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11/13

勝投,已不再是贏得賽揚獎的首要條件。

賽揚獎象徵著投手的最高榮譽,相比美聯Shane Bieber的一枝獨秀,國聯的戰況似乎顯得更加撲朔迷離,最終由紅人隊的Trevor Bauer奪下國聯賽揚獎,Bauer獲獎的背後也再次顯示勝投在現今已不是賽揚獎主要的評斷標準了。

作者:Leo Wei

賽揚獎象徵著投手的最高榮譽,相比美聯Shane Bieber的一枝獨秀,國聯的戰況似乎顯得更加撲朔迷離,最終由紅人隊的Trevor Bauer奪下國聯賽揚獎,同時Bauer也成為紅人隊史第一位奪得賽揚獎的巨投!Bauer獲獎的背後也再次顯示勝投在現今已不是賽揚獎主要的評斷標準了。

延伸閱讀:

Trevor Bauer有哪些潛在下家?他的合約價碼大概落在哪裡?

討論賽揚獎時,請別忘了Shane Bieber這號人物

達比修本季表現大進化!他能大幅蛻變的關鍵是什麼?

Shane Bieber今年大爆發,繳出投手三冠王的成績,在今年的賽揚獎票選中拿下了全部的30張第一名選票,完全是以壓倒性的優勢搶下賽揚獎。

本篇主要是藉由國聯賽揚獎的競爭而延伸到目前賽揚獎投票的方向,故不會將焦點放在美聯賽揚獎。

先看一下達比修與Trevor Bauer今年的表現

達比修:8 W 3L、ERA 2.01、FIP 2.23、ERA+ 221、K/9 11.0、BB/9 1.7

Bauer:5 W 4 L、ERA 1.73、FIP 2.88、ERA+ 276、K/9 12.3、BB/9 2.1

從以上的數據對照不難發現,Trevor Bauer及達比修在許多項目上難分軒輊,不過最終的投票Bauer卻囊括了二十七張第一名選票,而達比修僅有三張,雖說原先普遍看好Bauer獲獎,不過兩人的差距卻過於懸殊,也不禁讓人懷疑如今是否勝投已不再是最重要的依據了?

首先當然要來提一下賽揚獎這項獎項。賽揚獎最早出現於1956年,為了紀念1955年過世的大投手賽揚而以其名稱作為該獎項的名稱,不過自1956年至1966年這段期間,兩聯盟僅會產出一名賽揚獎投手,自1967年後才改為目前的兩聯盟各自選出一名得獎者的制度。

賽揚則是史上最多勝的投手,生涯511勝高居上第一,既然以他的名字做為本獎項的名稱,那是否勝投要做為最大的評斷標準呢,剛開始的卻是如此,不過近年來投票的委員及整體大環境的改變,勝投或許已不再是最大的標準了。

別說投票委員們,甚至連球迷都開始不把勝投看得很重要了,畢竟勝投這項數據並不是投手能夠完全控制的,本身所屬球隊所得的分數高於對方便有機會取下勝投,若今年有一名20勝投手防禦率4及另一名投手全年僅有10勝但防禦率不到2,哪位投手較為優秀相信不用我多做撰述了。接著筆者會各舉出一個受益於傳統及近代思想的例子。

先從受益於傳統數據的例子開始。

台灣球迷所熟知的王建民曾於2006年在美聯賽揚獎投票中得到第二名的佳績,最終獲獎的Johan Santana該年投出19勝6敗防禦率2.77、FIP3.04及ERA+162的成績,整體成績比起後面兩位王建民及Holladay完全高了一個檔次,取下賽揚獎毫無疑問。我們看看第二名的王建民及第三名的Roy Halladay的比較。

王建民:19勝6敗防禦率3.63、FIP 3.91、ERA+125

Holladay:16勝5敗防禦率3.19、FIP 3.60、ERA+143

明顯能夠看出除了勝投,其他數據通通都是Holladay獲勝,但該年王建民的排名卻在Holladay之上,顯然他的勝投數占了很大的優勢,若是在現代這個如此注重進階數據的時代王建民是否還能夠在賽揚獎排名中高居第二呢?

再舉下個例子前我們要先知道,近年來許多新的進階數據開始受到更多的重視,諸如ERA+、OPS+等排除球場因素的數據將帶來相當巨大的影響,而這些數據在10年前並不受大眾所重視,我認為基於這個原因,王建民方能於當年排在Holladay之上。

近年的例子,2018賽季洛磯投手Kyle Freeland全年投出17勝7負防禦率2.85的成績,他的投手獨立防禦率達到3.67,3.67在入圍賽揚獎的前九名投手中排在倒數第二,不過他最終的賽揚獎票選卻排在第四位,而其他4名FIP比他糟糕的投手卻輸給他是為何呢?因為經過球場校正的ERA+他能夠繳出高達167的高水準,眾所周知,洛磯球場是出了名的打者天堂,這也是為何洛磯截至目前都尚未產出一名賽揚獎投手的主要原因。該年排在第二位的Scherzer也不過僅有168,可見Freelamd該年表現有多優秀,令人看起來較為糟糕的3.67 FIP可以視為是打擊天堂所造成的結果,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