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11/05

游擊手出身的中信兄弟羅傑斯 轉練投手三個月球速就來到157公里?

中信兄弟的洋投羅傑斯,除了在台灣大賽擔綱先發,更常常在場邊透過各種方式激勵隊友,像是打鼓、跳舞、攝影,甚至連打擊都能尬上一腳,模擬起來也有模有樣。 但或許大家都不太知道,其實羅傑斯有過一段「棄打從投」的經歷,而且在短短三個月內,球速進步了超過20公里之多。

中信兄弟的洋投羅傑斯,原本開季來台時投得跌跌撞撞,一度被認為可能遭到釋出,想不到下半季表現脫胎換骨,例行賽防禦率從7.79一路降到3.47,最終也被帶進了台灣大賽。

 

讓人意外的是,丘昌榮總教練在台灣大賽首戰推出的不是三冠王德保拉,反倒是選擇了羅傑斯,除了考量他主場作戰的防禦率優於客場以外,更認為他的經驗值寶貴,在短期大賽中也能鼓舞球隊士氣,有著帶頭衝的作用,所以大膽做出這個決定。

 

而羅傑斯也用實際成績來回應丘總的期待,首戰主投八局只被打四支安打失掉一分,雖然沒能搶下勝利,但表現已經相當精彩。

 

除了在台灣大賽擔綱先發,羅傑斯更不時在場邊透過各種方式激勵隊友,像是打鼓、跳舞、攝影,甚至連打擊都能尬上一腳,模擬起來也有模有樣,一問之下才發現,原來羅傑斯有過一段「棄打從投」的經歷。

延伸閱讀:游擊手出身的中信兄弟羅傑斯 轉練投手三個月球速就來到157公里?

 

羅傑斯:「其實一開始的時候,我是跟科羅拉多落磯隊簽約,以游擊手角色從小聯盟起步,用打者身份打了三年,但遇到了一個重大的轉捩點,是因為我在一場比賽被觸身球擊中,而且是被打到眼睛,也種下了很大的陰影,從此不敢再站上打擊區,怕又被打到。」

 

補充一下,羅傑斯提過,自己當打者時的生涯首轟,就是面對富邦悍將的洋投索沙轟出的,是在多明尼加夏季聯盟的時候,後來他們也一起到小聯盟及韓職打球,現在也成了好朋友。

 

羅傑斯:「為了要另闢出路,我被球隊安排上到了投手丘,他們也給我許多建議,一開始我丟的時候,球速非常慢,大概78-81英里(125-130公里)左右,當時心裡已經做好要被釋出的可能。」

 

不過,落磯隊並沒有放棄他,依舊讓羅傑斯持續練投手,經過隊上投手教練三個月的指導,修正他的投球機制,並具體教會他怎麼投球後,奇蹟發生了。

 

羅傑斯:「我記得,在三個月之後的第一場比賽,我就丟了98英里(157公里)速球。」

 

回憶起當時,羅傑斯坦言這是他生涯印象最深刻的一場比賽,因為在過程中,投手教練跟隊友們一直都不告訴他球速到底丟多少,而且給他下了一個特別的指令,就是什麼變化球都別丟,只管丟直球就好。

 

羅傑斯:「我自己投的過程中覺得蠻快的,然後投完一局下來之後,我問投手教練到底投多快,結果他說沒有多快啦,大概81.82英里(130公里上下)而已,告訴我不用去管多快,只要顧好投球內容就好。」

 

結果羅傑斯那場丟完之後,球團把他叫進去辦公室,他當下以為自己真的要被釋出了,相當擔心,結果卻跟他想的完全不同。

 

羅傑斯:「進去之後球團告訴我,你現在回家去拿護照,準備去大聯盟春訓了。」

 

自此之後,羅傑斯就一直專職投手身份在大聯盟打滾多年,換穿印地安人球衣後在2012年以後援角色站穩腳步,出賽44場寫下3勝1敗防禦率3.06的成績,也是他在大聯盟生涯表現最出色的一年。

 

雖然專職投手,但畢竟時不時還是會遇到國聯球隊,羅傑斯還是常常有站上打擊區的機會。

 

他也向我分享了一個小故事,是他練投手之後,在2010年擠進落磯隊的大聯盟名單,跟著球隊作客匹茲堡,剛好輪到他先發的那一天,因為舟車勞頓之後實在太累,不小心一睡睡到中午12點,驚醒後匆忙趕到球場,卻發現球隊已經在打擊練習了。

 

結果他遲到之後,總教練叫他別去打擊練習了就專心投球吧,結果那場比賽他投得虎虎生風,後來總教練還開玩笑跟他說,你乾脆以後都遲到別打擊了,這樣才會投得好啦!

 

從落磯、印地安人、藍鳥再到洋基,羅傑斯後來離開美國前往韓職發展,還以一年150萬美元成為英雄隊史最高薪洋將,今年則來到了台灣加盟中信兄弟,披上黃衫軍戰袍。

 

今年台灣大賽,賽前多次看他在旁邊練打,所以我也開玩笑地問羅傑斯,倘若接下來台灣大賽有機會的話,會不會跟教練自動請纓,嘗試上場代打呢?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