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07

以圖文來探討陳家駒的跑壘是否妨礙守備

總冠軍賽G6在洲際棒球場開打,三局下,陳家駒的犧牲觸擊造成了統一守備失誤,而他的跑壘路線也引起了討論,讓我們一起透過圖文來探討這是否為妨礙守備吧!

作者:Carter Lee

請繼續往下閱讀

獅象兩隊總冠軍賽打得火熱,兄弟在系列賽暫時以3:2領先,不過統一獅來勢洶洶,抱持背水一戰的精神面對每一個打席,在今天G6陳家駒疑似妨礙守備的跑壘成為大家討論的焦點,讓我們一起複習規則,也一起透過圖文來解析這一次的判決吧!

比賽來到三局下,岳東華攻佔二壘,陳家駒執行短打戰術點在了三壘邊,統一獅先發投手猛威爾撿起球後直接甩向一壘卻丟在了陳家駒屁股上,二壘跑者岳東華藉由這個失誤回到本壘得分,林岳平總教練在PLAY結束後一陣子才到場上向主審詢問,也在休息室內表示想提出挑戰,但裁判表示不在挑戰範圍內,最終也接受了這個判決。

在今年球季初廖建富的跑壘就有引發了類似的判決爭議,首先我們還是要來複習規則以及三呎線區的範圍:

一壘三呎線區的範圍:

一壘的三呎線與壘間的不同,是一個真實有形有框架的區域,本壘到一壘之間的壘距為90英呎(27.43公尺),到達一半時在界外區會有另外一條線與壘線間隔有三英呎(90公分)的距離,將這兩條線框起來就是我們俗稱的三呎線。

如下圖的黃線區域:

緊接著是規則的部分:

棒球規則5.09 出局 Making an Out:

(11)跑在本壘與一壘之間的後半段,跑出三呎線外側(Right of the three foot line)或跑入界外線內側(Left of the foul line),裁判員認為對一壘的傳球採取接球動作之野手產生妨礙。此時為比賽停止球。
但為閃避野手對擊出球之處理而跑出三呎線外側或跑入界外線內側時,不視為妨礙。

【5.09(a)(11)原註】(原6.05(k)原註)
三呎區之形成應包括三呎線在內,跑壘員之兩腳須在三呎區內或形成三呎區之線上。
擊球跑壘員為達觸及一壘之目的,得允許其於接近一壘最後一個跨步之距離前或滑壘前,跨出三呎線。

註:日職有明文規定傳球路線必須於本壘紅土區才有妨礙,台灣則由裁判主觀判定,大部分於本壘周圍以及一壘邊線。

一樣的幾個重點:

一壘的三呎線跟壘上的三呎線是不一樣的,一壘三呎線是有形的,有劃線界定的

跑壘時任何一腳踩在線上就算在三呎線區的範圍內

妨礙守備是要在發生妨礙(接觸傳球、碰觸野手、妨礙傳球)的瞬間相對位置認定

不是只要球或守備員碰觸到跑壘員就是妨礙守備,必須視相對位置認定

進入三呎線區之前的區域是可以踩進去的

也就是下圖紅線的區域:

接下來我們來看陳家駒跑壘時的相對位置,直接從妨礙產生的前幾步開始:

球在傳出後陳家駒的右腳踩在了線上。

當球接近時陳家駒疑似看見了補位的林靖凱站到了一壘外側因此向內閃避,左腳這一步採在了壘線內側。

當球擊中他時他是在正要踏出下一步,這一步踩在了線上。

主審在宣判完界內外後移動一壘壘線,視線沒有受到干擾。

如果說單純論陳家駒被擊中的位置的話,妨礙守備是成立的,因為他確實身體有在界內區。

妨礙守備會宣判的狀況僅限於本壘附近或是一壘邊線的同向傳球,本壘附近所指的範圍大約就在本壘前的紅土區,所以這就屬於裁判的自由心證真的是跑壘員妨礙了他的傳球還是單純的守備員傳偏?

此外規則中提到擊球跑壘員為達觸及一壘之目的,得允許其於接近一壘最後一個跨步之距離前或滑壘前,跨出三呎線,陳家駒在被球打到時已經相當靠近一壘壘包了,以上兩點可能就是裁判沒有宣告妨礙守備的原因。

最後來複習一下今年球季幾個妨礙守備與否的宣判吧!

線內?線外?透過規則來了解廖健富的跑壘是否為妨礙守備

5月9日樂天、兄弟再次交手。三局上,廖健富執行短打,兄弟投手羅傑斯下丘接到球後快速傳向一壘,球卻砸在廖健富後腦,當場倒地不起,兄弟抗議廖健富跑在線內為妨礙守備,激烈的抗議讓比賽暫停了好一段時間,先發投手羅傑斯也因為不當抗議遭到驅逐出場。

透過圖文了解對於林泓育妨礙守備的認定細節

6月19號,樂天桃猿與中信兄弟在洲際交手,這三場攸關排名龍頭的「天王山之戰」在第一場就打得既緊張又刺激。八局上,林泓育的一次跑壘遭判定為妨礙守備,從轉播的畫面來看,這確實是一次妨礙守備,但其中又有甚麼細節呢?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