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11/09

Tony La Russa不只是白襪隊的錯誤,更是對現代棒球的傷害!

台灣時間10月30號,芝加哥白襪隊宣布La Russa將會接任他們的總教練。但這位名人堂等級的教頭對於比賽的理解或是社會議題上,可能會和他的新子弟兵們有著很嚴重的代溝。

暱稱

感謝
Rick Renteria和
他的子弟兵,
跟了更老的教頭,
經過11個月的考驗,
仍走在前頭。

暱稱

很嘴的Tim Anderson被洋基某Josh嘴了,老教頭很挺子弟兵啊;而且,現仍是美聯中區唯二勝率有五成的球隊耶。

讓我們假設除了對作弊的高容忍度外,他還為球隊帶來其他正面的優點,現在跟那時統治了一個世代的運動家隊也已經是截然不同的比賽了。在La Russa 1989年在運動家隊贏得了第一座冠軍到2011年在聖路易最後一座的22年間,棒球技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那些沒跟上的總教練們就都被淘汰掉了。而在La Russa遠離球場的這9年間,在一半不到的時間內,棒球就已經發生了兩次的革新。

現代棒球的總教練與其說是下達戰術的決策者,不如說是執行高層策略的執行者。有一部分要歸功於數據分析影響了比賽,和後魔球時代人們更傾向於聽從管理層大於總教練的。但另一部份是那個把自己視為球隊老大的世代的教練們紛紛退休,他們大多都只是在傷害球隊的表現。而La Russa就是屬於那個世代的,他和他10幾年前的古板和自大,會突然在離開休息室將近10年後就不存在了,然後在一個季後賽的系列賽可以跟著Kevin Cash或Craig Counsell等見招拆招?光這點就已經會讓他夠難帶這支球隊了。

要如何形容La Russa的執教生涯到底有多長呢?他有幾年跟Gene Mauch和Earl Weaver同期執教過;或是他將同時帶過Minnie Minoso(1925年出生)和Garrett Crochet(1999年出生);或是1988年他執教的第10年時、運動家隊對上道奇隊的世界大賽,當時道奇隊的捕手Mike Scioscia在那年的12年後也成為了總教練,之後開始了長達19年的執教生涯,然後在La Russa回到球場之前退休,而La Russa還在帶隊。看似誇張,但這些都是百分之百的事實。

但La Russa的問題從來都不是他的年紀,隨著醫療科技的進步和工作分配越來越細,讓76歲看起來就像只有56歲一樣。也不是因為他在棒球的策略上,畢竟現在的球賽跟這種純正的能力已經沒什麼關係了。更不是因為他會要求Eloy Jiménez一場比賽觸擊三次或要求Dallas Keuchel改用右手投球。

他的問題是:總教練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管理球員。而這一點,La Russa就是完全過時、跟不上時代了。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La Russa要接管的這支白襪隊,是一支完全由年輕、令人期待且不畏懼表達自己情緒的球員們所組成的。Jiménez和Luis Robert在沒扣扣子上領先全聯盟。Tim Anderson這位球隊現在的看板球星,是棒球界裡數一數二甩棒和噴垃圾話的高手。連Keuchel這個相較之下比較資深的球員,不論是在場上或場下都是很奔放和直言不諱的。

比較容易、好理解的說法,他們就是美國聯盟版的聖地雅哥教士隊。這個夏天,聖地雅哥的超級巨星游擊手Fernando Tatis Jr.(前白襪隊的大物,他爸爸也曾為La Russa在紅雀隊效力過),在面對德州遊騎兵隊的比賽時,在球隊握有7分領先、球數0-3的情況下,揮出了一支滿貫砲,竟被視為是違反了運動道德的行為,瞬間這議題就炸開來了。

在2011年,也就是La Russa上次執教時,不成文的規定在聯盟中還十分盛行。但漸漸地,壓倒性數量的球迷和球員開始拒絕這種老舊的思維,並期待建立一個能盡情表達自己情緒的新體制。La Russa錯過了2013年José Fernández一人戰勇士隊全隊,讓他成為了整個喬治亞州的公敵;他也錯過了2015年標誌性的Bautista對決Dyson。但真正分水嶺的時刻,是2019年大聯盟官方釋出Let the Kids Play的廣告,似乎讓這個議題漸漸往好的方向發展。

Tatis八月時的全壘打在幾小時內在網路上產生了激烈的反應,在幾乎一面倒的支持Tatis的聲音中,有一個反對的聲音拒絕就這樣放過他:La Russa的。

"這完全是沒有運動家道德的行為。"

La Russa跟華盛頓郵報的Adam Kilgore透露過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