第三冠,讓杜蘭特的加盟成為一場笑話,並且在2019年也同樣獲得了這個機會。

這支球隊在這五年最好的球員是哈登,再來就是32歲、加盟首季就大傷的保羅;接下來的球員名單是:戈登(Eric Gordan)、考文頓(Robert Covington)、塔克(PJ Tucker)、阿里查(Trevor Ariza)、卡佩拉(Clint Capela)、瑞弗斯(Austin Rivers)、安德森(Ryan Anderson)、巴哈穆特(Luc Mbah a Moute)、格林(Gerald Green)、豪斯(Danuel House Jr.)。

 

這群人的共同點就是來到火箭前都是二流球員。

戈登(Eric Gordan):一直是穩定的得分好手,但傷病史豐富

塔克只有196公分、但打的是禁區,生涯第二個賽季就開始在歐洲流浪

安德森:曾經因為三分時代的到來而迅速爆紅,但又因為三分時代的發展而迅速被淘汰,現已打不上球

瑞弗斯:生涯顛峰就是在左眼縫了11針的情況下,全場拿到21分、8助攻和6籃板,快艇以2:4遭到淘汰。

格林:九指灌籃王

卡佩拉:在2019年被魯尼(Kevon Looney)壓制的瑞士魔獸

他們不應該能拿到65勝,並且和勇士大戰七場。

 

一切都是因為運動科學,身為斯隆商學院體育數據分析論壇創始人,莫雷沒打過正式的籃球,他用算式來客觀評估一個球員的價值,就如他最初幾年幫忙球團制定比賽票價一樣,你值多少就直接反應在價錢上。

然而在成為火箭總管後,無論是亞歷山大(Leslie Alexander),還是費爾蒂塔(Tilman Fertitta)都希望他把事情反過來做,那就是:用更少的錢來打造一支球隊。

比利·賓恩(Billy Beane)是球員出生,背景和莫雷不同,但他在運動家開始傳奇「魔球」賽季時,只是因為老闆不願意花更多錢,因此留不下吉昂比(Jason Giambi)、戴蒙(Johnny Damon)這些人。

所以他們必須進行破壞性的創新,讓球隊能以其他競爭者無法理解的方式來取得那些被低估的二手商品,藉此來打造球隊。他的業主逼使他們必須如此,沒得選擇。

聯盟29隊的總管和教練沒人不希望勒布朗(LeBron James)能在自己的球隊,但勒布朗只有一個。

 

不過相比莫雷,賓恩時擁有7名打者全壘打數破10轟,包括查維茲(Eric Chavez)、特哈達(Miguel Tejada)、戴伊(Jermaine Dye);以及巔峰的三巨投哈森(Tim Hudson)、齊托(Barry Zito)、穆德(Mark Mulder),這是一支天賦滿溢的陣容。

莫雷接手之時,姚麥的火箭已經走到了盡頭,麥葛雷迪和姚明之後都開始因為傷病纏身,不過作為一名經營者,亞歷山大不希望經歷「過程」,他想要賣票、希望球隊能以聯盟中游的水平進入季後賽,哪怕這樣走不了多遠也不在乎。

這就是商業籃球的另一面,也是火箭從來沒有得到足夠多天賦的原因。

馬刺在鄧肯、吉諾比利和帕克遲暮後,也終於在今年被踢出了季後賽行列,足夠的運動能力始終是一切的基礎。所以莫雷的前四個賽季相當平庸,他只能盡可能的小精小算,除了麥葛雷迪最後的巔峰——那驚人的22 連勝之外,總體來說那些年休士頓乏善可陳,直到哈登的到來。

三屆得分王在最近三年完全展現出他個人的進攻才華,那些讓人驚訝、簡直堪比張伯倫—羅素時代的數據,說明他在持續單打的能力上,遠遠高出當代的球員一檔。但他同樣得益於莫雷團隊的精準分析以及德安東尼奔放的戰術。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